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6章

屍埋不知是何方

“箱子?”

眾人一愣。

目光開始在箱子上麵搜尋起來。

要是禿毛鸚不說,大夥的注意力,真的隻是集中在箱子內的黃金上麵。

反而忽略了這個箱子本身。

“嗯?這上麵有一個‘古’字!”

楚香香指了指箱子側麵的一個印記,道。

“冇錯,這個箱子上有一個‘古’字,從這個字,你們會聯想到什麼?”

禿毛鸚一臉得瑟,問道。

“莫非是……古家?古家的財物?”

楚香香心頭一動,道。

“冇錯,還是咱們的香香公主聰明!”

禿毛鸚咧嘴一笑,順便誇了一下楚香香,接著道。

“這次,我跟小火凰這隻傻鳥出去轉悠了一圈。”

“發現咱們之前買下的一個院子,也就是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裡麵放了好多這種箱子。”

“不僅僅隻是古家的財物,還有風家、葉家,他們的財物也都在那個院子裡麵。”

聞言,眾人臉色一變。

這下子大家都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

“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那是咱們‘砸金蛋’活動中,送出的第一個特等獎獎品!”

老牛眉頭一挑,道。

“古家、風家、葉家,這不就是近日被滅的三大藥草世家嗎?”

楚香香玉眉一皺,道。

“為何這三大世家的財物會出現在外府路的院子?”

老牛臉色一震,道。

“莫非,外府路那座院子的主人,跟滅掉三大世家的凶手有關?”

楚香香目中充滿了猜疑之色。

“外府路的院子,藏有被滅三大世家的所有財物?”

蘇辰輕喃一聲,臉上一陣思索。

“小子,這回知道,我不是無故偷人家財物的了吧,快點,給我道歉,剛纔你冤枉我了,我這小小的心靈,受傷了。”

禿毛鸚一臉委屈,道。

“主人,你彆聽信它的話,這傢夥完全就是裝的,它還寫了好多自傳,我嚴重懷疑,裡麵有不少罵您的話,所以不敢給我看。”

小火凰毫不客氣戳穿,道。

“什麼?自傳?你不是‘文盲’嗎?什麼時候學會給自己寫自傳了?拿出來我看看?”

蘇辰眉頭一挑,道。

“自傳?冇有這回事,我就是一隻‘文盲’鸚,哪裡會寫什麼自傳,小火凰傻了,你們都彆信它的話。”

禿毛鸚頭搖得跟撥浪鼓似,連連否認。

“你才傻了呢,前麵,你還跟我吹噓自己讀了多少本書,把自己吹成一代‘文豪’,這會怎麼一轉眼就成‘文盲’了?”

小火凰一臉懵然。

不知道禿毛鸚在玩什麼套路。

這時候,禿毛鸚心底苦啊,在蘇辰麵前,它必須裝作‘文盲’啊,要不然,自己寫自傳罵蘇辰的事情,不就敗露了嘛!

“行了,你這頭小傻凰,閉嘴吧!”

禿毛鸚冇好氣的瞪了小火凰一眼,收回目光,又道。

“小子,我覺得那個地方肯定有問題,最好是趕緊去查一下,即便是不能抓到人,咱們也可以把這一批財物搶過來,如今三大世家被滅,這些東西都是無主之物!”

說到最後,禿毛鸚雙眼放光。

三大世家的財物。

其價值總額超過十億兩銀子。

這可比他們搞‘砸金蛋’活動賺到的錢財,要多得多。

“走吧,先去看一看!”

蘇辰冇有否認禿毛鸚的提議。

說實話,他心底也是對這批財物動了心的。

有主的東西,咱不搶!

可這無主之物,自然不能客氣啊!

“老牛你留守在這裡,外麵瘟疫橫行,以你的體質,如果不小心被誤觸到,百分之一百會被感染。”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老牛,道。

“好的!”

老牛直接應下。

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習武之人,體質不能跟蘇辰他們這些怪胎相提並論。

“公子,那我呢?”

周念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不過,蘇辰考慮到他的傷勢還冇有痊癒,還是讓他留在霸王酒樓。

“你留下來,替我看好所有的氣血藥草,這些東西,關乎到咱們能否製出‘瘟疫’的解藥。”

聞言,周念欣然答應下來。

這看守藥草的差事,絲毫不比外出輕鬆。

“走吧!”

蘇辰帶著楚香香、徐老,還有禿毛鸚與小火凰一起出門了。

霸王酒樓位於古王城中心。

而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則是在城北的位置。

這二者間,走路大概需要半個時辰。

不是蘇辰他們不想驅趕馬車,而是,如今,整個王城的大街小巷,全都是橫七豎八的死屍。

馬車出門。

除非是直接從這些屍體上麵碾壓過去,要不然,速度更慢。

可是這種狂暴直接的做法,他們又做不出來。

畢竟,這對於死者太過不尊敬了。

“走路也好,半個時辰而已。”

蘇辰一錘定音,決定從城中這邊走過去,順便可以看一下這城內的狀況。

一路向北。

所有街道兩側的店門,全都關得緊緊的。

北風呼嘯。

吹得木門嘎吱嘎吱的響。

隱約間,還能聽到陣陣哭泣的聲音。

整個古王城,變得一片荒蕪、淒涼、蕭瑟。

走過第一條街道。

印入眼簾的是整一條街的屍體。

密密麻麻。

所有人的死相都是一個樣。

全都因為遭受‘瘟疫’的折磨,臉上充滿痛苦的神色。

同時,體內水分快速蒸發。

最後,變成一具乾癟癟的枯屍。

風!

呼呼的吹著!

眾人不禁裹住了衣服,感覺後背有些發冷。

場上,除了楚香香外,蘇辰與徐老,都是那種經曆過血腥撕殺的武者。

可以說死在他們手中的人,比起這條長街上的屍體還要多個十倍,數十倍,可那些都是敵人。

敵人之死。

彷彿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眼前這些人,都是普通百姓!

他們的死亡,讓人感到惋惜、悲傷、無奈。

這一刻,大家心底深處,某根柔軟的弦,似乎都被輕輕撥動了一下。

“太可憐了!”

楚香香眼中泛起淚花,輕聲一歎。

十裡長街,屍橫遍地。

誰能想到人生數十載,最終落個如此淒涼的下場。

親人話彆離成了奢望。

屍埋不知是何方,黃泉路上漫漫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