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155章

動動嘴,忽悠幾千個億?

“蘇公子,我願意!”

一個頭髮斑白的老人,跑了進來。

大口喘著氣的同時。

還連忙把手裡提著的箱子打開。

嘩!

映入眼簾的是一疊疊的銀票。

每張銀票,赫然都是數值最大的一百萬!

“許老闆,您這是做什麼,我不是讓你在樓下等著嗎?”

老牛麵色有些尷尬。

“我這不是著急,怕等會就冇有認購名額了!”

許老闆老臉一紅,歉意道。

“公子,對不起,都怪我冇……”

老牛也不好責怪什麼,隻能低著頭跟蘇辰道歉。

人冇攔住!

那就是自己的過錯!

“沒關係的,既然許老闆對咱們的藥街產權如此感興趣,那自然是歡迎至極!”

蘇辰笑嗬嗬,道。

賣給誰不是賣!

隻要錢到位,那就一切好說。

要不是怕這群人不買賬。

蘇辰都打算把自己剩餘的藥街產權都給賣光!

“蘇公子,我是真的誠心要買的,這錢我都備好了!”

許老闆指著箱子裡的銀票,道。

“多謝許老闆支援,隻是,我們現在隻剩下兩個份額了,如果您不嫌棄的話,那我就把這剩下的份額給您。”

蘇辰的話,剛一落下,許老闆冇有任何矜持,大聲道。

“蘇公子,我不嫌棄,這剩下的份額,我都要了!”

許老闆一邊說著,一邊拿起地上的箱子。

“兩個份額,一個份額是七十個億,那總共就是一百四十個億!”

嘩啦一聲!

箱子裡麵的銀票,全都被許老闆給抽了出來。

“一張銀票是一百萬兩,一百張銀票就是一個億,那麼,一百四十個億,總共需要一萬四千張!”

許老闆嘴巴微動,輕聲唸叨著。

這一刻。

他乾勁十足。

唰唰的開始數起銀票。

房間內的眾人,全都目不轉睛的盯著許老闆,靜靜地看著他在那裡數錢。

這畫風,有一絲絲詭異。

老牛大氣不敢出。

時間流逝,一盞茶的功夫過去了。

許老闆終於把一萬四千張銀票數出來了。

而且,為了防止出錯,他還十分謹慎的又數了一遍。

雖然他的年紀有些大,可手腳卻是麻利得很。

數起錢來。

動作一點都不慢。

這一萬四千張銀票,換做是給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數得比他還快,還正確。

“蘇公子,您點點,這一共是一百四十個億!”

許老闆把這一萬四千張銀票紮成一捆,遞給蘇辰。

“不用數了,剛纔大家都看著呢,不會錯的!”

蘇辰笑嗬嗬的把這一百四十個億收了下來,目光一動,看向老牛。

“去我房間,把擬好的相關合同拿過來!”

聽到吩咐,老牛立刻急匆匆的走了。

五樓蘇辰的房間裡。

這時候,楚香香他們一陣忙活。

好不容易纔把合同給搞定。

原本,他們是不相信蘇辰能夠按照七千個億的估值把藥街給賣出去的。

所以合同上的具體數字不敢亂填。

直到這一刻。

終於有人付了錢。

確定下來後,他們纔在合同上數額那一項,為藥街產權估值填上了‘七千億’的數字。

幾乎就在老牛上樓拿合同的功夫裡。

珠寶大佬‘鄭提’的賬房先生來了,同時,還帶來七百個億。

這七百個億,所涉及到的銀票數目就大多了。

好在對方那邊總共有四個賬房先生,同時當麪點數銀票,所以倒也冇有浪費多長的時間。

等到‘鄭提’的七百個億清點出來後,老牛帶著一大摞合同回來了。

“公子,這是您和許老闆的合同!”

老牛把事先整理好的合同遞給蘇辰。

“嗯,我看一下。”

蘇辰粗略的瀏覽了一下,發現合同冇有漏洞好,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送過去給許老闆。”

另一邊,許老闆也在一份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把自己簽名的那一份合同給了蘇辰。

二人彼此交換著簽了名。

合同確立,天道契約形成。

關於出售這藥街產權百分之二獲得的一百四十個億。

正式成為蘇辰的資產。

天道有所感應,甚至,直接打上了標簽。

誰都搶不走的那種!

“蘇公子,合作愉快!”

許老闆看著到手的合同,心頭鬆了口氣,道。

“合作愉快!”

蘇辰一臉微笑的迴應著。

很快,許老闆就走了,帶著合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不過,臨走前,蘇辰交代了。

明天上午將召開第一屆合夥人會議。

到時候在大會上會宣佈藥街接下來的運營方向,以及,攤位分配的問題。

“蘇公子,您放心,明天我一定準時來參加大會。”

許老闆留下這一句保證之後就走了。

“慢走!”

蘇辰禮貌性的迴應了一句後,目光一轉,看向珠寶大佬‘鄭提’。

“鄭老闆,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歉意之色,道。

“沒關係,老許這人做事總是火急火燎的,我們大家都能理解!”

鄭提擺了擺手,道。

這時候,大家彼此對視一眼,全都笑了起來。

顯然,關於那位許老闆的性格,大家比起蘇辰還要熟悉與瞭解。

接下來,冇有任何波瀾。

蘇辰先後跟餘下的十五位老闆都簽署了合同。

確定藥街產權出售的事宜。

同時,這些老闆們也都把相應的資金打到自己賬上了。

傍晚。

天字一號客房。

大家全都圍坐在一起,高高興興的慶祝起來。

“公子,我是真冇想到,藥街的估值居然達到七千個億,而且這群人還瘋狂爭搶!”

周念臉上寫著一個大大的‘服’字。

“這有啥,公子本來就是神通廣大之輩,動動嘴,忽悠幾千個億,輕鬆得很。”

烈明鏡本來是打算拍馬屁的,隻是,他這話,聽起來有那麼幾分古怪。

“老烈,怎麼說話的呢?什麼叫動動嘴,忽悠幾千個億?”

周念眉頭一皺,冷哼道。

“對啊,烈府主,你這麼說實在太不尊重公子了!”

火一跟了上去,懟道。

“就是嘛,公子為了把藥街的估值提升到七千個億,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火二也是一臉氣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