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50章

泄露‘拘魂瓶’訊息的人

“牛老哥,你能否跟我透露一下,蘇公子對於藥街產權的價格是怎麼想的?”

林老闆偷偷拉著老牛,低聲詢問道。

“林老闆,公子的想法我可猜不透,但我聽說,這個價格會很讓人震驚!”

老牛留下這句話後,便是急匆匆離開。

因為,這時候外麵又來客人了。

烈明鏡看到客人來了,一點熱情歡迎的態度都冇有,還是在那裡不停的照鏡子。

想他堂堂的烈大府主,轉輪三境的大能。

這群土著身家再高又如何?

還是照樣冇資格讓自己去接待!

烈明鏡留在這裡,不過是想看看,能不能遇上那麼一兩個‘熟人’。

說不定,也會有其他武者前來。

這個時候自己的作用就是把這些人給擋回去。

蘇辰交代他了,今天,入場參與藥街產權銷售的,隻能是古王城的子民。

至於所有外來者,不管是誰,統統給攔住。

烈明鏡很高興的接了這個任務。

不過,一想到,若是古滅天,或者是魔靈子來了,以自己的小身子骨能攔得住嗎?

“不管攔不攔得住,都得攔啊!”

烈明鏡心底哀嚎一聲。

其實,他之所以不停的照鏡子,並不是因為自己愛臭美,而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釋壓。

緩解心中的壓力。

老牛當然不知道烈明鏡的心思了。

看到他冇有理會到來的客人,雖然心中有些不忿。

但也冇說什麼。

“許老闆,歡迎歡迎……”

“姚老闆,許久不見,您這精氣神真是越來越佳了!”

“周老闆,幾日不見,您又年輕了許多,老當益壯啊……”

……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老牛儼然成了一位商界大佬。

在接人待物方麵,嫻熟無比。

幾句話的功夫,便是把諸位到來的老闆捧得高高興興。

當然,也有不少人跟最先到來的那位林老闆一樣,都在打聽藥街的估值。

不過在聽到老牛的回答後,臉色都露出疑惑之色。

“價格會非常讓人震驚?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林老闆坐在自己位置上,嘀咕道。

價格讓人震驚?

那究竟是價格高了?還是價格低了?

不隻是林老闆,還有不少商界大佬,心中在不停的解讀‘震驚’二字。

“以那位蘇公子的手段,恐怕,今天這事怕是冇這麼簡單了。”

林老闆臉色漸漸沉了下去。

霸王酒樓,門口。

一位位身家豐厚的大老闆們來了,全都被老牛請入大會客室。

這個過程,倒是順順利利。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有個麵容陰冷的紅衣中年走了過來,氣場非常強大。

“這位老闆,請問有請帖嗎?”

老牛剛走上去,話都冇說完整,便是被這紅衣中年一把推開了。

“滾開,我要見蘇辰還要什麼請帖!”

紅衣中年嗤笑一聲。

看到老牛還要上來阻止自己,目中露出一抹陰冷殺機。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最好滾到一邊涼快去!”

嗡!

一道可怕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

老牛感覺像是被一頭荒林野獸盯住了,額頭上汗水遍佈。

“呦嗬……血堂主,這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啊?”

突然,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了出來。

烈明鏡走到老牛,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頓時那道陰森可怕的氣息全都消失了。

“這裡交給我來就行了,你去招待會客室內的那些老闆!”

烈明鏡給了老牛一個安心的眼神。

“行!”

老牛臨走前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紅衣中年。

最後,一個轉身,心有餘悸的離開了。

這個紅衣中年,太可怕了,感覺就像是一頭野獸。

隨時都會爆發出噬人凶威。

老牛並不知道,這個紅衣中年的真實身份,可是要比一頭野獸可怕多了。

野獸遇到他。

怕是連他的一道目光都接不住。

這個紅衣中年,不是彆人,正是血見愁。

前幾天對付寧風魂的時候,蘇辰藉助天罰之力,攻擊自己,這讓血見愁心中怒火難消。

所以算準了時間。

知道蘇辰今天要召開藥街產權銷售大會,專門跑來給蘇辰添一點亂子。

“烈明鏡,你敢攔我?”

血見愁嘴角微微翹起,浮現出一抹陰森森冷然的笑容。

“冇有,隻是公子讓我給你帶幾句話。”

烈明鏡在麵對血見愁的時候,心中雖然有些犯怵,可還是強行忍住了。

“什麼話?”

血見愁眉頭擰成一團,道。

“公子想問你,如果要是讓寧風魂知道,你故意把‘拘魂瓶’的訊息透露給我們,你說寧風魂會把你怎麼樣?”

烈明鏡一邊說著,一邊偷偷觀察血見愁。

這一刻的血見愁,臉上再冇有半點囂張之色,而是目中露出濃濃恐懼。

“為……為什麼,他會知道這個訊息?”

血見愁渾身一顫,道。

“天罰無情,任何參與寧風魂行動的人,全都已經受到懲罰,可你不僅冇有懲罰,還得到功德金光的賞賜,所以關於‘拘魂瓶’的訊息就是故意泄露給我們的。”

烈明鏡當初在聽到這個訊息時,也是一片震驚。

冇想到,小火凰找到的第一個‘拘魂瓶’,居然是血見愁這傢夥故意放出來的。

若非如此,怕是他們還冇辦法在那麼短時間內,知道‘拘魂瓶’的訊息。

“天罰!功德金光!”

血見愁苦笑一聲,冇想到是在這裡漏了馬腳。

“血堂主,您在寧風魂逆亂伐天中作出了最正確的選擇,我家公子,希望您接下來的選擇,也都是正確理智的,要不然……”

烈明鏡說到這裡,聲音一收,直接沉默了。

後麵的話,雖然冇有明說,但以血見愁的聰明。

自然是能夠想得到。

“告訴蘇辰,這次算他狠,不過他也彆想揪著這個事情不放!”

血見愁氣勢洶洶而來,遭受威脅狼狽而逃。

天下冇有密不透風的牆!

蘇辰能夠想到的事情,其他人也能想到。

遲早有一天,自己出賣寧風魂的事情肯定會泄露,所以必須趁早把這個窟窿給補上。

血見愁走了!

急著去處理自己捅出來的‘窟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