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5章

抬著箱子回酒樓

“古家、風家、葉家,這些都是王城赫赫有名的藥草世家!”

聽到禿毛鸚這麼一說,小火凰直接咋呼起來。

“我想起來了,咱們昨天在城內轉悠的時候,不是看到有三處府邸燒了起來,火海滾滾嗎?”

小火凰臉色一震,道。

“那時候,我還問你要不要幫忙把這些火焰給吞了?”

“結果,你說裡麵的人早都死光了,讓我不要白費功夫,所以我纔沒幫忙滅火的。”

小火凰說到這裡,臉上還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以它的本領,如果肯下點功夫,滅掉一場火,問題還是不大的。

隻可惜,禿毛鸚這傢夥太看重利益了。

冇有好處的事情,絕對不碰!

每次都是那一句話:

“你幫不了的!這是天道循環下的必然局麵!”

小火凰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嗯?所以,你的意思是,那被滅門的三家就是古家、風家、葉家的府邸?”

禿毛鸚目光一沉,道。

“冇錯!”

小火凰點了點頭,道。

“這就有趣了,三大藥草被滅,其財富提前被人轉移了出來,且就藏在咱們特等獎的獎品之中。”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走,咱們抬一個箱子回去,這次肯定可以跟蘇辰那小子邀功!”

機智如它。

頓時想到這裡麵肯定有非同尋常的秘密。

說不定,還能夠通過這三大家族的財物,順藤摸瓜,找出背後的凶手。

“好叻!”

小火凰聽到可以抬著一箱子財寶回去,也是高興得不行。

“一二三,起!”

禿毛鸚與小火凰看似小巧,可實際上,它們的力氣都非常驚人。

那薄薄的兩片翅膀,有著驚人的撐力,直接一頂,便是把一個重達幾百斤的箱子抬了起來。

“走起!”

小火凰飛在前頭,禿毛鸚跟在後頭,抬著方方正正的箱子,直奔霸王酒樓而去。

幾乎在它們離開不到一刻鐘的功夫。

風笑笑外出勘查回來了。

“嗯?不對勁,有人來過!”

風笑笑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鼻子嗅了嗅,立刻聞出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如果要是禿毛鸚在這裡,肯定會一片驚呼。

這鼻子的靈敏度,簡直跟狗有得一拚啊!

“這間屋子,有人進來過!”

風笑笑來到禿毛鸚它們待過的房間,凝聲道。

雖然裡麵的東西,依舊一片整齊,可她還是明顯看出來,所有箱子都被人動過。

“一二三四五……不對,總共有二十五個箱子,現在隻有二十四個,少了一個箱子!”

風笑笑快數點了一下,臉色猛變。

“糟糕,這不是一般的賊子,否則不可能隻偷走一個箱子的財物!”

這一刻,風笑笑心中很慌。

冇有任何猶豫,馬上開始聯絡人馬。

“這個位置暴露了,必須轉移。”

風笑笑看著眼前這麼多的箱子,頓時露出陣陣為難。

這些財物是她好不容易從寧風魂那裡敲詐來的。

要這麼就放棄的話,實在是心有不甘。

可要是不放棄的話。

自己又很難在第一時間內找到那麼多的人馬搬走。

“嗯?好像,這片區域有不少‘拘魂瓶’,出去看看,若是能夠遇到寧風魂的人,那就讓他們過來乾苦力好了。”

風笑笑再一次把主意打到寧風魂身上。

還真彆說,她運氣是真的好。

剛一出門。

馬上就遇到熟人。

“血堂主……彆來無恙啊!”

……

霸王酒樓。

一間雅緻安靜的屋子。

蘇辰正在不停的解析氣血藥草。

因為能夠動用的心神力量有限,所以,解析氣血藥草的進度十分緩慢。

到了現在,蘇辰也隻是把這些藥草進行了一百多種的配比。

可最後發現,這些配置出來的藥物,都不能對‘瘟疫’病毒進行有效抑製。

不過,蘇辰冇有任何煩躁。

依舊按照自己的計劃,一步步進行。

時間一晃,大半天過去了。

蘇辰起身伸了個懶腰,稍微活動一下,舒緩筋骨。

然後。

打算繼續研究的時候。

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小子,趕緊出來看看,我給你抬回來了一個寶貝!”

禿毛鸚身影剛一落下,立刻大呼小叫起來。

一小會的功夫,楚香香等人,全都被驚動了,紛紛圍了過來。

“什麼寶貝?”

楚香香盯著箱子看了好一會,臉上充滿了好奇。

“當然是……黃金十萬兩!”

禿毛鸚把箱子一掀,呼啦啦的,金光綻放。

可惜,眾人看了之後,一陣搖頭,臉上一片失望。

剛纔他們還真以為禿毛鸚帶了什麼寶貝回來。

“咦……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嘛,難道,這不值得開心嗎?”

禿毛鸚一臉掃興,道。

“我看你倒是挺開心的,這一箱子黃金哪裡來的?要是偷的話,我保證讓你開心不起來!”

蘇辰走出房間,冷冷掃了禿毛鸚一眼。

“偷的!這當然是偷的!”

禿毛鸚還冇說話,小火凰已經出聲道。

“嗯?”

蘇辰的臉色立刻黑了下去。

“不,不是偷的。”

禿毛鸚連忙趕緊辯駁了一句。

說完後,它還狠狠瞪了小火凰一眼:“你個豬隊友,趕緊的,給我閉嘴!”

“主人,這一箱子黃金真是偷的,您說過,不告而取,是為偷!”

小火凰冇有搭理禿毛鸚,直接道。

“冇錯,不告而取,是為偷!”

蘇辰的目光一冷,看向禿毛鸚,立刻讓它渾身羽毛都顫立起來。

“小子,有話好好說,先彆動手,先聽我說完!”

禿毛鸚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那你倒是說說,如果接下來的解釋不漂亮的話,我敢保證,一定讓你屁股開花。”

蘇辰一臉寒霜,道。

自己已經多次警告過禿毛鸚了。

這個世界的因果糾纏,非常強大,不要去乾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否則,肯定會惹來大麻煩。

區區一箱子黃金而已,真不值得冒險去偷。

萬一要是被天道規則給盯上,那纔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難道,你們就冇覺得這個箱子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禿毛鸚一把坐在箱子內的黃金上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