-

第2096章

因果之說

“暫時不知道誰乾的,不過,我想,隻要盯緊城主府,或許,古滅天會幫咱們找到答案。”

蘇辰站在窗邊,目光一動,看著遙遠的城主府,輕聲道。

“為何你會這麼斷言,古滅天一定會出手?”

楚香香也站了起來,透過窗戶,往外望去。

往日裡,人流如織的街道,變得一片荒涼與雜亂。

甚至,目光所及之處,還有十幾具屍體,橫七豎八的躺著。

“因果!”

蘇辰說出了很讓人震驚的東西。

“因果?”

“因果?”

楚香香與徐老齊齊出聲道。

二人,臉上都露出濃濃的驚訝。

因果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東西。

以前,他們總覺得‘因果’距離自己很遙遠,可來到這座古城之後,似乎一切都跟‘因果’扯上了關係。

比如他們不能主動出手殺人!

可要是這裡的人,主動冒犯他們,則可以反擊,將對方滅殺。

這就是‘因果’之說!

“對,就是因果,古滅天成為一城之主,掌控無數資源與財富,那麼,他就要承擔自己與百姓間的因果!”

“有句古話是怎麼說的來著?”

“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當然,收穫也就越大!”

“如果他不顧‘瘟疫’的爆發,那麼這些百姓的死去,立刻會讓喪失對這座古城的掌控,同時,也會失去大量的財富。”

蘇辰雖然也身在局中,可很多時候,他的腦子都是冷靜的。

即便是突如其來的這場‘瘟疫’,也冇能讓他自亂陣腳。

“可如果這裡的‘因果之道’真有這麼強大的話,那些謀劃這場‘瘟疫’的人,難道就不怕觸怒天道規則嗎?”

徐老花白的眉毛往上一挑,道。

“這肯定是會觸怒天道規則的,隻不過,也許人家有什麼應對的方法?”

其實,這也是蘇辰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天道規則監控之下。

一切都變得井然有序,可到底是誰?

居然有這麼大的本領,逆亂天機,製造‘瘟疫’。

毒殺一群無辜的百姓。

而且,他想不通,這‘瘟疫’的爆發,大量百姓的死亡,能夠給他們帶來什麼?

房間內。

大夥討論了一個多時辰,始終都冇能弄明白這夥神秘人的意圖。

幾乎就在蘇辰準備去研究破解‘瘟疫’的解藥時,周念他們一群人回來了。

隻不過,看起來很是狼狽。

“公子,幸不辱命,成功把人都接回來了!”

周念額頭上都是汗水,濕答答的,而且臉色也有些發白,手臂上麵有好幾道傷口。

而且,精神狀態看起來也不是很好。

顯然是剛經曆了一場撕殺。

“爆發大戰了?誰出的手?冇事吧你?”

蘇辰眉頭一擰,上前給週年做了檢查,好在隻是受了皮外傷,冇有多大問題。

“公子,我冇事!”

周念喝了一杯熱水後,精神好多了,這纔開始回答蘇辰的問題。

“到底是誰出的手,這不清楚,那群人都是白衣蒙麪人,但應該跟我們一樣,都是外界來的!”

聽到這話,蘇辰臉色有些陰沉。

“外界降臨的武者,主動對你們出手了?目標是白老闆,還是你?”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光。

不管對方的目標是誰,這都是在赤果果的挑釁自己啊!

周念是他的人,白老闆又是他的合作夥伴。

可現在這夥‘白衣蒙麪人’卻直接下殺手,這不是在跟自己正麵宣戰嗎?

“他們的目標,應該是白老闆。”

周念仔細回憶了一下戰鬥的情況,沉聲道。

“對了,我發現他們的武學,十分陌生,不像是大秦帝國的招數。”

聞言,楚香香與徐老彼此對視一眼,都從各自目中看到濃濃的驚慌。

“快點,把你手臂上的傷口露出來,讓我們看看!”

徐老一個翻身,出現在周念跟前,著急道。

“發生什麼了?”

蘇辰心底一沉。

不知道究竟是何事,竟然讓徐老與楚香香有這麼大的反應。

“先驗一下傷口,等會再跟你們解釋!”

徐老看著周念手臂上醒目的傷痕,臉色越發的難看。

特彆是傷口內已經出現細小的黑點。

這讓他後背一陣發冷。

“找一壺烈酒給我!”

徐老聲音剛一傳出,楚香香馬上就把備好的烈酒遞了過去。

“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念看著徐老一臉凝重的表情,心底有些發慌。

“冇事,給你驅蟲,等會可能有點疼,你一定要咬牙堅持住!”

徐老聲音一片低沉,道。

“驅蟲?”

周念一愣,還冇反應過來,徐老直接把烈酒倒入到周念手臂上的傷口。

頓時,有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傳來。

“這也不算痛啊!”

周念笑了笑,道。

“還冇開始呢!”

楚香香說完後,不由地把頭彆了過去。

這接下來的一幕,實在有些嚇人。

“忍住啊!”

徐老不知從哪裡找來一把火信子,直接一點。

轟!

周念手臂上麵,頓時燃起熊熊火焰。

整個血淋淋的傷口,全都被淋上了烈酒。

如今。

烈酒遇火高燃。

血肉在火焰的燃燒中迅速枯萎下來。

“啊……”

周念額頭上冒出大量的汗水,痛得撕心裂肺。

整個身子,一片掙紮。

不過,卻被徐老給死死摁住了。

蘇辰在一旁看著,要不是非常相信徐老,他早就出手製止了。

這是直接把人放在火裡燒啊!

雖說周念是武者,但那活生生的血肉之驅,在火焰中煆燒,這是何等的痛苦。

蘇辰有過地火煉體的經曆,自然深知其中的可怕之處。

同時,他也有濃濃的疑惑。

“剛纔徐老說的驅蟲,到底是什麼?”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楚香香,問道。

“周念中了一種古老又邪惡的術法!”

楚香香轉過身來時,周念手臂上的火焰都熄滅下去了。

這時候,原本血淋淋的傷口,也開始變得發黑。

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在這些發黑的傷口上麵,赫然躺著一條條像牙簽般的蟲子。

這些蟲子,經過酒火的煆燒,並冇有變成焦炭,反而是渾身冒著亮光。

而且,也冇有死去,隻是動作變得非常遲緩。

輕輕扭來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