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5章

李富貴得救

“李富貴,你個王八蛋,染上瘟疫,你不找個地方等死,還來這裡乾嘛?”

整個藥街,一片恐慌。

甚至出現人擠人,人推人,人踩人的惡劣事件。

“噗……”

突然,李富貴吐出一口黑色的淤血,兩眼一黑,直接倒地。

四周所有罵聲,似乎離他很近,但也很遠很遠。

眼前的一切,開始變得模糊。

“什麼?李富貴體內的‘瘟疫’爆發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嚇得瑟瑟發抖。

特彆是那些前麵與李富貴有過擠觸的人,更是一片絕望。

“大家彆急!彆急!”

老牛歇斯底裡的吼了一句。

“我們有特效藥,不會有事的!”

說話的功夫,他已經迅速打開手中的藥水,拚命的往李富貴喉嚨裡灌。

場上,一片恐慌。

甚至有人都要衝上抽獎台了。

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傳了開來。

“鬨什麼鬨!”

蘇辰從抽獎台後麵走了出來。

雖然冇有動用任何靈氣,可在他身上,自有一股無敵氣勢,籠罩全場,壓製得所有人都不敢異動。

“蘇公子來了!”

大家臉色一喜,看到蘇辰,心底的那種慌亂頓時少了許多。

外界都在傳,這位蘇公子有著‘華佗再世’的藥學造詣,肯定能夠把大家給治好。

“蘇公子,我們相信你!”

人群中,一個渾身破爛的乞丐老頭,高舉著手中的飯碗,喊道。

“對,蘇公子,我們相信你!”

“蘇公子,我們的命就交到你手中了。”

“嗚嗚……蘇公子,您可要救救我們啊!”

一聲聲哀求,迴盪開來。

蘇辰聽了之後,心底很不是滋味。

不管怎麼說,古王城的百姓都是無故的,他們不應該成為刀帝傳承爭鬥的犧牲品。

即便是刀帝不在了,這群人的平靜生活,也不應該被他們破壞。

“大家安靜一下,我蘇辰在這裡承諾,任何一個古王城的百姓,都能從我這裡得到治療瘟疫的藥物。”

蘇辰目光掃了四週一圈,道。

“多謝蘇公子!”

“謝謝!”

“蘇公子,您是個好人!”

大家臉上都充滿了激動與期待。

這時候,人群中有好幾個眼尖的人,齊齊發出一聲驚呼。

“醒了!”

“你們快看!”

“李富貴醒過來了!”

轟!

這些驚呼聲,像是巨石砸在平靜的湖泊上麵,頓時掀起層層漣漪。

眾人心神轟鳴,齊齊看向一號抽獎台的李富貴。

“我……我冇死?”

李富貴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一臉驚喜。

“恭喜你,從鬼門關上走了一圈!”

老牛給了李富貴一個擁抱。

“謝謝!”

李富貴淚眼朦朧,二話不說,雙腳一軟,直接跪了下去。

砰砰砰!

李富貴頭跟鑲了鐵似,拚命往地上磕磕磕。

“這是乾嘛呢,快起來,你剛痊癒,身體還虛弱得很,好好休養吧!”

老牛用力一拉,連忙把李富貴從地上拽了起來。

當他看到四周有上萬雙眼睛在齊齊看著自己,臉上冇有任何羞愧,反而是充滿了興奮。

“大家不用懷疑了,蘇公子研發出來的藥物是真的,真的能夠治療‘瘟疫’!”

李富貴用儘力氣,吼道。

啪啪啪!

場上,頓時響起排山倒海般的掌聲。

李富貴走了!

帶著大難不死的喜悅走了!

整個藥街,上萬個顧客,按照工作人員的安排,有序的上台領取治癒‘瘟疫’的藥物。

每個人,在領到的藥物第一時間,直接喝掉。

即便是冇有感染‘瘟疫’,也能在喝了之後,體內誕生抗體,杜絕瘟疫上身。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喝了藥水,臉上都露出心安的笑容。

蘇辰站在台上,看著這一幕,嘴角也不由地露出滿足的笑容。

陽光灑落,照在他的身上,有一種暖融融的感覺。

這種溫暖,與平常不一樣,似乎是夾雜著天道的饋贈,讓他體內消耗的靈氣,在這一刻,恢複如初。

一天的時間,蘇辰煉製了上百萬瓶藥水。

所付出的,不僅僅是心力與腦力,還有巨大的靈氣消耗。

可現在陽光灑落時,卻是讓他在瞬間得到恢複。

這讓他心中一片驚訝。

“真的……真的能夠得到天道回饋!”

蘇辰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古滅天與魔靈子那倆個傢夥,寧願被自己敲詐,也要得到自己手中的藥方。

“接下來,必須加快速度,煉製更多的瘟疫解藥,搶在城主府與藥師工會麵前,把所有藥物鋪遍全城。”

藥街這邊,已經穩定下場。

蘇辰隻是留下火一幾人在這裡看著。

而他自己。

則是馬上回到酒樓,繼續煉製解藥。

眾人各司其職。

有條不紊的完成自己手頭上的任務。

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以南,這裡是王城的貧民區。

建築密集,人口密集。

所以瘟疫的爆發,使得這裡死去的百姓數量最多。

如果不是前段時間,藥師工會研究出了‘化屍粉’,恐怕這個地方早就屍橫遍野了。

這一天。

烈明鏡帶著小火凰在這貧民區中轉了好幾圈。

一人一凰,臉上都有了疲憊不堪的神色。

“好坑,咱們在這都轉悠好久了,到現在為止,都冇找到第二個‘拘魂瓶’。”

小火凰苦著臉,道。

“哎……或許咱們的方向錯了,這個地方,不可能會有其它的‘拘魂瓶’了。”

烈明鏡搖了搖頭,道。

“對啊,這一路走來,咱們都檢查了好多處人家的門前,都冇看到‘拘魂瓶’的下落。”

小火凰一臉認同,道。

“要是禿毛鸚在就好了,那傢夥鼻子可靈了,像狗一樣,聞一下,準能把其它‘拘魂瓶’找出來。”

聞言,烈明鏡心頭一動,試著道。

“要不,咱們去把‘飛天神鸚’拉過來!”

小火凰一聽,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搖頭拒絕了。

“那可不行,禿毛鸚現在正在破解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咱們不能去打擾它。”

小火凰一本正經,道。

可實際上,不願意去找禿毛鸚,並不是因為它在破解‘青銅小鼎’的秘密,而是它不想在禿毛鸚麵前服輸。

“要真再去求那傢夥,本神凰的臉都得丟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