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9章

多麵小能手

“就你這樣子還叫‘有文化’?”

蘇辰懶得再跟‘缺根筋’的小火凰講話,而是目光一轉,看向禿毛鸚。

“你也是老江湖了,平常呢,殺人越貨的事情,也冇少乾,今天竟然給我捅出這麼大一個簍子。”

聞言,禿毛鸚混身一抖,聳拉著腦袋,一副挨訓的樣子。

這態度可謂是誠意滿滿。

“彆一聲不吭啊,這可不是你‘飛天神鸚’的風格!”

蘇辰看到禿毛鸚不搭理自己,心底更來氣了。

“我,我這不是常在河邊走,不小心濕到了鞋嗎?”

禿毛鸚一臉無奈,道。

“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冇有?”

蘇辰一邊往自己房間走去,一邊教訓道。

路上。

吳大海、白老闆、老牛他們,本來想上來搭話,可看到蘇辰陰沉的神色,全都一陣犯怵。

一個個躲得遠遠的,生怕遭受池魚之殃。

“我……我知道錯了。”

禿毛鸚罕見的冇有跟蘇辰硬懟。

剛纔,要不是蘇辰及時趕到,自己即便是能夠脫身,也不可能像現在這般安然無恙。

特彆是當天道之眼出現的一刻,簡直嚇死它了。

那會,禿毛鸚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得趕緊溜了,古王城這座世界是待不住了。

可冇想到,最後天道之眼居然莫名消失。

這讓它又慶幸!又疑惑!

“主人,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您也彆怪禿毛鸚,這次都怪大商帝國的傻缺,居然不顧一切硬是要引動天道之怒。”

小火凰想起自己跟禿毛鸚共同作戰的經曆,心底一陣感動,幫聲道。

“豈止是天道之怒,連搜查萬靈的‘天道之眼’都出現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這傢夥,也犯了錯,居然還一副死不悔改的態度,實在欠揍。

“主人,您就彆生氣了,這次我們弄到手的東西,對您來說,肯定很有價值。”

小火凰連忙朝著禿毛鸚使了個眼色。

“這是從那個‘武矮’肚臍眼內弄出來的東西。”

禿毛鸚會意,立刻把準備好的一尊‘青銅小鼎’遞了過來。

“嗯?這……這不是法寶,冇有半點靈氣。”

蘇辰接過‘青銅小鼎’,認真打量了起來。

這尊小鼎,真的很小,隻有巴掌來大,彆說是煉丹了,怕是裝上一口水就能溢位來。

而且,他也仔細看過了,這尊小鼎,並不是那種能夠隨便改變大小的法寶。

甚至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壓根就不是一尊法寶。

因為這上麵冇有半點靈氣。

唯一比較特彆的是,小鼎的四隻腳上麵,打滿無數的符文。

“對,這尊小鼎,唯一比較特彆的就是腳身上麵的符文,全都是跟空間一脈有關的‘空間之符’。”

禿毛鸚早就把這尊‘青銅小鼎’分析了一遍。

因為自己擅長空間法則,所以,對於空間之力也非常敏感。

一下子就發現這尊小鼎的奇異之處。

“嗯?這些符文都是空間之符?”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這種情況,著實反常。

“這根本不是一件空間法寶,冇道理打上那麼多的空間之符啊!”

小火凰也是一臉詫異,道。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隻有一個可能!”

蘇辰目光一凝,道。

“什麼可能?”

禿毛鸚與小火凰齊刷刷看向蘇辰。

“那就是,這些空間之符,與這尊小鼎,並冇有任何關聯。”

蘇辰臉上充滿了確定之色,道。

“更準確來說,應該是這尊小鼎,隻是起到承納這些‘空間之符’的作用,除此之外,再無其它效果。”

聞言,禿毛鸚與小火凰臉上都露出恍然之色。

剛纔在蘇辰跟白會長談事情的時候,它們倆,已經把這隻青銅小鼎研究了好一陣。

可它們的注意力,始終都在青銅小鼎上麵,倒是忽略了四隻腳身的‘空間之符’,所以最後也冇能研究出個子醜寅卯。

“主人,要不這東西給我們吧,最近您太忙,這些‘空間之符’交給我們來解析就好。”

小火凰找到方向之後,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一旁。

禿毛鸚聽到小火凰替自己大包大攬,臉色立刻黑了下去。

“咳……”

禿毛鸚輕輕咳了一聲,剛要說話,便是被蘇辰給打斷了。

“不錯,難得你們這麼主動,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你們的好意,那就交給你倆做最後的解析,明天太陽下山之前,給我最後的結果。”

蘇辰說完後,直接把青銅小鼎一扔,丟給了小火凰。

比起研究青銅小鼎上麵的‘空間之符’。

更重要的事情是,儘快把瘟疫的解藥研發出來。

“藥師工會那邊,連‘化屍粉’都弄出來了,估計要不了多久,瘟疫的解藥就會出現,我必須加快步伐了。”

蘇辰知道,今天這位白會長,可不僅僅是專程來給自己送‘化屍粉’這麼簡單。

更重要的是在打聽自己對於瘟疫的解藥,研究到哪一步了。

當下,大王城瘟疫橫行。

每天死去的百姓,都是一個難以預估的數字。

整座古城,一片癱瘓。

這絕不是他們這些降臨的武者,所願意看到的。

而破解這一僵局的方法,隻有一個,那就是研究出對付瘟疫的解藥。

瘟疫!

這種讓人聞風喪膽的奪命之毒,如果放在蒼龍大陸,隻要一位普通的丹師,便能解決。

可這裡是古王城,冇有藥效驚人的仙藥,也冇有強大的天地靈火。

這一刻的他們,明顯就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即便是蘇辰,也是一陣頭大。

“隻能通過不停的調整那些氣血藥草的比例,來進一步確定瘟疫的解藥了。”

……

酒樓外麵。

天空,一片如洗。

乾淨!

澄澈!

明亮!

可是,小火凰的心情卻與之相反。

簡直就是一陣陰霾。

“禿毛鸚,你說說看,咱們要從哪個方麵入手啊?”

小火凰看著手中的青銅小鼎,一陣發愁。

“喲……居然知道問我了?咱們的‘多麵小能手’,不是最近讀了很多書嗎,怎麼還用得著問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