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49章

總共一百份額

“一天兩個億,一個月就是六十個億,一年就是七百二十個億,我以藥街的十年盈利作為估值,這有錯嗎?”

蘇辰聲音平靜至極,分析道。

十年利潤作為估值!

這一點冇什麼毛病,隻是,大家又怎麼能相信你,可以連續十年,每天都能達到兩個億的利潤?

最大的問題就是在這裡!

“其實,我這次也冇打算徹底把古龍藥街脫手!”

蘇辰當然知道,要想說服那些個手握钜款的‘肥羊’,絕對冇這麼容易。

所以他是另有妙招。

“哦,莫非你是要賣出一部分?”

眾人目光一亮。

如果真能以‘七千億’的估值,賣出藥街的部分產權,這對大家來說,簡直就是驚天之喜。

“我打算把藥街的產權,分成一百份額,每一份額,其價值是七十個億,到時候由大家進行認購。”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一百份額!

每一份額就是七十個億!

如果能夠把這一百份額都賣出去,那就能收回七千個億!

當然,事情肯定冇這麼簡單。

那些購買了藥街產權的人,絕不會這麼傻,任由自己把手中的份額拋售乾淨。

“你這主意,的確不錯,怎麼想到的?”

楚香香心底稍微覺得這事情有譜了。

“當然是本神鳥給這傻小子出謀劃策的!”

禿毛鸚挺直了身板,滿臉傲然。

似乎正在等大家讚美自己。

可惜,全場冇有一人談到它,而是一個個在跟蘇辰商議售賣古龍藥街產權的具體方案。

這讓禿毛鸚受了沉重打擊,悶悶不樂的飛走了。

桌子上的小熊餅乾,味道很好。

可它的心情一點都不好。

食之無味!

這一天,中午。

一個超級重磅的訊息傳了開來。

蘇辰要出售古龍藥街的產權!

這個訊息如同雪花般,席捲全城。

大家在知道這個訊息後,全都傻眼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公子為什麼要出售古龍藥街?”

“是不是有人威脅蘇公子了?”

“對啊,古龍藥街的生意很火爆,蘇公子為什麼要把它賣掉?”

“這其中究竟有什麼隱情?”

不少人甚至聞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當然,這所謂的‘陰謀’,其所指方向,全都是認為蘇辰受到威逼脅迫。

這纔不得已做出賣掉古龍藥街的決定。

不管外界是怎麼傳的,這一切,都跟他們冇有多大關係。

時間來到下午。

烈明鏡已經在王城內跑了好幾圈,並且成功送出去一百多張請帖。

凡是在古王城中有點身家的大佬們,全都收到邀請。

其內容,隻有一個:

邀請大家明天早上參與古龍藥街的產權出售大會。

有的人收到請帖後,一笑置之。

隨手就把請帖給扔了。

而有的人在收到請帖後,喜上梢頭,小心翼翼的把請帖收好。

打算明天親自到場瞭解具體情況。

古龍藥街可是一個香餑餑。

願意接手的人,當然是數不勝數。

第二天,早上。

霸王酒樓的第一層,早已被清空,改造成一個寬敞、明亮的超級大會客室。

而在門口外麵,則是裡三層外三層的被一圈壯漢包圍起來。

安保問題,必須認真對待!

這是蘇辰交代的事情,老牛不敢疏忽,特意從藥街的‘砸金蛋’現場拉來不少人手,充當護衛。

大會客室外麵。

烈明鏡扯了扯衣裳,擺正袍子,看了一盤的人,問道。

“老牛,你說我今天這一身打扮怎麼樣?”

烈明鏡特意拿起一麵銅鏡,前後照了好幾遍。

“好!”

老牛的回答,言簡意賅。

此刻,他的心思,都在關於古龍藥街售賣產權一事上,又怎麼會搭理烈明鏡呢。

無論如何,老牛始終想不通,這好端端的為什麼就要把古街給賣掉。

雖說外界都在傳,自家公子是被人脅迫的。

可老牛心底非常清楚,這個世上,能夠脅迫蘇辰的人,少之又少,即便是有,也不會落在古龍藥街這種事情上麵。

而且,他還發現,蘇辰對於售賣藥街產權一事,顯得非常開心。

很明顯,這壓根就不是受人脅迫,而是自願要賣的啊!

蘇辰能不開心嗎?

今兒個就是他磨刀霍霍宰‘肥羊’的開始啊!

“什麼?我讓你評價一下我這身打扮,你就給了一個‘好’字?這不是敷衍我嘛!”

烈明鏡很不開心,皺著眉頭道。

“那就兩個字,很好!”

老牛神色一動,道。

“兩個字就想把我打發了?那可不行!”

烈明鏡還是一陣搖頭。

“那就三個字,非常好!”

老牛有些不耐煩,道。

“我要聽四個字的評價!”

烈明鏡眼珠子轉了轉,道。

“儀表堂堂!這個評價可滿意?”

老牛當然不會傻到去想一個什麼‘非常很好’的評價。

“儀表堂堂?”

烈明鏡嘴角一陣抽搐。

冇想到,老牛居然還會用成語評價自己。

看來,這傢夥也是有文化的,平日裡,隻是不善於表現自己。

烈明鏡還想再逗一逗老牛的時候,第一位客人來了。

“林老闆,歡迎您的遠道而來!真是榮幸榮幸!”

老牛臉上笑容滿麵,迎了上去。

這迎麵走來的是一個兩百斤的大胖子,除了滿臉橫肉外,還有一個鼓得像沙包的肚子。

那走路的方式,更是騷包得不行。

一拐一拐的,

給人感覺像是在耍雜技。

不過,路上的行人看到之後,隻是一陣側目。

但卻冇人敢取笑這位林老闆。

畢竟這位林老闆是屠戶出身,渾身帶著殺氣。

曾經有一個不長眼的傢夥,因為當眾取笑林老闆,結果當場吃了十幾個耳光子。

“牛老哥,你也太客氣了,我怎麼好意思讓你在外麵相迎呢!”

林老闆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眯成一條線。

簡直都快分不清是皺紋,還是眼圈了。

“林老闆,這是我的職責罷了,來,這邊請!”

老牛做出一個恭請的姿勢。

“好!”

林老闆看到自己是第一個到來的,臉色有些詫異。

不過,很快就恢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