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38章

金烏神火到手

“我就是古王城的天!古王城的王!古王城的一切,我說了算!”

蘇辰的這一句話,傳出時,天地間,雷霆滾滾。

砰!

無儘劫雷,破空而來,形成一把把血色的天罰長槍。

“姐夫,算你狠,連自己人都捨得下手……”

風笑笑懊惱至極,渾身霞光一閃,急急倒飛開去。

“該死,天罰發動了!”

水無敵睜大了雙眼,目中一片驚駭。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金烏神火,瘋狂湧動,立刻裹住自己,慌亂而逃。

“蘇辰,你個王八蛋,本尊與你勢不兩立!”

血見愁聲音顫抖,咬了咬牙,吐出一個雪光杯子。

縱身一躍,進入其中。

這時候,跑得最快的人,自然就是古滅天與魔靈子。

“真是越老越怕死!”

蘇辰冷冷掃了一眼那兩道逃出生天的人影。

“哼……老的跑路了,可你們這群小年輕卻跑不掉!”

轟隆隆聲傳出。

天罰爆發,化作一把把滅世劫槍。

這些滅世劫槍,從蒼穹深處爆發開來,橫掃所有,碾殺萬物。

“啊……天罰之力,這是天罰之力!”

“渾蛋,該死的蘇辰,居然動用古王城天道的力量來對付我們!”

“假公濟私!好你個假公濟私的蘇辰!”

“大爺的,等老子今天逃出這裡,一定要跟蘇辰這狗兒子算賬!”

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狂變,駭然而逃。

可就在他們身子衝出的一瞬。

蒼穹之內,所有滅世劫槍,齊齊炸開,化作鋪天蓋地的血色閃電。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些血色閃電,瘋狂爆發,所過之處,一片死亡。

“啊……”

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迴盪開來。

整個城中心上空,一片坍塌。

無數建築破碎開來,可卻冇有任何人員傷亡。

早在最初,古王城天道就釋放自己的力量,凝聚出一個個護罩,把自己的每一位子民都保護起來。

不過,這些叫囂著要給蘇辰一個教訓的武者,就冇那麼大的好運了。

砰!

所有血色劫雷,爆發之時,橫掃大半個古王城上空。

隻要誰實力不夠,且逃得太慢,都會被這些血色閃電,轟殺成渣。

大概半個時辰後。

所有咆哮的閃電,消失了。

天罰的毀滅氣息,也徹底消散。

慘!

簡直就是一片慘狀!

天地間,一片狼籍,到處都是烏黑灰狀的東西。

大家誰也分不清,這些黑烏烏的,到底是建築,還是死去的屍體。

砰!

突然,大地裂開,從中飛出一道衣衫不整的人影。

“姐夫,你這麼心狠手辣,遲早會被人敲悶棍的!”

風笑笑咬牙切齒的瞪了蘇辰一眼,快速而逃。

不隻是她,還有不少活下來的武者,也都一個個怨恨的瞪了蘇辰一眼。

儘管心中一陣咒罵,可卻不敢有任何停留,瘋狂而逃。

如今的蘇辰,天道之力,加持己身,儼然就是一頭披著虎皮的狼,又凶又狠,誰去招惹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這時候,不少人都後悔死了。

乾嘛最初大家不一起圍殺寧風魂?

非要讓蘇辰一個人去!

這才讓對方有了與天道之力融合的機會!

想起這事,大家心中除了後悔就是後悔。

轟隆隆聲傳出。

金烏神火,翻滾搖曳,從中走出一個渾身是傷的傢夥。

“咳……”

水無敵輕咳一聲,吐出大口的黑濁氣息,臉色發白。

這時候,環繞在他周身間的金烏神火,已經遠冇有最開始那麼強盛了。

“嗯?金烏神火!”

蘇辰眉頭一挑,大手一抓。

天道之力,化作摘天一掌,向著水無敵狠狠拍去。

“什麼?蘇辰你……你還對我單獨出手!”

水無敵氣得破口大罵,慌亂之下,拿出一口黑棺,打開時,爆發出一道死氣光柱。

這道死氣光柱,蘊含無儘的枯冥之力,非常陰森駭然。

轟隆一聲!

死氣光柱沖天而起,眨眼間,便是與那摘天神掌碰撞到了一起。

“不!”

水無敵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嘶吼,看著死氣光柱寸寸破碎,臉上充滿了滔天恐懼。

“逃逃逃!”

這時候,水無敵腦海內,隻剩下這樣一個念頭了。

可惜,還冇等他發動身法,天道之手,便是跨空而來,向著水無敵狠狠抓去。

“交出金烏神火,我可以饒你一命!”

一道不夾雜任何一絲情感的聲音,轟轟傳出。

“你……”

水無敵儘管心頭一片怨恨,可最後還是咬了咬牙,把金烏神火交了出來。

你要問他心中憋屈嗎?

憋屈!

你要問他心中憤怒嗎?

憤怒!

可為什麼不拚命抗爭呢?

因為那是在找死!

金烏神火雖然珍貴,可與自己的性命一比,那就算不得什麼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隻要日後有機會,一定要弄死蘇辰這個小王八蛋!”

水無敵心中發出一片咆哮。

蒼穹之中,蘇辰淩空而立,把水無敵的一切表情變化儘收眼底。

“留著你,那是另有作用,並不是因為你老實交出金烏神火!”

蘇辰打量了一眼手中的金烏神火,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自己之所以留著水無敵。

那是因為,他從水無敵體內感受到一股無比邪惡的氣息。

“這氣息,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來自於刀春秋,這老傢夥藏得很深,到現在仍舊冇露麵,怕是圖謀不小。”

蘇辰盯著水無敵遠去的背影,喃聲道。

水無敵跑了。

血見愁也跑了。

火屠真君等人,更是躲得蘇辰遠遠的。

場上,也就隻剩下寧風魂一人。

從始至終,寧風魂都冇打算逃走。

因為他知道,雖然蘇辰看似在對付大家,可實際上,大部分心神之力,都落在自己身上。

若是自己稍有異動,迎接自己的,便是晴天霹靂。

“寧太子,咱們的賬該算一算了吧?”

蘇辰轉過身,抬起頭,掃了寧風魂一眼。

“蘇辰,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麼要全力幫助天道?這對你而言到底有什麼好處?”

寧風魂冇有任何畏懼之色,直勾勾盯著蘇辰。

伐天!

這是一項偉大的壯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