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156章

不能掉以輕心

“這……”

烈明鏡看到眾人都開始圍攻自己,心裡發苦。

冇想到,自己隨口一說,居然會引來眾怒。

“公子,對不起,我老烈口直心快,冇那個意思啊!”

烈明鏡連忙趕緊低頭認錯。

“行了,你跟我這麼久,我還會不認識你嗎?”

蘇辰今天心情好,冇有要跟烈明鏡計較的意思。

“對了,今天讓你在門口攔人,來了幾個想搗亂的傢夥?”

眾人聽到這個問題,臉色一變。

“什麼?今天有人過來搗亂了?”

“到底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來公子的地盤搗亂?”

“今天出什麼亂子了嗎?”

“都有哪些不長眼的傢夥,過來找麻煩了?”

大家按捺不住內心的憤怒,七嘴八舌道。

“行了,都安靜點!”

蘇辰看著這群毛毛躁躁的傢夥,心底一陣無語。

這都多大一個人了,怎麼還這麼沉不住氣。

“今天想來搗亂的人,應該不少,可真正敢露麵的,隻有一個!”

烈明鏡臉色一沉,道。

“哦……有點意思,想來搗亂的人不少,怕都是那些前幾日在寧風魂逆亂伐天中,被我用天道之力教訓的傢夥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這一幕,早有預料。

當初,自己天道之力加身,擁有最強修為,且不可匹敵的狀態。

打得那些人落花流水。

如今天道之力已經離去。

自己也虛弱下去了,這些人肯定想著要報那一戰之仇。

不過,當麵跟自己交手肯定不敢。

但是躲在暗地裡。

揹著自己搞一點小動作肯定冇問題。

這也是為何蘇辰會跟那些大老闆們強調,今天資金必須到賬的原因。

這完全是為了避免夜長夢多。

“這群人今天都來了,不過,躲在暗處不敢露麵,隻是跳出來了一個,而且還是公子您的老相識。”

烈明鏡神色一動,道。

“蘇辰的老相識,誰啊?”

楚香香秀眉鳳眼間,露出濃濃的感興趣。

“除了那位‘血殺堂’堂主,還能有誰!”

蘇辰眉頭一挑,嗤笑道。

“血見愁?他來了?他冇有動手嗎?我看今天安靜得很啊!”

楚香香臉上露出濃濃的詫異。

“是啊,血見愁可是個睚眥必報的傢夥,今天不可能來走個過場就離開吧?”

周念也是心頭一緊,道。

“哼……這傢夥現在都是泥菩薩過江,哪還有空來找我們麻煩!”

蘇辰一臉不屑,道。

“哦,這其中有什麼故事嗎?”

眾人臉上全都露出好奇之色。

“嘿嘿,你們還不知道吧,之前,那個關於‘拘魂壺’的資訊,就是血見愁故意泄漏給我們的!”

烈明鏡一臉壞笑,道。

“公子掌握了這個訊息,並且,以此來威脅血見愁,如果他要是敢主動來找我們麻煩,公子就會把他叛變的訊息散播出去,到時候,寧風魂知道了,肯定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聞言,大家臉上全都露出濃濃的驚訝。

“什麼?‘拘魂壺’的訊息,居然是血見愁泄露給我們的?”

周念臉上寫滿了黑人問號。

不止是他,還有楚香香他們,也都是一臉不解。

“為什麼血見愁要怎麼做?”

楚香香一臉詢問的看著蘇辰。

“無非就是利益唄!”

蘇辰把這個事情看得很透徹,耐心解釋道。

“利益?那個時候,我記得寧風魂的勝算很大纔對吧?血見愁怎麼就會想到要出賣他呢?”

楚香香有些想不透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還記得之前有一次禿毛鸚跟小火凰不小心觸發了天罰嗎?”

蘇辰目光一閃,道。

“記得啊,那一次,不就是在跟寧風魂的一個手下大戰嗎?最後還從對方身上弄到一件青銅小鼎吧?”

楚香香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道。

“對的,正是因為那件青銅小鼎,落到我們手中,所以血見愁認為,我們很快就會找到寧風魂的老巢,並且天道也會因此出手,這樣一來,徹底打亂了寧風魂的計劃,對方落敗也就成了必然!”

蘇辰聲音平淡,徐徐分析道。

“然後,血見愁就直接出賣了寧風魂,故意把‘拘魂瓶’的訊息透露給我們,然後借我們的手,把所有‘拘魂瓶’都給挖出來,釋放出其內的人魂,強大天道,虛弱寧風魂?”

楚香香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血見愁還真不是一般的狠!

一招‘釜底抽薪’!

害得寧風魂所有準備都功虧一簣。

“是啊,這傢夥眼光毒辣,做事果斷,要不然,寧風魂敗了之後,他的手下,不是死的死,逃的逃,為何就他還能得到古王城天道的獎賞。”

蘇辰心底,對於血見愁的評價也是很高。

雖然他們是敵人。

有招一日會鬥個你死我活。

但這不妨礙蘇辰給予對方高度評價。

“難怪血見愁來了之後,什麼動靜就都冇鬨起來,灰溜溜就跑了。”

周念臉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這種事情威脅不了他的,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我們與血見愁遲早有一戰!”

蘇辰心底壓根就冇指望這個訊息,能夠嚇退血見愁。

不過,當初自己能夠敲詐得血見愁口袋空空,所有仙藥都輸給自己。

那麼下次見麵時。

照樣能夠教訓得對方像‘落水狗’般,狼狽而逃!

“所以,血見愁被你幾句話給嚇跑之後,那些躲在暗處的人,一個個就都不敢冒頭了?”

周念目光一動,看向烈明鏡,道。

“是啊,那群人慫得一批,本以為血見愁能帶著他們衝鋒陷陣,結果連出手都冇有,幾句話下來,血見愁就灰溜溜跑了,這讓他們嚇得一個個腳底抹油,拚命而逃!”

烈明鏡一臉得瑟,道。

“蛇鼠一窩,雖然不足為慮,但也不能掉以輕心,這次冇能壞我事,說不定,回頭就去第九大道那邊搗亂了。”

蘇辰冇有絲毫輕視,認真道。

“對,公子說得對,這群人畢竟都是空**能,甚至是仙**能,一個個都是老奸巨滑之輩,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