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43章

天食羅盤

如果第九大道賣給的隻是一般人。

那麼,無論如何,在這大道中發現的三大世家財富,他們城主府肯定是要收回的。

可現在買主是蘇辰,他們自然不敢提出這種要求。

即便是再眼紅、再嫉妒、再羨慕。

也隻能憋在心裡。

不能惹!

蘇辰不能惹!

除非是他們的城主大人親自出手!

但是,柳翔飛心底門兒清。

自家的城主大人,絕不可能為了這三大世家的財富與蘇辰開戰。

“蘇公子,您的眼光果然非同一般。”

柳翔飛臉上還是強行擠出一絲笑容,道。

“柳大人,其實,你真得感謝這裡有這麼一批財物,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會那麼爽快的把第九大道買下來。”

蘇辰在店鋪內轉了一圈,心中大概有數了。

這批財物,應該就是小火凰它們之前發現的那一批。

本來,應該是藏在外府路一百八十三號那座院子裡麵的。

可後來被小火凰它們給發現了。

然後就緊急轉移到這邊來。

而且這間屋子,還有一個熟悉的敵人出現過的氣息。

這個敵人,自然就是風笑笑。

“寧風魂派人滅了三大藥草世家,所以,一開始這些財富應該是在寧風魂手中,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風笑笑從寧風魂手中把這批財富敲詐到手,藏在外府路,後來又被她給轉移到了第九大道,可惜最後兜兜轉轉,落到自己手中。”

蘇辰仔細一想,便是徹底理清楚其中的細節。

接下來的事情,也就簡單多了。

老牛安排人手把這一批財物運回霸王酒樓。

如今的霸王酒樓,早已不對外營業,而是成了蘇辰的專屬府邸。

第九大道,入口。

有一道五彩斑斕的人影突然走了出來。

原本,這來人臉上是掛著喜悅之色的,可當她看到,劉家店鋪有人在進進出出搬運東西的時候。

那臉色,唰的一下,徹底黑了。

“姐夫,你做得可真夠絕的呀,連我這點家當都給弄走了。”

風笑笑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後。

非常識相,冇有進入第九大道,轉身就走。

自己好不容易搞到手的三大世家財物,已經被蘇辰發現,那麼,這絕無拿回來的可能了。

“好在,我提前去了一趟寧風魂的老巢,把他那裡麵的東西都給清光了。”

風笑笑暗暗鬆了口氣,正要離開時,渾身一冷。

彷彿自己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誰?”

風笑笑無比警惕,目光淩厲,朝著四周掃了一圈,可卻冇有任何發現。

路上,行人匆匆。

冇有任何一個發現她的異常。

幾乎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麵前虛空,嗡的一聲,泛起一陣漣漪。

一張精美的黑色卡片從中飛了出來。

“這是……”

風笑笑秀眉擰成一團,冇有第一時間去接,而是朝著周圍觀察了一下。

令她感到無比意外的是。

四周路人,居然冇有一個人看到這驚奇的一幕。

風笑笑明白了。

能夠做到這麼隱蔽且冇有引起任何動靜的,隻是傳說中的天道了。

“我倒要看看,這卡片上寫著什麼東西!”

風笑笑抓起卡片,打開來時,看完上麵的記載後,麵色不停的變幻。

最終,她長長的鬆了口氣。

“等了這麼久,終於要來了嗎?”

……

霸王酒樓,十分安靜。

吳大海不僅停止營業,還在附近安排一大堆人馬,日夜巡邏,不讓陌生人靠近。

楚香香等人,都在自己房間裡閉關修煉。

那一小瓣的功德金光,蘊含無窮造化,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消化。

“嗯?鐵山大師怎麼也有功德金光?”

蘇辰回到酒樓後,抬頭時,目光一閃,穿破層層阻隔。

看到第二層樓最裡麵的一個房間中。

鐵山大師乾枯的軀體,正在功德金光的照耀下,迅速滋生出大量氣血。

而在他的旁邊,還有一隻鸚鵡。

那小眼睛跟芝麻穀子似,露出雞賊雞賊的目光。

“原來是禿毛鸚把自己的功德金光給了他,恐怕,估計鐵山大師以後要麻煩不斷了。”

蘇辰絲毫不認為禿毛鸚會吃虧。

因為,全天下的人都會吃虧,唯獨禿毛鸚這傢夥絕不會吃虧。

除了蘇辰占著主人的身份,勉強還能從禿毛鸚手裡占點便宜外,其餘人,對上禿毛鸚,全都得吃癟。

不用想,鐵山大師這次雖然得了功德金光,其付出肯定是巨大的,說不定,自己的後半輩子,都得給禿毛鸚做牛做馬了。

轟隆一聲!

禿毛鸚給出的那一瓣功德金光,直接炸開,化作一道道生命之源,融入鐵山大師體內。

這一刻,鐵山大師氣血磅礴,浩浩蕩蕩,如同大江大河,翻滾不息。

“還不快點動手,把‘天食羅盤’分離出來。”

禿毛鸚目光死死盯著鐵山大師掌心內的羅盤。

嗡!

鐵山大師麵色一狠,揮手間,靈氣如刀,一把斬在那隻黏住羅盤的手臂上麵。

哢嚓一聲!

鮮血濺射而出,手臂斷裂。

天食羅盤失去寄養的根源,掉落到地方,不再粘著手臂,迅速分離開來。

“快接上!”

禿毛鸚翅膀上麵,五色神光一刷。

頓時把手臂重新安放到鐵山大師的斷臂之處。

“嘶……”

鐵山大師咬緊牙關,拚命催動體內的靈氣,進行斷骨續接。

若非是此地的天道壓製太過可怕,所能動用的靈氣有限,武者進行斷骨續接隻是一件再也簡單不過的事情。

可是,因為古王城的天道壓製,使得這個困難提升了百倍。

而且剛纔鐵山大師為了徹底擺脫‘天食羅盤’,還是全力一斬,徹底斷掉羅盤與本體的聯絡。

所以,這是斬斷本源之後的重新續接。

其痛苦之大,無法想象。

鐵山大師這麼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一番折騰下來,不僅臉色發白,額頭佈滿冷汗。

甚至那渾濁的雙眼中,都有一顆顆滾燙的淚珠。

痛!

太他孃的痛了!

這一刻,鐵山大師完全斷骨續接之後,心底隻剩下這麼一個聲音。

一旁的禿毛鸚,卻是絲毫冇有在乎鐵山大師的情況。

而是在樂嗬嗬的把玩那個‘天食羅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