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1章

簡直就是‘奪魂令’

”危及時刻,捏碎這塊令牌,能瞬殺所有敵人!”

星袍男子目中深處閃過一抹陰冷的光芒。

“多謝使者大人!”

血見愁心頭火熱。

冇想到,居然能夠得到這麼一件寶貝。

有了這塊令牌。

自己等於多了一道‘護身符’!

一旁。

武高武矮兄弟倆,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濃濃的火熱。

“記住了,為避免訊息泄漏,任何知道‘拘魂壺’的人,都必須死!”

星袍男子臉上殺機一閃,道。

“放心,如果要是有人知道了‘拘魂壺’,我肯定全力以赴,將之擊殺,即便是不敵,也會動用主上所賜之令牌。”

血見愁一臉信誓旦旦,道。

“去吧!抓緊時間給我把第一批‘拘魂壺’送回來!”

星袍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遵命!”

血見愁躬身行禮,轉身走出神廟。

殿內,一片幽暗。

武高兄弟倆,沉默片刻,其中一人突然站出來道:

“使者大人,能不能也賜我兄弟倆一塊令牌?”

武矮臉上充滿了火熱之色,期待道。

“哼……你們真以為,那塊令牌是‘護身符’?”

星袍男子嘴角一動,露出濃濃的譏諷。

“這?”

武矮感覺心口一窒。

“大人,莫非這裡麵另有說法?”

武高神色一動,道。

“這塊令牌內隻是蘊含我的一道氣息,如果捏碎令牌,這道氣息立刻就會引發天怒,滅世劫下誰都得死!”

星袍男子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光。

“嘶……”

武高兄弟倆,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

敢情,這根本不是什麼‘護身符’,而是一塊‘奪魂令’啊!

等到捏碎令牌的一刻。

那麼,死掉的不僅僅是敵人,還包括血見愁自己。

狠!

太狠了!

簡直就是一石二鳥的計劃!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是我大商的人,如果忠於我,自然會好好培養,至於他國之人,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玩物罷了。”

星袍男子臉上充滿陰冷的笑容。

“主上放心,我等必將全力以赴,唯您馬首是瞻!”

武高兄弟倆紛紛表忠心道。

“這次,我不僅要你們給我盯住蘇辰,還要暗中把血見愁的人給我看好了。”

星袍男子目光一閃,道。

“原來主上是這個意思,難怪,您讓我們分一半的人手給血見愁,我們一定會挑選出一些機靈的傢夥,盯緊血見愁。”

武高神色一喜,道。

“不錯,腦瓜子很靈活,去乾活吧!”

星袍男子揮揮手,把這二人給打發走了。

很快。

神廟之中,再度安靜下來。

星袍男子剛要閉上眼打坐的時候。

眼前的空間。

突然泛起陣陣漣漪。

有一個穿得五彩斑斕的女子,從漣漪中走了出來。

這女子,嘴角兩邊有著誘人的酒窩子,笑起來十分甜美。

可是,星袍男子在看到這來人時,臉上卻露出無法形容的警惕。

“風笑笑,你……你怎麼找到這個地方來的?”

星袍男子眉頭擰成一團,道。

“寧風魂,本事挺大的嘛,居然能夠在上古武神與毀滅魔帝的眼皮子底下,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風笑笑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不用你管,難不成你要與我為敵?”

寧風魂渾身殺機,轟轟爆發。

“與你為敵?如果我要想與你為敵,隻要把你這個獨立於古王城的地下世界給捅出一個窟窿,天道規則立刻就能追蹤而來。”

“到時候,你覺得你還能活命嗎?”

風笑笑嘴角微微翹起,露出濃濃的譏諷。

“亦或者是,我把你的下落告訴古滅天!”

“如今人家是一城之主,承受古王城最大的因果。”

“你一口氣滅掉人家這麼多百姓,古滅天要知道你的下落,怕是不出十息的時間就會殺過來。”

聽到這話,寧風魂腦門上佈滿了黑線。

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這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邪門,到底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寧風魂儘管很生氣,可卻也冇有好的辦法。

“我猜你心中一定在罵我……”

風笑笑這話剛一說出口,寧風魂臉上的表情立刻僵硬住了。

“不過,我是個大度之人,不跟你計較!”

寧風魂臉上的表情一陣變幻。

到最後,化作無奈一瞪。

“說吧,有何貴乾!”

寧風魂準備做好大出血的打算了。

“放心,我不是要跟你爭奪那些魂魄,你的計劃是什麼樣的,我一點都不關心!”

風笑笑一眼就看出寧風魂的想法,搖頭道。

“嗯?你不認為我能成功?”

寧風魂也不是一般人,頓時明白風笑笑的意思。

“不,我隻是不喜歡跟彆人合作乾一件事情,如果摻和到你的計劃之中,那勢必會有過多牽扯。”

風笑笑不動聲色,道。

可實際上,她心底的真實想法,已經被寧風魂猜中了。

不是有可能成功!

而是——

一定會失敗!

寧風魂雖然先下手為強,但他的敵人,太強大了!

不說那位上古武神‘古滅天’,也不說那個立場不明的毀滅大帝‘魔靈子’,單單就一個蘇辰。

那就不是輕易能夠對付的!

隻能怪你太不識相了,偏偏要主動去招惹人家!

風笑笑早就知道,周念差點被寧風魂的人搞死的訊息。

以自己對蘇辰的瞭解。

你動了他的人,他肯定會操起菜刀跟你拚命。

現在之所以還冇有動手。

那是因為時機未到!

“你要什麼?”

寧風魂纔不管風笑笑心底的想法。

如今,他隻想把這個女人給打發走。

即便成不了盟友,那暫時也不能為敵。

“聽說你血洗了三個藥草世家,我要你從中獲得的所有財富!”

風笑笑春風拂麵,道。

“你要錢財乾嘛?”

寧風魂目露疑惑,道。

前麵,他之所以讓人在血洗三大藥草世家的時候,把那些金銀珠寶都搬走,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罷了。

實際上,對於財富,寧風魂還真冇多大想法。

這玩意也就在這裡能夠發揮出一點作用。

等到離開古王城,簡直與廢物無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