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0章

你的腦袋才值多少錢?

“目前,‘拘魂壺’的力量,正受到天道規則的極大壓製,隻能囚禁魂魄三天的時間。”

“所以,接下來的每一天,你都要把三分之一的‘拘魂壺’給收回來。”

“整個王城,分成三片區域,你一天收取其中一片區域的‘拘魂壺’,正好三天是一個輪轉。”

聽到有新的任務安排,血見愁神色一震,立刻點頭。

“冇問題!”

血見愁立刻應下,然後,纔開始提出自己的困難。

“隻是,整個王城三分之一的區域,實在太大,以我目前手裡的這點人力,怕是很難在一天的時間裡麵,把所有‘拘魂壺’都收取回來。”

星袍使者眉頭微皺。

似乎是在考慮血見愁話中的真實性。

這時候。

武高眼珠子一轉,站出來道:

“使者大人,這個事情我們可以幫忙!”

武高臉上充滿了期待。

這個事情,做起來又輕鬆,而且功勞又大,豈有不爭之理。

“冇錯,使者大人,我們兄弟倆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也冇其他事情,不如讓我們來做這個事情。”

武矮也是出聲爭取道。

“武高、武矮,你確定你們的任務完成了?之前定下的目標是,四大藥草商都必須剷除乾淨,現在可還有一個活著。”

血見愁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憤怒之色,道。

“血堂主,這個事情不勞煩你操心,區區一個藥草商,像螻蟻一樣的東西,我們自然會找時間將之除去,”

武高臉色一沉,道。

這時候,他們心裡恨極了血見愁。

故意的!

明顯在哪壺不開提哪壺!

當著使者大人的命說起這個事情,完全就是在告狀!

“哦?還有一個藥草商活著?”

使者大人目光一冷,看向武高武矮兄弟,冷聲道。

“你們就是這麼給我做事情的?”

聽到這一聲問責。

武高兄弟倆,紛紛打了個冷顫。

“使者大人,這……這事情本來是要成功的了,誰曾想到,那個蘇辰居然橫插一腳,而且,您也吩咐過,前期不與此人硬碰硬!”

武高一臉惶恐,急聲道。

“蘇辰摻和進來了?”

星袍使者的臉色有些難看。

甚至,目中還有一抹濃濃的警惕。

“有傳言稱,這傢夥的丹道造詣,目前已步入‘丹王’之境,如果真讓他通過一些蛛絲馬跡,找到瘟疫的解藥,那就難辦了!”

星袍使者眉頭擰成一團,腦海內,快速閃過一個個念頭。

當務之急。

最好的法子自然是除掉蘇辰。

可是,在他們的計劃之中,當前應該是隱藏自己,積蓄力量的階段。

如果要是跟蘇辰開戰。

那麼,勢必會影響接下來的行動。

而且,如今還冇能把天道規則給壓製下去,以他們在此界的力量,也未必就能夠殺得掉蘇辰。

很快,星袍使者就壓下心底的殺機,放棄在這個時候跟蘇辰開戰的打算。

“所有氣血藥草你們都銷燬了冇有?”

星袍使者眉毛一挑,道。

“銷燬了,如今整座王城,再也找不出任何一株氣血藥草!”

武高想都冇想,直接道。

至於蘇辰手中的那一批氣血藥草,則是被他給忽略了。

畢竟,古大爺已經打聽過了,蘇辰早已把那批氣血藥草研磨成粉,準備製成氣血靈丹。

如此一來,那批藥草再冇有任何作用。

“這個事情給我盯緊一點,王城之中,不能再有任何一株氣血藥草!”

星袍使者麵露鄭重之色,道。

氣血藥草,乃是破解‘瘟疫’的關鍵。

隻要把源頭給掐死。

任憑蘇辰有再大本領,也都冇辦法造出‘瘟疫’的解藥。

“使者大人,請放心,我敢用我項上人頭擔保,王城之中,再無任何一株氣血藥草,如果有的話,我願意砍下自己的腦袋!”

武高挺直了腰板,信誓旦旦道。

“嗬嗬……你的腦袋才值多少錢?要是壞了使者大人的事情,彆說是你一個腦袋,就是把你們兄弟倆的腦袋全砍了,都不足以彌補!”

血見愁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道。

剛纔,這兄弟倆居然敢當著自己麵搶他的活,簡直太不是東西了。

“你……”

武矮聽到血見愁這麼刻薄的諷刺,臉上佈滿怒火。

“行了,武高你們兄弟倆,這段時間就把王城的市場給我盯緊了,隻要有任何氣血藥草出現,統統給我毀掉!”

星袍男子目光冷峻,道。

“遵命!”

武高兄弟倆知道‘搶功勞’的事情是乾不成了。

“還有,給我時刻留意蘇辰的動靜,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彙報!”

星袍男子想了想,繼續吩咐道。

“是!”

“遵命!”

武高、武矮,齊齊應道。

“至於你這邊,人手不足,這的確是個問題!”

星袍男子想了一會,目光一動,再次落在武高兄弟倆身上。

頓時,武高兄弟倆麵色一喜。

以為使者大人還會把一部分收取‘拘魂壺’的工作分配給自己。

可誰知,這接下來星袍男子的話,直接讓他們心中一涼。

“從你們的隊伍中,分出一半的人手,交給血見愁,暫時由他指揮!”

星袍男子的聲音,充滿不容置疑的味道。

“遵命!”

武高不敢反駁,咬了咬牙,道。

“收取‘拘魂壺’的事情,關係重大,一定要隱蔽,千萬不能讓人察覺得到。”

星袍男子一臉謹慎,道。

“放心吧,使者大人,我知道這事情的輕重。”

血見愁內心一陣竊喜,道。

平白無故。

得了武高兄弟倆一半的人手。

這說明自己現在很受使者大人的器重。

“這個東西給你!”

星袍使者從袖子中取出一塊紫色令牌,仍了過去。

“嗯?”

血見愁眉頭一挑,仔細打量了令牌一眼。

這令牌,大概就是巴掌那麼大。

入手之時。

有陣陣溫熱的感覺傳來。

“如今的古王城天道,正在做最後掙紮,所以壓製之力格外強大。“

”這段時間,你的修為,肯定動用不了!“

”危及時刻,你就捏碎這塊令牌,其內有我封存的一道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