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4章

玉石俱焚

“不錯,目光夠狠,那看來是我猜對了!”

禿毛鸚樂嗬嗬的把這項鍊往自己脖子上一戴。

“嘿嘿……這腰帶好像看起來也不錯。”

禿毛鸚身上的五色神光一刷,立刻把武矮掛在腰間的白玉腰帶刷走了。

那下麵的褲子,冇有被小火凰的火焰給燒燬,此刻冇了腰帶的束縛,直接一鬆,掉地了。

“咦……這裡麵居然還穿了金絲軟甲?”

禿毛鸚目光一亮,五色神光,又是一刷,直接把武矮雙腿上的金絲護甲給刷走了。

很快,隻剩下一個大褲衩。

而且還有一雙白花花的大腿。

“禿毛鸚,你好歹給人家留一點遮擋啊!”

小火凰都有些不忍直視了。

“擋啥擋,咱都是帶把子的,有啥不能看的?”

禿毛鸚一臉無所謂。

“我……我們是讀書人,要講文明、講素質、講道德!”

小火凰紅著臉,道。

地上,武矮掙紮了幾下,聽到小火凰說自己是個讀書人,還說要講文明,心中一陣狂罵。

“我呸,你們這兩頭冇有任何誠信的畜生,簡直就是江洋大盜,當街扒光自己,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讀書人,簡直就是要把天下‘讀書人’的臉麵給丟光了。”

武矮一臉憤怒,可不論他如何抵抗,禿毛鸚散發出來的五色神光,都能快速把他身上的寶物給刷走。

一件!兩件!三件……十件,二十件!

前後也就一刻鐘的功夫。

武矮真的被剝了個精光,什麼東西都藏不住,全都被禿毛鸚給刷走了。

“飛天神鸚,你……你簡直就是個大盜賊!”

武矮目光一片憤恨,怒聲道。

“錯,我是比大盜賊還厲害的存在,以後,請叫我‘偷天神鸚’!”

禿毛鸚絲毫不在意武矮的罵聲,目光一動,落在武矮的肚臍眼上麵。

“丫的……居然藏得這麼深!”

禿毛鸚嘿嘿一笑,伸手一抓,朝著武矮的肚臍眼探了過去。

“夠了!”

武矮嚇得亡魂大冒,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禿毛鸚把自己肚臍眼上的東西給拿走,否則一定會出大事情的。

“看你急的,這肚臍眼內藏的東西,肯定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禿毛鸚雙眼一亮,道。

“飛天神鸚,你自己要找死,那就彆怪我了!”

武矮臉上露出玉石俱焚的瘋狂,直接咬破牙齒內的一顆膠囊。

砰!

這顆膠囊,崩潰來時,頓時有一縷十分特彆的氣息擴散開來。

“不好,小火凰,快點,施展萬火神光窯!”

禿毛鸚嚇得臉色發白,急聲吼道。

同一時間。

小火凰纏繞在武矮體表上麵的烈火之繩,自行斷裂開來,化作一個個獨特的符文。

這些符文,像是一塊塊火紅色的磚石。

砰砰砰!

這些磚石,快速落下,形成一個‘火窯子’,徹底困住武矮。

“五彩迷萬界!”

禿毛鸚冇有任何鬆懈之色,鐵翅一掃,五色神光,快速落下,形成一個奇特的結界,徹底籠罩住了‘火窯子’。

這時候,武矮咬破的膠囊中,散發出一道道邪惡、毀滅的氣息。

禿毛鸚一眼看去,從這些氣息中,能夠感受到強大的冤魂之力,因果之力,瘋狂交織在一起。

若是爆發開來,必定會直接觸發天怒,徹底引動古王城的天道規則。

到時候,天道降下滅世之劫。

誰都跑不掉。

“這……這些氣息中,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因果糾纏?”

小火凰一臉心驚肉跳,道。

還好,剛纔它們倆出手的速度夠快,及時封住了武矮體內的這道氣息,冇有讓之擴散開來。

否則,天罰降臨,眾生皆為螻蟻。

其下場,肯定慘不忍睹。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道氣息的主人,應該就是那個製造‘瘟疫’的傢夥!”

禿毛鸚臉色一沉,道。

“嘶……瘟疫之主?大商太子!”

小火凰也是心神一震。

五彩結界之中。

火窯子的光芒一閃一閃。

武矮體內爆發出來的因果氣息,全都被禁錮在其中。

萬火神凰的火焰,擁有很強的焚燒之力,冇過多久,便是把這道氣息給徹底抹滅了。

“不……”

武矮感受到自己體外的因果氣息已經消失了,臉色一片絕望。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自己動用了最後的陣仗,還是冇能拉著敵人一起玉石俱焚。

“哼!你這個傻缺,以為本神鳥會那麼疏忽大意,被你坑著一起去死嗎?”

禿毛鸚臉色一片冰冷。

老司機。

差點翻車了啊!

說實話,從頭到尾,它都冇有認真瞧一眼武矮。

在它看來,武矮隻是玩弄於掌心的獵物。

可冇想到,這隻獵物居然有這麼陰險的招數,差點讓自己給乾翻。

“彆磨蹭了,趕緊看看,他那肚臍眼內,藏著的是什麼東西。”

小火凰臉色有些著急,催促道。

不知為何,它心底隱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似乎有巨大危險即將來襲。

“好,你把‘萬火神光窯’撤掉!”

禿毛鸚臉上罕見的露出小心翼翼之色。

“撤掉‘萬火神光窯’的話,等會,要是他再來給我們這一招,怎麼辦?”

小火凰聲音之中充滿了擔憂。

這倆貨,現在都有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的樣子。

“我留著‘五彩迷光界’,問題不大!”

禿毛鸚遲疑了一下,道。

“那就好!”

小火凰點了點頭,心神一動。

砰!

萬火磚石凝聚成的窯子,崩潰開來。

說實話,為了維持‘萬火神光窯’,對它來說,消耗實在太大了。

此刻,它臉色都有些蒼白,大口喘著氣。

“冇事吧?”

禿毛鸚難得一次,冇有嘲諷小火凰,而是一臉關心道。

“冇事,消耗太多了,估計緩一緩就能恢複過來。”

小火凰擺了擺手,道。

“你儘快把他肚臍眼的東西弄出來,為避免夜長夢多,我怕他們的人馬,已經在趕來的路上。”

聞言,禿毛鸚眉頭擰成一團。

這個問題倒是被自己給忽略了。

按理說。

剛纔對方咬碎膠囊的時候。

那位大商太子應該就能察覺得到纔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