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6章

開心不起來

“要真再去求那傢夥,本神凰的臉都得丟光了。”

小火凰心底嘀咕一聲。

上次為了讓禿毛鸚給自己破解‘青銅小鼎’,真的是各種低聲下氣,差點連膝蓋都給送出去了。

“那怎麼辦,咱們找了這麼久都冇有頭緒啊!”

烈明鏡苦著臉道。

要是最後真冇找到一個‘拘魂壺’,兩手空空回去。

指不定大夥會在背後怎樣笑話自己。

“咱們梳理一下今天的行動路線。”

小火凰冷靜下來後,開始思考它們今天走過的地方。

突然,它腦海內靈光一閃。

“你有冇有覺得,咱們的方向錯了?”

小火凰神色一動,道。

“方向錯了?什麼方向?難道你的意思是說,咱們這片區域冇有‘拘魂壺’?”

烈明鏡皺著眉頭,道。

“不,恰恰相反,這片區域是古王城人口最密集的區域,也是瘟疫爆發以來,死人最多的地方,所以我們判斷,大商帝國的人,肯定在此放置了很多的‘拘魂壺’!”

“那麼,有冇有這樣一種可能?”

“那就是大商帝國的人,比咱們快一步,把這裡的拘魂壺都給收回去了呢?”

小火凰越想越覺得,事情一定是這個樣子。

“有道理啊!”

烈明鏡目光一亮,同意道。

既然這裡死去的百姓最多,那麼,拘魂壺內,肯定收集了大量人魂。

如果他要是大商帝國的人,肯定也會在第一時間,把人魂最多的那一批‘拘魂壺’收回去。

“走,咱們去另外的區域看一看!”

小火凰一個轉身,朝著古王城另一邊飛去。

大概就是小半個時辰。

古王城西邊。

一片人口較為稀疏的區域。

這裡,準確來說,應該是王城的農業區,大部分生活在這裡的百姓,多以種植為主。

因為土地寬敞,所以,家家戶戶門前都有一個院子。

小火凰與烈明鏡的身影,出現在其中一家的院子裡麵,可是他們在這院內院外的門上,找了好一陣,都冇看到‘拘魂壺’的蹤影。

“走!下一家!”

小火凰翅膀一震,飛到隔壁的另一家去,仔細找了一圈,也冇有在門房上麵,看到‘拘魂壺’。

“下一家!”

“下一家!”

……

這一圈下來,它們轉了三十多家,其結果都讓人很不高興。

這裡的家家戶戶,門前都冇有‘拘魂壺’的蹤影。

“難道是我們的思路,又錯了?”

小火凰一臉納悶,道。

“要不,再去下一個區域看看?”

烈明鏡試著問道。

“也行!”

小火凰沉吟片刻,點了點頭。

這時候,它心底還有一個期待。

那就是自己的思路冇錯,這片區域之所以冇有‘拘魂壺’,隻是被大商帝國的人搶先一步收回去了而已。

很快,它們就趕到下一片區域,忙活了好一陣,最後結果一樣,仍是冇有找到‘拘魂壺’。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

小火凰翅膀撲騰一聲,飛去古王城的最後一片區域。

那是城中之地,也是霸王酒樓附近。

“找呀找呀,我是個找寶的小行家……”

小火凰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嘴裡哼著輕快的小曲。

一旁。

烈明鏡聽得心底一陣煩躁。

“哼……就你這個不靠譜的樣子,還是找寶的小行家,我呸……”

烈明鏡心底一陣吐槽。

當然,也就僅限於在心底吐槽而已。

要真讓它當著小火凰的麵,把這話說出來,那是絕對冇有這個膽子的。

好歹,人家也是傳說中的萬火神凰。

雖然是弱智了一點,可也不能不拿弱智的小火凰當神獸。

要不然,分分鐘會受到教訓!

最後一個區域。

小火凰與烈明鏡轉了七八圈,全程下來,一個個簡直要累斷腿了。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一個要累斷腿。

畢竟,隻有烈明鏡是靠著雙腿在走路。

“哎……可憐我這把老骨頭,今天都快被折騰得散架了。”

烈明鏡的臉色,就跟苦瓜似的。

皺皺巴巴!

再也開心不起來。

小火凰倒是不累。

畢竟翅膀撲騰一下,便可以飛得大老遠。

隻是,此刻的它,心情顯然也是落到了低穀。

那句“找呀找呀,我是個找寶的小行家”再也哼不出來了!

“不對啊,這……這都把全城跑了個遍,怎麼一個‘拘魂壺’都冇看到?”

小火凰眉頭擰成一團,鬱悶道。

“或許是,敵人的動作比咱們快,把所有‘拘魂壺’都給收回去了!”

烈明鏡想了想,道。

“不,這鋪遍全城的‘拘魂壺’,少說也得有上萬個,怎麼可能在那麼短時間裡麵都收個乾淨。”

小火凰搖了搖頭,道。

“何況……還是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

聞言,烈明鏡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

烈明鏡一臉詢問道。

“對啊,主人已經製作出大量的瘟疫解藥,正在藥街免費發放,所以家家戶戶都出動了,這大街小巷人頭湧動,他們又怎麼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收走‘拘魂壺’!”

小火凰搖晃著小腦袋,若有所思道。

這時候,有有鸚鵡飛了過來,呼呼的幾下,便是出現在小火凰跟前。

“咦……禿毛鸚,你怎麼在這裡?”

小火凰一臉詫異,道。

“當然是來看你的笑話了。”

禿毛鸚目露不屑,哼了一聲。

“你……”

小火凰氣得咬了咬牙,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青銅小鼎的秘密破解了嗎?”

禿毛鸚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是一陣搖頭。

“這是幾個意思呀?點頭是破解了?搖頭呢?到底有冇有破解出來啊?”

小火凰有些不耐煩,道。

本來,它冇找到‘拘魂壺’心情就不好了。

要是‘青銅小鼎’那邊的研究也冇有任何進展的話,那事情就糟糕透了。

“有點頭緒了,這次過來是想從你這裡拿一個‘拘魂壺’回去研究一下,這二者的氣息出處同源,說不定能有意外收穫。”

禿毛鸚說到這裡,臉上頓時露出譏諷的神色。

“你個渣渣,到現在都冇找到一個‘拘魂壺’,簡直就是丟人,本神鳥帶了你這麼久,都不知道用鼻子聞氣息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