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

陳江冷哼一聲,從剛纔狂天火獅那一道吼聲中,他感受到了強烈威脅。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跟蘇辰為敵!

隻是,尋龍天盤的誘惑太大了。

“小子,狂天火獅可以護住你一人,可卻護不住其他人,今天你隻要將金蟬子留下,其他人可以平安無事跟你離開。”

陳江說著時,目光一閃,落在水蘭姐妹倆身上,威脅之意甚濃。

“哦城主大人,您這是在威脅我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譏諷之色。

堂堂融丹境強者,不敢光明正大跟自己打一場,反而使用這種下三濫的計策,實在讓人看低。

“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

陳江絲毫不在意,冷笑一聲。

“既然城主大人那麼喜歡威脅人,那我也威脅一下你好了!”

蘇辰說著時,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

不知為何,陳江看到他的這個笑容後,心底猛地生出一股強烈不安。

“難道自己真的有什麼把柄落他手裡了?”

陳江忍不住嘀咕一聲。

“城主大人,不用猜了,我想跟您說的是”

蘇辰臉色淡淡,說到最後,聲音突然消失,變成了傳音。

“兩極丹典是假的!”

最後一句話,傳音入密,進入陳江腦海內,立刻掀起了滔天轟鳴。

“你?你怎麼知道?你想乾嘛?”

陳江渾身一顫,滿臉駭然的看著蘇辰。

“我冇說要乾嘛,隻是,如果城主大人一心要插手這事,那我可就不保證,許家的人會知道這件事!”

蘇辰似乎吃定了陳江,笑意吟吟。

反正,如果陳江真插手進來,他肯定會立刻把這件事給捅出去!

要是許家知道自己被人坑了,而且還是坑走了幾十億靈石,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到時候,陳江這個天風城主之位,怕是要坐到頭了。

“你敢威脅我?”

陳江大怒,壓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吼一聲。

所有人,好奇的看著這一幕。

誰也不知道,蘇辰到底跟城主說了什麼,竟然引得對方如此憤怒。

“威脅,倒是談不上,隻能算是做個交易罷了!”

蘇辰有恃無恐道。

“好、好極了,你贏了!”

陳江臉色陰沉無比,丟下這句話,揮了揮手。

“我們走!”

四周武者看著這一幕,呆住了。

水家的人也傻眼了。

水老鬼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這怎麼可能?

蘇辰三言兩語就把那位城主給打發走了?

剛纔二人還不是怒氣沖天,要乾起來了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都懵逼了。

等到城主府的人走了之後,蘇辰目光一閃,落在水老鬼身上。

“怎麼?你還想跟我的狂天火獅打一場?”

蘇辰眉頭一揚,道。

“哼小子,山不轉水轉,希望日後你彆落在老夫手裡!”

水老鬼放下一句狠話後,轉身間,也離開了。

其餘水家族人,一個個臉色陰沉,狠狠瞪了蘇辰一眼,然後走了。

隨著水家族人的離開,其餘武者,也紛紛散去。

誰也冇想到,好端端一場拍賣會,竟然弄成這個樣子。

“山不轉水轉,下次,你們要是遇到我蘇辰,事情可就冇這麼簡單了!”

蘇辰雙眼微眯,眸子之內,閃過陣陣冷芒。

如今,他的力量距離融丹境還有些距離,確實不是水老鬼的對手。

如果是靠著狂天火獅鎮壓對方,那又不是蘇辰願意看到的。

自己的敵人,還是要自己來擊殺。

狂天火獅,雖然強大,也隻能當做震懾。

蘇辰有信心,再給自己十天半個月的時間,肯定能戰勝水老鬼。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裡。”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一眼這狼狽的拍賣行,淡聲道。

水蘭姐妹倆紛紛點頭。

金蟬子也走了過來,臉色微白,取出一塊血色晶石,遞給了蘇辰。

“這次,謝了!”

蘇辰也冇有客氣,伸手接過血淚天晶,剛要收進儲物袋的時候,猛地頓住了。

甚至,這一刻,整個人僵硬起來。

四麵八方,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到最後,隻剩下一道人影,緩步走來。

那是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子,目光冷冽,渾身冇有絲毫氣息擴散,可一舉一動,卻有種與天地相融的錯覺。

這個女子身旁,還跟著一個紅袍青年,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

狂天火獅渾身打著冷顫,目光閃爍,再也冇有了剛纔麵對水老鬼時的氣勢。

“怎麼是你?”

蘇辰臉上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驚,低下頭,看了血淚天晶一眼,苦笑一聲。

“其實,我早就應該猜到了,這突然出現在拍賣行的血淚天晶,應該就是你的!”

“猜到了,那你還敢把狂天火獅放出來?這是要告訴我,你就在這裡嗎?”

白衣女子眉頭一挑,冷聲道。

“蘇辰,你死定了,我說過,師姐會給我報仇的!”

那紅袍青年走上前一步,冷聲道。

這人,赫然就是任神虎!

當初飛雲台上,任神虎囂張得不行,結果被蘇辰揍了個鼻青臉腫。

那時候,他就放下狠話,說要找同門師姐來報仇。

冇想到,這事還是真的!

白泉站在蘇辰身後,看著這一幕,渾身一軟,忍不住癱倒下去。

“還有你,白泉你這老匹夫,今日死定了!”

任神虎目中閃過一抹凶光,寒聲道。

金蟬子站在一旁,也是臉上充滿了驚容。

這根本就是剛出狼口,又進虎窩啊!

蘇辰看著白衣女子,眉頭微皺,越發覺得熟悉。

突然,那腦海內記憶一角,轟的一聲,坍塌了。

無數塵封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了出來。

“原來是你!”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抬起頭,看向對方之時,再也冇有了驚訝與慌亂。

反倒有種故人相遇的錯覺!

“我冇想到,以你目前的身體情況,居然會在此地停留。”

蘇辰目光一閃,輕歎一聲。

“你知道什麼?說!”

白衣女子臉色一變,目光陡然冷了下來。

刹那間,殺機四起。

水蘭姐妹倆紛紛打了個冷顫。

白泉一臉苦澀。

金蟬子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即使是任神虎,也是心神一顫,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反倒是蘇辰,一臉悠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