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9章

一起回到酒樓

“難道,這位白會長是真的要去感謝蘇辰的?”

烈明鏡眉宇間,露出濃濃的疑惑。

接下來,他開始試著跟白會長聊人生聊夢想聊好多東西。

可惜,幾次想要套話,全都被擋回來了。

反而是自己,險些就要說漏嘴。

“這‘糟老頭子’好厲害,居然還想反套路我!”

烈明鏡心底倒吸一口冷氣。

可他並不知道,白會長心底其實也是一片凝重。

隻不過冇有表現出來罷了。

“那位蘇公子身邊的人,果然都不是易與之輩。”

白會長目光微凝,心底暗道。

大概走了小半個時辰。

霸王酒樓的頂層建築,出現在視野之中。

“烈府主,為什麼他們會叫你‘府主’啊?這個‘府主’有什麼特殊的說法嗎?”

白會長神色一動,突然問道。

“這個……”

烈明鏡稍微猶豫了一下,臉不紅心不跳,道。

“其實,這是我的一個小名,年幼之時,跟小夥伴在家裡玩躲迷藏,我找不到他們,便直接高呼:

我是府主,爾等都要聽我命令,乖乖從府邸內跑出來!”

說到這裡。

烈明鏡臉上還故意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還是小時候好啊,天真、無邪、童趣,可惜那是再也回不去的美好時光。”

烈明鏡拉長了一聲,歎聲道。

“的確,過去的時光,回憶起來,總是讓人感慨其美好與珍貴。”

白會長似乎有所共鳴,點頭道。

二人,聊著聊著,便是走到了霸王酒樓。

剛一入門。

吳大海立刻迎了上來。

“烈府主,您回來了。”

吳大海也不知道稱呼烈明鏡為什麼,當大家都叫他烈府主的時候,他也就跟著叫了。

這讓烈明鏡很憂傷!

自己不當‘府主’已經多年。

為何還要喊自己‘府主’,為此,還得編造各種藉口來解釋。

累!

好累!

烈明鏡心底一陣哀嚎。

剛纔,為了不讓白會長懷疑,他連所謂的‘小名’都搬出來了。

甚至還故意扯一點人生感慨。

這才讓成功矇混過去。

要是那位白會長打破沙鍋問到底,自個準得露餡!

“嗯回來了!”

烈明鏡很快就壓下心底的念頭,打招呼道。

“這一位是……”

他剛要把白會長介紹給吳大海的時候,這倆人,已經互相問候起來了。

“白會長,冇想到您今日居然會光臨小店,真是蓬蓽生輝!”

吳大海臉上的笑容扭成一團,更一朵‘老菊花’似。

那握住白會長的手,一直不肯放開,搖個不停。

激動!

簡直太激動了!

大名鼎鼎的藥師工會‘白會長’,居然親自到他這小店來了,能不開心嗎?

“吳掌櫃,您這話就見外了,能夠來您這裡,那也是我的榮幸啊!”

白會長臉上露出如沐春風般的笑容,道。

“來來來,白會長,這裡麵請,今日,您是……”

吳大海鞍前馬後的把人往裡麵招呼,同時,也冇忘記詢問人家到此的緣由。

畢竟,如今瘟疫橫行,總不可能是出來吃飯的吧!

“我是來……”

白會長正說著時,二樓走下來一箇中年人。

當他看清楚白會長的麵孔時,臉色一陣複雜,甚至,都要掉頭往樓上走。

“怎麼,你那麼不待見我啊?”

白會長板著臉,道。

“額……”

中年人渾身一僵,不由地轉過身,硬著頭皮走了下來。

“嗯?白老闆?”

烈明鏡倒是一臉意外。

顯然是冇想到這位白會長,居然跟白老闆認識。

倒是一旁的吳大海,臉色如常,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幕。

“二……二叔!”

白老闆有些不情願,喊道。

“嗯,還在怪我當初冇把你列為藥師工會的采購商?”

白會長眉頭一挑,道。

“冇有,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

白老闆雖然話是這麼說,可心底還是有幾分怨氣。

當初,他的事業剛起步,發展很不順暢,處處受到排擠,而自己家的二叔又成了藥師工會的會長。

本以為,這位會長大人,不說給自己開後門,可是稍微照顧一下自己總可以吧?

可誰知,自家的二叔不僅冇有幫忙,反而是明令禁止,工會裡麵的藥師跟自己有所往來。

這對自己的事業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打擊。

好在,這些年,自己冇有依靠藥師工會的任何一點幫襯,還是熬了過來。

“冇有記恨你二叔就好。”

白會長也知道自己這侄子心中還有怨氣,不夠,並冇有點破。

“冇想到,白老闆與白會長居然是一家人,來來來,今天家人團聚是一個好日子,咱們必須喝一杯!”

烈明鏡朝著吳大海使了一個眼色。

“冇錯,今天是家人團聚的大喜日子,必須好好喝一杯,我現在就來安排。”

吳大海一臉熱情,把人往天字一號房裡帶。

然後,就要開始去準備大餐。

不過這時候卻被白會長給拉住了。

“吳掌櫃,您就彆忙活了,我今天來,除了看一下我侄兒,還有一些要緊的事情,跟蘇公子商量。”

白會長說完後,目光一轉,看向烈明鏡。

“烈府主,還得勞煩你幫我通報一聲。”

聞言,烈明鏡愣了一下,很快臉色就恢複如常。

“冇問題,我這就去給你通報,不過,這商量事情,也可以到飯桌上去啊!”

烈明鏡說完後,不等白會長拒絕,便轉身直奔頂樓而去。

蘇辰的房間,單獨安排在最頂層。

安靜,且冇有人打擾。

最適合做研究。

“白會長,白老闆,這邊請!”

吳大海把人帶到‘天字一號’客房,安排好了茶水糕點之後,真的去後廚忙活起來了。

一號客房。

隻有白會長與白老闆二人。

氣氛,有些沉悶。

“三大藥草世家被滅的事情,聽說了嗎?”

白會長率先出聲,道。

“嗯,這個事情,你知道是誰乾的?”

白老闆目光一凝。

“你知道王城目前的四大勢力嗎?”

白會長冇有直接回答自己侄兒的問題,反而是問起了城內的勢力。

“四大勢力?”

白老闆臉色一愣。

“怎麼會有四大勢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