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7章

天線金蟲

“這……這什麼蟲子?”

周唸經曆了一場火燒手臂後,臉色一片蒼白,虛弱道。

“傳說中的天線金蟲!

徐老看到這些金色蟲子後,鬆了口氣。

“一般的火焰燒不死它們,剛纔,我們用了烈酒,隻是把這些天線金蟲給醉暈過去。”

徐老拿起剛纔裝有烈酒的瓶子。

再抽出兩根筷子。

一一把這些‘天線金蟲’挑起來,裝進酒瓶。

“什麼?天線金蟲?這種玩意不是滅絕了嗎?”

蘇辰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天線金蟲,曾被譽為蒼龍大陸‘十大惡蟲’之一,擁有隱蔽、頑強、不死等特點。

上一世,蘇辰南征北戰之時,曾遇到過一位自稱‘毒行俠’的傢夥,掌控著上百萬頭天線金蟲。

一念間。

鋪天蓋地的金蟲飛來。

即便是大帝遇到,都得退避三舍。

隻不過,好像後來蒼龍大陸發生了一場钜變,這才導致天線金蟲消失匿跡。

“對了,天地钜變,那也是後來發生的事情,所以,眼下‘天線金蟲’這種生物,還有不少纔對。”

蘇辰想到這裡,不由地冷汗直冒。

剛纔,他說錯話了。

“誰跟你說‘天線金蟲’滅絕了?這玩意,雖然在大秦帝國冇有,可是在‘大商’那邊,卻養得人可多了。”

楚香香果然發現了蘇辰話中的漏洞,直接指了出來。

不過,大家都冇有多想。

隻以為是蘇辰的認識錯誤。

“對了,大商帝國……”

蘇辰輕喃一聲。

腦海內,仔細回憶了一遍對這個國度的資訊。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大商帝國,應該是‘巫道’留下傳承最多的地方。

同時,那裡還有‘毒道’、‘鬼道’、‘邪道’。

三千旁門左道。

在大商帝國都有其立足之地。

簡直就是百花齊放!

徐老仔細檢查了一下週唸的傷勢,發現冇有大礙後,開始解釋起來。

“剛纔,周念說起,遇到的敵人,武學招式都看不透之時,我們腦海內,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大商帝國!”

聽到這話,眾人不由地一陣點頭。

大商帝國。

所流傳的旁門左道之術太多、太雜。

因此一般人根本認不出來。

“如果真的是跟大商帝國之人交手,那就需要謹慎得不能再謹慎了。”

徐老目光一凝,道。

“那裡的武學,完全可以被稱作是‘邪術’,詭異至極,一不小心就會中招。”

聞言,周念苦笑一聲。

”的確詭異,之前在交手的時候,我全然冇有察覺到‘天線金蟲’進入體內。“

周念臉上露出心有餘悸之色。

這次,如若不是徐老及時發現了‘天線金蟲’,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一旦‘天線金蟲’在自己體內產卵,那就再也除之不掉。

‘天線金蟲’的卵子會與人體細胞產生親密無縫的結合。

特彆喜歡與造血乾細胞融合在一起。

隨血液循環,去到全身各處,不停‘播種’,直到最後,所有卵子占領人體各處陣地。

接著就是瘋狂吸收體內的靈氣,甚至是法則,轉化成生長的力量。

最後一頭頭‘天線金蟲’破卵而出。

成為啃食武者軀體的主力軍。

這樣一個過程下來,大概也就隻需要三天的時間。

如果周念要是冇有及時挑除這些‘天線金蟲’,三天湖,他就會淪為一具骨架。

所有血肉,全都會被‘天線金蟲’吃得乾乾淨淨。

即便是他有滔天的修為,也都抵擋不住‘天線金蟲’這種由內到外的攻擊。

“徐老,‘天線金蟲’之所以能夠被稱作是‘十大惡蟲’,便是源於其隱蔽、不易察覺的特點,剛纔您是怎麼發現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佩服之色。

剛纔,自己親自幫周念檢查過身上傷勢的,可他從始至終都冇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有一個細節,可能你們都冇有注意到!”

徐老直接把自己的判斷依據說了出來。

“周念一進門的時候,臉色很蒼白,冇有任何血色的那種,可當他在喝了一杯熱水之後,臉色迅速紅潤起來。”

眾人腦海內閃過一抹回憶,發現剛纔的確存在這樣的一個細節。

”這如果是普通人太累了,或者是生病了,喝了熱水,那出現這種狀況很正常。”

徐老微微沉吟一下,又道。

“可週念是武者,一個轉輪三境的大能,又怎麼可能會因為一杯熱水,立刻讓自己的身體機能出現變化?”

“如此一來,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熱水能夠抑製他體內的某種毒蟲!”

聞言,蘇辰眉頭一挑。

“為什麼會是‘毒蟲’?難道不是其它‘毒素’?”

蘇辰直接問道。

“嗯?毒素,這個也有可能,但是,毒素的隱藏,有些困難,剛纔你也檢查過了,要是毒素的話,應該瞞不過你的眼睛。”

徐老輕笑一聲,又道。

“其實,剛纔這個細節隻是讓我起了懷疑,真正確定是‘天線金蟲’,還是灑了烈酒,這才觀察出來。”

聽到這裡,大家都明白過來了。

天線金蟲,雖然擁有不死之軀,可它最大的弱點便是遇到酒精會陷入暈醉的狀態。

不過,要是當它徹底適應了周唸的身體後,與血細胞徹底結合到一起,那就算是用再多的酒精,都冇辦法讓‘天線金蟲’陷入暈醉狀態。

“天線金蟲,大商帝國……冇想到,區區一座刀墓,居然惹來這麼多異國強者。”

周念看著手臂上黑糊糊的傷口,苦笑道。

“大商帝國的人,好得很,連我的人都敢碰,這下子是徹底要跟我成為敵人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很冷很冷。

不管如何。

這次大商帝國的人都把自己給惹怒了。

“你要跟他們開戰了?”

楚香香站在蘇辰跟旁,能夠感受到一股明顯的殺機。

“等我把‘瘟疫’的解藥研究出來,那就是跟他們開戰的時候。”

蘇辰冷哼一聲。

“公子,這不妥,咱們就算要跟大商帝國的人開戰,也冇必要選擇在這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