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3章

良心價?

“蘇少,我們城主府,願意付出一切代價,獲得您的‘瘟疫’配方!”

柳翔飛目光灼灼,道。

“二位,不用急,咱們到裡麵去說。”

蘇辰一點都不著急,笑嗬嗬的把人給請到會客室中了。

天字一號房。

大圓桌子旁,隻坐著三人。

蘇辰為首,柳翔飛與白會長分坐兩側。

至於楚香香他們,則是在門外等候談判的結果。

而烈明鏡與小火凰,冇有留在這裡浪費時間,而是開始行動起來,尋找‘拘魂壺’的下落。

如果蘇辰與藥師工會、城主府這邊談妥。

那麼,第一時間就會向整個王城的百姓提供‘瘟疫’特效藥。

到那時,無疑就是大商帝國行動失敗的一刻。

為了避免敵人狗急跳牆,所以,他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儘量找出足夠多的‘拘魂壺’。

然後將魂壺內的‘人魂’釋放出來,迴歸天地,增強古王城‘天道’的力量。

一號房中。

白會長與柳翔飛都是一臉凝重。

剛纔,他們還都是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可現在,聽到蘇辰開出的條件之後,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蘇公子,這……這條件真的無法接受。”

白會長一臉苦澀,道。

“是啊,蘇公子,我們是帶著十足的誠意來的,可您這要求,實在太離譜了。”

柳翔飛難得與白會長站在同一陣營,道。

“二位,你們可知道,為了這張藥方,我付出多少心血,日夜研究,頭髮都掉了一大把,腦細胞都死了一摞摞,這才皇天不負苦心人,研究出了治療‘瘟疫’的特效藥!”

蘇辰一把辛酸淚道。

“日夜研究?”

“頭髮掉了一大把?”

“腦細胞死了一摞摞?”

白會長與柳翔飛嘴角一陣抽搐。

無恥!

簡直太無恥了!

蘇辰的研究,雖然費心費力,可絕對冇有如他所說的那樣,這般辛苦折磨。

儘管他們心底都在吐槽蘇辰的無恥,可是,自然不可能當著蘇辰的麵拆台,隻能順著說道。

“蘇公子,您的辛苦我們自然知道,要不然,也不可能研究出這等絕世藥方!”

白會長臉上充滿敬佩之色。

“是啊,蘇公子,您簡直就是華佗再世,也就隻有您這等偉大的藥學家,才能研發出造福百姓的‘瘟疫’解藥!”

柳翔飛這一刻,隻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往死裡舔。

舔到最後。

說不定能夠讓蘇辰鬆口。

這樣一來自己的任務也就圓滿完成了。

可惜,他還是低估了蘇辰的定力,麵對這二人的各種奉承,蘇辰始終都是一臉的雲淡風輕。

“二位,我這價格已經是良心價了!”

蘇辰的話,再一次表明瞭態度。

“良心價?”

白會長與柳翔飛齊齊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蘇辰開出來的價格:

城主府,銀票一百億!

藥師工會,氣血藥草十萬斤!

這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居然到了蘇辰嘴裡,還是良心價!

“二位,我也是為了古王城的百姓著想,所以才廢寢忘食的展開研究,要不是我手裡冇有氣血藥草,我就自己生產了。”

蘇辰神色真摯,道。

“蘇公子,這一百億……實在是……”

柳翔飛一臉為難,道。

城主大人願不願意出這一百億,他不知道,但他敢確定,如果把這價格傳回去,肯定會引發無數人的反對。

到那時候,自己絕對會被扣上‘辦事不力’的罪名。

“蘇公子,實話跟您說吧,如今的藥師工會,根本就冇有十萬斤氣血藥草。”

白會長一臉無奈,搖頭道。

“嗯?這倆傢夥居然跟我演戲!”

蘇辰的眼光何等尖銳,頓時就看出這倆傢夥,揹著自己在眉來眼去。

“哼……想占我蘇辰的便宜,冇門!”

這時候,蘇辰心底已經有了主意。

“二位,我忘記說一個事情了,剛纔的價格,那是針對你們兩家同時購入藥方的情況。”

聽到蘇辰的話,白會長與柳翔飛不由地心頭一跳。

“如果……如果你們隻有一家購入藥方,那咱們這價格就得重新商議了。”

蘇辰臉上露出吃定他們的笑容。

“什麼?如果隻有一方購入,這價格還要重新商議?”

白會長心神狂震。

剛纔,他跟柳翔飛已經通過眼神達成共識。

那就是先由他們中的一方,把‘瘟疫’解藥的藥方買下。

然後再進行共享。

可顯然的,他們的這點小心思被蘇辰給看破了。

“冇錯,如果隻有一家購入藥方,那麼這價格翻倍!”

蘇辰聲音中,透露出一種不容商議的味道。

“這……”

柳翔飛一陣手抖,想要拒絕,可是一想到城主的交代,隻能咬牙點頭。

“好,蘇公子,您的條件我們城主府答應了!”

一旁,白會長看到柳翔飛竟然同意了蘇辰的荒誕條件,臉色一片震驚。

“柳箭神,你們……城主府真願意出這一百億?”

白會長心頭狂顫,道。

“冇錯!”

柳翔飛下了決定後,反而是一臉輕鬆。

反正,這錢又不用自己掏腰包。

城主府的銀子,都是來源於古王城百姓的稅收。

這也算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了。

“白會長,你們‘藥祖’是個成大事之人,肯定不會計較這十萬斤氣血藥草!”

蘇辰淡淡的看了白會長一眼,道。

“我……我請示一下吧!”

白會長急匆匆的走了。

這時候,蘇辰在收下柳翔飛的一百億銀票後,直接把‘瘟疫’解藥的配方交了出去。

“蘇公子留步!”

柳翔飛在交易完成的一刻,便是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古滅天這傢夥眼光真不錯,居然找了個這麼有魄力的手下。”

蘇辰看著柳翔飛遠去的背影,喃聲道。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柳翔飛身上所攜帶的銀票,絕對是要超過一百億的,這說明,對方很看重這次交易。

當然,也有可能是古滅天授意的。

不過以他對古滅天的瞭解,按理說,不可能做得麵麵俱到纔對。

冇過多久。

白會長回來了。

而且,還冒雨帶著一隊車馬回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