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7章

黑衣女子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水無敵一臉幽怨,可卻不敢反駁,畢竟,在他的手背上,又多了一個印記。

這印記,赫然是一團萬惡之火。

隻要刀春秋一個念頭,便可以直接奪走自己的性命。

古王城。

城西一家老中醫。

此刻,在這店鋪裡麵,隻有一個黑衣女子。

正緩緩收回自己的右手。

如果要是不回來的話,順著她右手所摁的方向看去,那赫然正是天道之眼凝聚的方向。

“蘇辰,當初你幫了我一次,將我從血殺堂的人手中救出,這次我幫你震退天道之眼。”

黑衣女子輕喃一聲。

收回右手時,掌心之內,有一大塊肌膚,全都被燒焦了。

雖然她有特殊的力量,能夠控製古王城的天道,可是強行震退天道之眼,對她來說,損傷也是非常的大。

“姐姐,你……你受傷了?”

這時候,店鋪後院走出來一個空靈少女,看到黑衣女子手上的傷勢,臉上立刻露出著急之色。

“冇事,這隻是一點小傷,等過一段時間,我徹底與天道合體,這些傷勢就會痊癒。”

黑衣女子為了不想讓自己的妹妹擔心,故意裝作無所謂道。

“真冇事?”

空靈少女臉上充滿了關切之色。

“冇事,一點皮肉傷罷了。”

黑衣女子搖了搖頭,目光一閃,道。

“對了,你在太玄宗過得怎麼樣?今後有什麼打算嗎?”

聞言,空靈少女目中露出遲疑之色。

“太玄宗,對我很好,幾乎在傾儘全力培養我,如果……”

少女說到這裡,臉色有些為難。

“冇事,無論你做什麼決定,姐姐都會支援你的,如今大秦是屬於盛世之期,留在太玄宗,對你來說,倒也會安全得多。”

黑衣女子沉默片刻,道。

“姐,你真好!”

少女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當然了,我要是不對你好,誰會對你好啊!”

黑衣女子一臉的寵溺,輕輕颳了一下少女的鼻梁。

“對啊,自從我成了太玄宗的聖女,整天一堆獻殷勤的人,圍著我轉,煩死了。”

少女一臉俏皮,吐了吐舌頭。

這一副姿態,簡直與往日的她大相徑庭。

平常在外人麵前,她總是冷冰冰的,也隻有在自己親人身邊,纔會露出最真實的樣子。

“咯咯……那是我家小妹長得太清新脫俗了,聽說你們宗門的人,弄出好多幅《太玄聖女劍舞圖》,已經流傳開來。”

黑衣女子掩嘴輕笑,道。

“哎……這事彆提了,《太玄聖女劍舞圖》這事,把我搞得暈頭轉向,好在,我已經把大部分劍舞圖都給銷燬了,隻剩下一幅圖流傳在外,如果有機會遇到,一定要給收回來。”

少女握緊了小拳頭,堅定道。

“說不定,那幅圖就在你未來的如意郎君身上呢!”

黑衣女子一臉打趣,道。

“姐,我還冇說你呢,居然敢開我玩笑,上次你說你差點被血殺堂的人給殺死,後來是一個素未謀麵的男子救了你,那人是誰啊?”

少女一臉不懷好意道。

“那個人啊……”

黑衣女子腦海內,不由地浮現出一道年輕、自信、強大的身影。

“對啊,給我說說那個人的事唄?”

少女目光發亮,追問道。

“彆問,問就是我也不知道那人的事情!”

黑衣女子突然臉色一板,哼道。

“啊……彆這樣呀……”

“先祖的絕學,修煉到哪一個地步了?”

黑衣女子目光頓時變得嚴厲起來,道。

“我這突然有了感悟,馬上就去修煉。”

少女想都冇想,找了個藉口,直接溜走。

“要加快速度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已經有人要對古王城的天道規則發起衝擊了。”

黑衣女子秀美的容顏間,閃過一抹前所未有的淩厲之色。

本來,按照斷刃刀帝的佈置。

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纔會讓傳承顯現。

可這段日子,瘟疫的爆發,大量百姓死亡,導致古王城的天道之力,在飛速下降,已經冇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去維持王城世界的運轉。

“如果推算冇有出錯的話,大概大半個月後,便是刀帝傳承出現的時間。”

黑衣女子俏容間,閃過一抹急迫之色。

傳承出現之時。

必定是古王城徹底大亂之日。

所以,她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即便不能拿下自己想要的東西,也要保全自己妹妹的安危。

……

古王城上空。

天道之眼,出現得快,消失得更快。

很多人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消失了?天道之眼居然放棄了對蘇辰的追擊,這其中莫非有什麼蹊蹺?”

風笑笑的身影,出現在第九大道之中,抬頭看著碧空如洗的藍天,一陣失神。

半晌之後,她纔回過神來,一陣搖頭。

“算了,關於天道之眼的事情,過多猜測也冇用,既然蘇辰冇事了,那麼,寧風魂就該倒黴了。”

風笑笑臉上冇有絲毫擔心之色,反而是一臉戲謔。

不論是寧風魂,還是蘇辰,對她來說,都是勁敵!

誰死誰活,與自己何乾?

若是能夠拚個兩敗俱傷,那她就是最大贏家!

哢!

風笑笑一個轉身,走入第九大道的劉家店鋪。

“嘿嘿……蘇辰這傢夥,肯定不會想到,我已經把三大世家的財物,轉移到了這邊。”

風笑笑看著麵前被她擺放得整整齊齊的金銀珠寶,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之處。

第九大道,與古龍藥街隻有一牆之隔,可以說,這是距離蘇辰大本營最近的地方。

風笑笑故意劍走偏鋒,把三大世家的財物都運到這裡。

而且,劉熊野鋃鐺入獄,被判死刑,他的這家店鋪,頓時成了風水最差的地方,再冇有半個商家敢來這裡繼續開店。

所以,一時間倒也空置下來。

風笑笑連跟城主府打聲招呼都冇有,直接入住。

反正,現在‘瘟疫橫行’,大街小巷,空無人煙,也冇誰會留意到這邊的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