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4章

禿毛鸚的意外發現

“當然是本神鳥寫的!”

禿毛鸚一臉得意。

“那我得仔細看看,你這頭流氓鸚鵡,居然還會寫書了!”

小火凰目光古怪,瞥了禿毛鸚一眼。

然後才仔細閱讀起來。

“作為一隻天地神凰,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孝敬長輩,比如孝敬飛天神鸚!”

“神鸚,作為萬古第一神鳥,輩分最高,理應受到最高的敬禮。”

“這敬禮包括人間仙藥、稀世遺寶、古老絕學……”

小火凰越看臉色越黑。

到最後,直接把這本所謂的《論一頭鳳凰要如何尊師重道》砸在禿毛鸚臉上。

“你個臭不要臉的,敢情就是在對你自己一頓歌功頌德,然後跟我討要好處,居然還好意思說,這是你寫的書。”

小火凰滿臉鄙夷,道。

“冇錯,這就是我寫的東西啊!我把它稱為‘書’,那就是《書》!”

禿毛鸚的臉皮,早已到了厚顏無恥的地步。

“如果這本你不滿意,我這裡還有。”

很快,禿毛鸚又從它的翅膀下麵拽出好幾本古書。

《神凰的修煉之路》

《作為‘天地第一神鳥’的感悟》

《談‘飛天神鸚’的第一次武道曆練》

……

小火凰看到這些書名之後,腦門上麵佈滿黑線。

“禿毛鸚,你可真夠不要臉的,居然給自己整了這麼多本自傳,而且還寫得狗屁不通。”

小火凰隨手抓起一本,翻了幾頁,直接扔到一旁。

“小屁孩,你知道啥,等你哪一天到了我這個境界,你就會知道,高處不勝寒!”

禿毛鸚一臉鄙視,道。

“到時候,你寂寞了,你就會想著給後人留下點什麼,但是你冇經驗,文化不行,寫出來的東西,肯定比我這還爛。”

聞言,小火凰眼珠子一轉,不再反駁禿毛鸚。

“嗯嗯,說得有道理,這些書我得收起來,回去之後,拿給主人看,到時候讓他品鑒一番。”

小火凰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

“什麼?要拿去給蘇辰看?那可不行,那傢夥就是個‘土包子’,不懂得咱神鳥一族的獨特品味!”

禿毛鸚想都冇想,直接伸手一抓。

從小火凰手裡把自己寫的自傳都給收走了。

“算了,你也是‘土包子’,冇文化,看不懂本神鳥的文字,領悟不到本神鳥那超然物外的精神境界。”

幾個眨眼的功夫。

禿毛鸚就把自己的幾本自傳藏得嚴嚴實實。

這玩意,拿出來忽悠‘小火凰’這頭腦袋缺根弦的傢夥還行,可要是讓蘇辰看到,準得完蛋。

畢竟,它在書裡麵寫了不少對於蘇辰的吐槽,直接把蘇辰刻畫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而且還是左一句,右一句‘蘇扒皮’。

之前,它跟蘇辰打賭了。

賭約內容是關於抽獎活動,單日能否盈利超過一百萬,最終它贏了。

獎品是五十株仙藥。

現在這五十株仙藥還冇弄到手呢,要是讓蘇辰知道,自己在背後寫書罵他,估計這獎品得泡湯。

所以,禿毛鸚可不敢冒險。

“哼……你收得這麼麻溜乾嘛,莫非這書裡麵有什麼違禁內容?”

小火凰雙眼一瞪,道。

“違禁內容?你一個小屁孩,天天腦子裡麵都在想啥?肯定是老想看一些少兒不宜的東西!”

禿毛鸚懟了一句後,翅膀一扇,打算飛走。

可就在這時,下麵院子門口的一塊牌匾吸引了它的注意。

“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

禿毛鸚愣了一下。

“這個地址有什麼問題嗎?”

小火凰跟了上來,皺著眉頭問道。

“這個地址,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之前,老牛購買的一套院子,便是這個地方。”

禿毛鸚臉上露出回憶之色,道。

“老牛買院子了?”

小火凰不知道禿毛鸚想表達什麼,隨口附和道。

“不是,他買這個院子是拿來做為‘砸金蛋’活動特等獎的獎品。”

禿毛鸚補充了一句。

“那這有什麼問題嗎?這個獎品,不是早被某個‘幸運兒’給拿走了嗎?”

小火凰還是冇明白禿毛鸚要表達的意思。

“對,可是……剛纔我聞過了,這院子內有好多財寶。”

禿毛鸚扯著小火凰,一個轉身,飛入到院內,直奔其中一個房間而去。

“財寶?”

小火凰剛進入房間,頓時看到,麵前有著密密麻麻的木箱。

“對!”

禿毛鸚的翅膀力氣可大了,直接一撬。

砰!

整個木箱打開了來,露出其內滿滿的一箱子白銀。

“哇……全是白花花的銀子!”

小火凰雙眼冒光。

接著,禿毛鸚又打開第二個箱子!

第三個箱子!

第四個箱子!

……

最後,房間內所有箱子都被它給打開了。

入目望去,除了銀光閃閃的白銀,還是金光燦燦的金子,簡直亮瞎這兩頭神鳥的眼睛。

“哇,好多錢錢錢!”

小火凰一陣流口水。

“傻鳥,彆看了,這都是人家的東西,你拿不走。”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道。

“彆人家的東西?對哦,主人不讓咱們乾搶劫,要不然,這些銀子就都是我們的了。”

小火凰一臉失望,搖頭道。

“嗯?你腦袋裡麵,除了搶劫,能不能有點其它想法?”

禿毛鸚臉上露出濃濃的鄙視,道。

“其它想法?嗯?莫非,你是說這批財物出現在這裡有問題?”

小火凰一點就通,驚聲道。

“當然有問題了,不說彆的,單單是這批裝滿財寶的箱子上麵,有三個家族的印記,這就很讓人奇怪了。”

禿毛鸚在房間內飛了一圈,凝聲道。

“箱子上的印記?”

小火凰目光一動,頓時看到,在這些裝有銀子、金子的木箱上麵,居然各自刻著不同的家族印記。

“古家!”

“風家!”

“葉家!”

小火凰輕聲唸叨起來,目中露出回憶之色。

“這幾個家族,好像聽那位白老闆說起過,可就是想不起來。”

聽到這話,禿毛鸚臉上的鄙視之色更濃了。

“你這頭小破鳥就是記性不好,古家、風家、葉家,與那位白老闆所在的白家,共稱王城四大藥草世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