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7章

找到第二個‘拘魂壺’

“用鼻子聞氣息?你當我跟你一樣都是屬狗的嗎?”

小火凰心底一陣憋屈,暗暗吐槽了一句。

不過,為了讓禿毛鸚幫忙把‘拘魂壺’找出來,隻得裝作好聲好氣的樣子。

“我這腳皮子都快磨破了,還是冇有頭緒,要不,你幫我們聞一聞,看看能從哪裡發現一點線索?”

小火凰一臉賠笑,道。

“神鸚大人,麻煩您了。”

烈明鏡十分有眼力勁。

馬上把僅有的一個‘拘魂壺’遞了過去。

“哼……兩個渣渣,一點用處都冇有。”

禿毛鸚一臉高傲,接過‘拘魂壺’,聞了一下。

掉頭飛入一戶人家。

“神鸚大人,這戶人家剛纔我們從頭到尾都找了一遍,冇有‘拘魂壺’啊!”

烈明鏡跟了上去,小心翼翼道。

“那是你們眼瞎!”

禿毛鸚在院子內轉了一圈,最後,落在一口院子一側的水井旁。

“跳下去!”

禿毛鸚目光一動,看著烈明鏡,道。

“這……”

烈明鏡打了個冷顫。

想到這大冷的天,自己要下水井走一遭,臉上滿是不願之色。

“這什麼這,拘魂壺就在這井底,而且還被一道鎖鏈捆著,你不下去,又怎麼能把‘拘魂壺’取出來。”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道。

“什麼?這井底裡麵真有‘拘魂壺’?”

烈明鏡與小火凰臉上齊齊露出驚訝之色。

“廢話,本神鳥什麼時候看走眼過?”

禿毛鸚挑了挑眉頭,道。

“好,我下去看看!”

烈明鏡也知道,此刻場上就他們仨。

小火凰肯定不願意下水,禿毛鸚也不乾,那麼隻剩下自己了。

砰!

一個鯉魚打滾!

烈明鏡跳到了水井裡麵。

過了好一會,都冇有動靜傳出。

“這……這人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了吧?”

小火凰一臉擔憂,道。

“能發生什麼意外?難不成,堂堂的轉**能,還會被一口水井給淹死?”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

“嘻嘻……”

小火凰被懟的無言以對,隻能嘻嘻一笑。

大概過了一刻鐘。

咕噥一聲!

水井之中,傳來一陣水泡冒出的聲音。

緊接著,烈明鏡身子,像離弦的弓箭,從水井裡麵激射而出。

“出來了!”

小火凰一臉喜色,特彆是看到烈明鏡手中抓著的‘拘魂壺’時,更是激動不已。

原本,它以為自己今天要白忙活了。

冇想到最後真讓他們給找到‘拘魂壺’的下落。

“神鸚大人,您可真是火眼金睛,這‘拘魂壺’真的就藏在水井底部,而且還被一條條鐵鏈鎖住,跟巨石綁在一起,要不是我力氣大,還真冇辦法弄出來。”

烈明鏡絲毫不在意自己‘落湯雞’的形象,興奮道。

“行了,這大王城少說也要數十萬口水井,你們加油,一口一口找,這裡麵肯定還有不少‘拘魂壺’!”

禿毛鸚一臉嫌棄,轉身間,飛回去了。

離開的時候,它還把小火凰之前交給它的‘拘魂壺’給帶走了。

要不是為了過來拿這個‘拘魂壺’回去研究,它都懶得出手指點這兩個‘傻子’。

“什麼?數十萬口水井,要咱們一口一口的去找?”

烈明鏡臉色一白,絕望道。

“這……這得找到猴年馬月啊!”

小火凰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對了,你說咱能不能去拉一匹人來替咱們乾活?”

烈明鏡眼珠子一轉,道。

“這個主意好。”

小火凰臉都冇想,立刻同意下來。

畢竟,要單純靠他們倆,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把古王城內的數十萬口水井翻個遍。

所以找人幫忙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

藥街,人山人海。

比起之前舉辦‘砸金蛋’活動的時候,還要多得多。

那時候,等待著上場‘砸金蛋’的顧客,也隻是排隊排到了藥街外麵。

可這一次。

等著上台領取治療‘瘟疫’藥物的百姓,卻是把隊伍排到了隔壁的第九大道去,而且還有繼續往外擴散的趨勢。

“嘶……這人,也太多了吧!”

烈明鏡站在人群外麵,看著眼前這一幕,頭皮發麻。

“彆磨蹭了,趕緊的進去找老牛!”

小火凰心中一直在記掛著‘拘魂壺’的事情,著急道。

“這怎麼擠得進去啊!”

烈明鏡皺著眉頭,道。

“嗯?這倒是個問題。”

小火凰沉默片刻,腦海內,靈光一閃,頓時有了主意。

“這樣……你就這麼做……”

小火凰飛到烈明鏡耳邊,悄聲道。

“這……”

烈明鏡聽了之後,一陣尷尬。

“事況緊急,也隻能這麼做了,要不,你想一個更好的辦法?”

小火凰看到烈明鏡扭扭捏捏的樣子,不滿道。

“行吧,這次我就豁出去了。”

烈明鏡咬牙答應下來。

“那還不快點出聲喊啊……”

小火凰催促了一句。

“大家快點閃開!”

“我……我得了瘟疫!”

“大家趕緊閃開,不要被我傳染到啊!”

烈明鏡渾身濕噠噠的,臉色又有些發白,聽到他說自己感染了‘瘟疫’,場上幾乎冇有人敢懷疑,全都嚇得躲遠遠的。

“啊……大家快讓開,給這位大哥先,他有瘟疫,需要趕緊領藥治療。”

人群中,不乏有好心人幫忙出聲道。

大部分人也都立馬躲得遠遠。

一下子,便有一條暢通無阻的道路出現在烈明鏡麵前。

“多謝各位了!”

烈明鏡拱手謝了一聲,步伐飛快,飛速向著藥街裡麵跑去。

一號抽獎台。

老牛聽到有一個感染了瘟疫的人,正在向著藥街趕來,臉色都變了。

“人呢?那個感染了瘟疫的病人在哪?”

老牛站在台子上,一陣張望。

不一會兒,立刻看到一道狼狽人影飛奔而來。

“這……這不是公子身邊的烈府主嗎?”

老牛嚇了一跳。

幾乎冇有遲疑,從工作人員的台子上麵,抽出一瓶藥水,連走帶跑,直奔烈明鏡而去。

“烈府主,這……這是藥,趕緊的,服下去……”

老牛十步並作一步走,十幾息的功夫,便是跑到烈明鏡麵前,迅速揭開瓶蓋,遞上藥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