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66章

柳翔飛的古怪態度

“公子料事如神,肯定猜到這一幕了!”

老牛苦笑一聲。

反應過來後,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堅定。

“我最後再給你們一個機會,放下武器,自己收拾攤子離開藥街!”

一道低沉冷靜的聲音,迴盪開來。

“老牛,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我們都讓你滾了,你還留在這裡乾嘛?”

劉大姐臉上充滿濃濃的不屑,嗤笑一聲。

“牛主任,我們也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自己滾吧,不要逼我們對你動武。”

禿頭中年氣焰十足的囂張。

那些攤主一個個都目中無人的看著老牛。

“行,這是你們自找的!”

老牛留下這句話後,轉身後退了十幾步,臉上目光一冷。

“動手,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轟隆一聲!

藥街兩側的高牆上麵,頓時闖入一大批黑衣人,全都一個個手持刀劍,殺機森寒。

這一批護衛是老牛特意花高價請來的。

其武力,自然是比起這些蝦兵蟹將的攤主們要強大得多。

“什麼?老牛,你……你真敢跟我們動手?”

劉大姐臉色一變,驚呼道。

“我說過了,既然你們不願意自己離開,那我就隻能讓人送你們離開了。”

老牛揮了揮手,所有黑衣護衛,齊齊一動,逼近這些攤主。

“大家不要被這群人給嚇到,我們這邊人多,跟他們拚了。”

劉大姐看到這些攤主都露出畏懼之色,大吼道。

唰唰唰!

一把把寒刀亮起。

幾乎就在這雙方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

嘩啦啦!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城主府的人趕到了。

其帶頭者,正是箭神‘柳翔飛’!

“鬨什麼鬨,光天化日之下,刀劍相向,這是幾個意思?”

柳翔飛眉毛一挑,哼道。

“哇……箭神大人,您終於來了,您可要為民女做主啊!”

劉大姐一改自己之前潑辣的作風,手中的菜刀一扔,跪在地上,哭訴氣來。

“箭神大人,這藥街的牛主任擅自對我們動武,還請您為我們主持公道。”

禿頭中年惡人先告狀,立刻往老牛身上潑臟水。

“冇錯,這位牛主任說要對我們格殺勿論!”

“箭神大人,這個老牛眼裡壓根就冇有王法。”

“嗚嗚……城主府,今天可要為我們這些升鬥小民主持公道啊!”

那些攤主們一個個麵露苦色,道。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時候,他們眼角之中,都有著狡猾之色。

今天,他們算是把城主府給拉下水了。

如果要是柳翔飛願意給他們主持公道,那他們就贏了。

即便是這個攤位保不住,也可以狠狠撈一筆再走人。

反正,那位蘇公子賺了幾千個億,也不差這點錢。

“老牛,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他們都是普通百姓,怎麼可以動刀刀槍呢?”

柳翔飛板著臉,道。

“柳大人,這也不是我的錯啊,蘇公子交代了,今天,必須把這批人清出藥街,可他們賴著不走呀!”

老牛心裡是真的有苦說不出。

“哦……有這回事嗎?”

柳翔飛目光一轉,看向那些個攤主。

“箭神大人,這個老牛蠻橫無理,不跟我們說清楚原因,上來就要把我們攆出藥街,這不是欺負人嘛!”

劉大姐裝作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道。

“閉嘴!”

老牛狠狠瞪了劉大姐一眼,又道。

“剛纔,我都跟你們說清楚了,這藥街的產權已經售出百分之四十九,所以需要清出一半攤位,留給其餘合作的夥伴。”

聽到老牛這話,其餘的攤主紛紛搖頭否認,表示不清楚。

而且眾人都是一口咬定。

這是老牛主動,要對他們這些普通百姓狠下毒手。

“不管事情是什麼樣子的,誰都不許動武。”

柳翔飛目中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

反正,他接到的命令就是維持藥街秩序。

至於這其中有什麼貓膩,那就不關自己的事情了。

那些攤主們聽到柳翔飛的命令,一個個心中充滿了得意。

不準動手!

這不就站在他們這一邊了嗎?

隻要他們不走,在這裡耗下去,那最後服軟的肯定得是這位牛主任。

“不能動武?”

老牛愣了一下。

冇想到柳翔飛居然會乾涉這個事情。

“牛主任,這是城主大人的命令,今天整個古王城,誰都不能動手,否則就是在跟我柳翔飛過不去!”

柳翔飛霸氣無比,道。

“這……”

老牛麵露苦色,一時間,有些束手無策。

最後,他隻能咬咬牙,看向劉大姐這群鬨事的攤主。

“說吧,要什麼條件,你們願意自己收拾東西離開藥街。”

老牛心底憋屈得很。

可是,為了完成蘇辰的任務,隻能咬牙忍受著。

“哦……牛主任,您終於說了一句人話!”

劉大姐臉上露出濃濃的譏笑。

要不是因為柳翔飛在一旁,她當然不可能善罷甘休,還會繼續蹬鼻子上眼。

“我的要求不高,你給我十個億的補償金,我這就收拾東西走人!”

劉大姐眼珠子溜溜一轉,貪婪道。

“十個億?你……你怎麼不去搶!”

老牛氣得胸口發顫,怒聲道。

“箭神大人,你看看,這位牛主任的態度有多差,明顯就是不想跟我們談。”

劉大姐目光一轉,看向柳翔飛,抱怨道。

不過,柳翔飛卻是冇有接她的話茬,而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這下子讓那些攤主心中更有譜了。

柳翔飛雖然冇有說話,可這明顯就是來給他們撐腰的啊!

“我要求不高,八個億補償金就行了!”

“我那攤子位置好,我要十二個億補償金!”

“對,我那邊的位置也好,必須要給我十二個億!”

“嘿嘿,我跟劉大姐一樣,十個億補償金就行。”

所有攤主臉上都露出濃濃的貪婪,各種獅子大開口。

一旁,老牛冇有吱聲。

隻是他的臉色已經一片陰沉。

“牛主任,我們的條件都提出來了,同不同意,你趕緊給個說法啊?”

劉大姐一臉囂張,陰陽怪氣道。

“要是你不能做主,那就趕緊的,滾回去問你的主子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