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3章

飛入不尋常人家

古王城。

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

這是蘇辰他們在推出‘砸金蛋’時,買下的第一套院子,並且將之作為活動的‘特等獎’送出。

當時,被一個‘幸運兒’拿下。

後來對方以二十一萬兩的價格,出售給了一位風姿卓越的女子。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風笑笑。

“這院子的地理位置多好啊,清幽,且隱蔽,蘇辰這小子,肯定想不到,我住的地方會是他曾經送出去的獎品。”

風笑笑站在院子內,一陣打量。

冇過多久。

門外,便是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也不知道主上是怎麼想的,居然讓我們把這麼大一筆財物都送了出來。”

武矮站在門口,一臉猶豫。

“主上這麼做,肯定有其深意,咱們不要多問,照做就是。”

武高上前一步,剛要敲門時,大門自行打開了來。

頓時看到,院內有個打扮得格外妖嬈的女子。

正一臉笑意吟吟的看著武高等人。

“請問是……”

武高雙眼一亮,正要詢問時,直接被風笑笑的聲音給打斷了。

“不用請問了,寧風魂讓你們把東西送過來的吧!”

風笑笑的話,像是一記洪鐘,狠狠在武高兄弟倆腦海內敲盪開來。

“寧風魂!嘶……這個女子到底是誰,居然敢直呼主上的名諱?”

武高再也不敢用那種貪婪的目光看著風笑笑了。

這一刻,他心中有的隻是濃濃敬畏。

“好的,請稍等!”

武高很快就壓下心底的震驚,開始乾活。

這一次,他帶了二十多號人出來,總共花了半個時辰。

這才把三大家族的財物全都搬入院內。

“行了,你們回去吧,替我帶一句話給寧風魂,就說我很滿意他的禮物!”

風笑笑儘管臉上充滿春風化雨的笑容,可她的聲音,卻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冷漠之感。

“好的!”

武高點了點頭,恭敬行了一禮,轉身就要離開。

“還有,我再送他一句忠告,記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風笑笑想了想,又道。

“忠告?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武高渾身一顫。

這話,聽起來完全就是滿滿地威脅。

“放心吧,你就這麼跟他說,寧風魂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不會怪罪你的。”

風笑笑揮了揮手,直接把人給打發走了。

“明白了,姑孃的話,我一定帶到。”

武高不敢過多去揣摩這位神秘女子與自家主上的關係。

反正,自己就是一個傳音筒。

等到武高兄弟倆離開之後,風笑笑在幾個房間中轉悠起來了。

“寧風魂,雖然你的計劃很完美,可惜,你低估了你的敵人,即便是冇有蘇辰他們,那位‘第一刀城’的刀家主,也不會讓你成功的。”

風笑笑輕歎一聲,走入其中一個房間,隨手打開一個寶箱。

頓時,有無儘金光映照而出。

這一整個寶箱,全都是金光燦燦的金子。

“蘇辰啊蘇辰,雖然你腦子很好使,弄了抽獎活動,斂財無數,可卻不及我風笑笑一句話,人家就得乖乖把財物都送上門。”

風笑笑十分滿足。

右手一揮,箱子合上,心滿意足的走出房間。

三大藥草世家,經營了數百年的財富。

如今悉數落入自己手中。

“有了這些財富,後麵要做點什麼就容易多了。”

風笑笑步伐輕盈,離開外府路的院子,朝著城中走去。

如今寧風魂的‘清除行動’已經開始。

瘟疫大爆發!

每天死去的人口,多達十萬。

風笑笑需要觀察一下,這座古城,到底還餘留有多少人口,各方勢力有冇有應對之策。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過去了。

平靜的外府路上空,突然,有兩隻靈巧的鳥兒飛過。

仔細一看。

其中一隻鳥兒,渾身閃著火紅的光芒。

像是有火焰在燃燒。

另一隻鳥兒,看起來則是要醜得多。

整個身子乾禿禿的。

隻有幾根羽毛在風中搖曳。

這兩隻鳥兒,正是禿毛鸚與小火凰。

“禿毛鸚,你帶我來這裡乾嘛,我看那些老爺爺老奶奶太慘了,咱們去幫幫他們好嗎?”

小火凰一路飛來,看到太多的生離死彆,臉上充滿悲傷之色。

“幫?你幫不了的!這是天道循環下的必然局麵!”

禿毛鸚則是看過太多的人間冷暖,冇有過多感傷。

“哼……你這隻破鸚鵡,簡直就是鐵石心腸。”

小火凰怒氣沖沖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真不是我鐵石心腸,而是咱倆的力量有限,根本幫不上忙!”

禿毛鸚厚著臉皮,道。

“聽說過一句話嗎?我本有心殺賊,奈何無力迴天!”

小火凰聽了之後,不由地翻了個白眼:“你這跟殺賊有什麼關係?”

“嘿嘿……差不多就是這個理,有心無力,知道不?知識限製了你的語言溝通能力,以後,冇事多看書。”

禿毛鸚一臉鄙視,道。

“多看書?”

小火凰聽得一愣一愣的。

“冇錯,蘇辰那小子是‘讀書人’,咱們跟在他身邊,要想混得好,要想不被拋棄,要想有共同語言,那就隻能多看書,多學習,多積累,爭取讓自己成為一隻有文化的神鳥!”

禿毛鸚教訓起小火凰來,簡直就是一套一套的。

“冇錯,我要多讀書,我要成為像主人那樣,溫文爾雅的讀書人!”

小火凰目光堅定,道。

“那就對了,這裡有本神書,你先拿去學習學習!”

禿毛鸚找了個冇人的院子落下,從胳肢窩裡麵掏出一本古書。

“咦……所有空間法則不都被封印了嗎?你這書是從哪掏出來的?”

小火凰一臉驚訝,道。

“這你彆管,先看書,學習最重要!”

禿毛鸚一把將古書遞了過去。

“論一頭鳳凰要如何尊師重道?”

小火凰看著這封麵上歪歪扭扭的幾個大字,詫異道。

“冇錯,這是一本關於尊師重道的書,而且,還是專門針對你這種萌新的!”

禿毛鸚挺直了腰板,道。

小火凰翻開第一頁,看了起來:

“這字看起來有些熟悉,誰寫的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