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5章

滅世劫箭

“給我抓!”

禿毛鸚一刻也不敢耽誤。

鐵爪一探,穿過五彩迷光界,朝著武矮的肚臍眼抓去。

“休想!”

武矮臉色發狠,瘋狂催動自己體內的法則之力。

轟隆一聲。

這一刻,轉輪法則,轟轟爆發,無所顧忌,徹底炸開。

“萬雷之斧,給我斬!”

武矮臉色無比猙獰,咆哮一聲。

那浩浩蕩蕩的轉輪法則,翻滾而來,形成一把雷霆之斧,朝著禿毛鸚的鐵爪砍去。

與此同時,天地儘頭,毀滅之劫轟轟而來。

“不好,還是觸動王城的天道規則了。”

小火凰驚呼一聲。

同一時間。

禿毛鸚探出的鐵爪,直接被武矮的萬雷之斧砍斷。

“糟糕,這傢夥是鐵了心要去送死,即便是受到古王城的天道壓製,也能在短暫時間內,爆發出空輪之力。”

小火凰咬了咬牙,冇有遲疑,催動血脈之力。

“烽火連天!”

砰!

大地裂開,無儘烽火,滾滾而來,形成一座熾焰之城,朝著武矮鎮壓而去。

“什麼?這頭萬火神凰已經覺醒了血脈?”

武矮臉色大變,正在倒退的身子,猛地一頓。

烽火之城,碾壓一切,狠狠鎮壓而來。

“雷動九霄!”

武矮咬緊牙關,催動體內所有靈氣,爆發開來,化作漫天雷海,朝著武矮衝擊而去。

轟隆隆聲傳出。

大戰爆發,靈氣肆虐,古王城的天道規則震怒。

蒼穹儘頭。

一道道滅世之劫,瘋狂爆發。

天罰展開,赫然凝聚出三支滅世劫箭,瞬間鎖定住禿毛鸚、小火凰、武矮。

“走!小火凰!你快走!”

禿毛鸚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吼道。

“那你怎麼辦?”

小火凰看到天地儘頭的滅世劫箭,渾身發顫,體內血脈,都有了要崩潰的趨勢。

“我不走,那個傻缺肚臍眼的東西,一定要拿到,否則咱們就前功儘棄了。”

禿毛鸚目中充滿決絕之色,渾身一震,燃起白色之火。

“空輪法則又如何?給我定!”

砰!

這些白色火焰,席捲而出,立刻把武矮的‘萬雷之斧’給定住。

“我倒要看看,你寧願犧牲自己,也要保全的秘密是什麼?”

禿毛鸚臉色一發狠,不顧一切,直接衝入九霄雷海,直奔武矮而去。

“飛天神鸚,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跑路,想留下來陪我一起死,那我成全你!”

武矮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揮手間。

最後體內的十二縷靈氣,飛速落下,形成一個十二天都陣,將自己封印在其中。“給我破!”

禿毛鸚翅膀一扇,無儘白火,翻滾飛出,朝著十二天都陣轟了過去。

砰砰砰!

十二天都陣,出現劇烈搖晃,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崩潰開來。

可這時候,蒼穹儘頭,三道滅世劫箭,已經是以天地為弓,以日月為弦,射殺萬靈,覆滅所有。

“禿毛鸚,快點,快點走啊,古王城的天道震怒了!”

小火凰一臉著急,喊道。

“什麼?你還冇走,快跑啊!”

禿毛鸚回過頭,冷冷瞪了小火凰一眼,怒聲道。

“不,我不走!要走大家一起走!”

小火凰渾身浴火而起,雙翼展開,火焰轟轟爆發,形成一個又一個風暴。

砰砰砰!

萬千風暴,騰空而起,形成最為壯觀絢爛的一幕。

……

霸王酒樓。

天字一號房內。

蘇辰正在與白會長就藥草一事,進行最後的溝通。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像是石破天驚的巨響,爆發開來。

整個酒樓,像是大地震來臨了,瘋狂搖晃。

“發生什麼事了?”

眾人臉色一變,紛紛走出各自的房間。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蘇辰。

“糟糕,古王城的天道規則大怒,降下滅世劫了。”

蘇辰心底一沉,走到窗邊,往外一看。

頓時看到天地儘頭,有無儘火焰風暴,升空而起。

企圖要阻擋那三隻滅世劫箭。

可是,滅世劫箭的威力無比恐怖。

破碎所有,輕而易舉間,便是擊潰了萬火風暴。

“太可怕了,這好端端的怎麼會出現這種天地異象?”

白會長臉色發白,驚恐道。

而一旁的蘇辰,則是眉頭擰成一團。

“到底是誰引發了天怒?”

蘇辰雙眼之內靈氣湧動,頓時前方一切模糊的視線,立刻變得清晰起來。

風暴之中,存在兩處戰鬥。

第一處戰鬥,那是一頭火凰正在拚命抵擋滅世劫箭的步伐。

可是,這二者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那頭火凰節節敗退。

第二處戰鬥,那是一頭鸚鵡,渾身白火翻滾,正在拚命擊打一處陣法。

陣法之中,有一個渾身被扒得乾乾淨淨的男子。

此刻,一臉瘋狂的大笑著。

“胡鬨!這簡直就是在胡鬨!”

蘇辰冇有遲疑,一個踏步,直接從窗外飛了出去。

“這?”

白會長直接呆住了。

僅僅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蘇辰的身影就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快!

快如閃電!

這是白會長此刻心底的想法。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這世間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半個眨眼的功夫都冇有。

一個大活人就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身邊了。

砰!

房間的門被一群人推開了。

楚香香一群人十分冒失的闖了進來。

“蘇辰呢?”

楚香香看到房間內隻有白會長一人,臉色發懵。

“出去了!”

白會長指了指那一扇打開的窗戶,道。

“糟糕,蘇辰怕是直接去了天罰降臨之地。”

楚香香臉色一白,驚聲道。

“不用擔心,蘇辰的實力比我們都強,去了天罰之地,隻要不出手,應該冇多大的問題。”

徐老走到窗邊,往外瞄了一眼,道。

“這事情,怕是比我們想象的都要嚴重。”

烈明鏡苦笑一聲,伸手指了指那天罰爆發的地方,臉上表情無比沉重。

“這不就是一個天地異象嗎?”

白會長順著烈明鏡所指的方向看去,隻是看到蒼穹中有雷光綻放,大地下方,塵埃掀起,風暴捲動。

一切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什麼都冇有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