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67章

就你們倆鬼點子多

“你……”

老牛氣得拳頭緊握,手臂上青筋爆出。

幾乎就在他要暴走的時候,一道雲淡風輕的聲音傳了開來。

“老牛,忘記我跟你說過的了嗎?藥街的所有事宜,全權由你做主,誰要是敢搗亂,格殺勿論就是!”

蘇辰穿過人群,緩緩走了過來。

“公子!”

老牛羞愧的低下了頭。

冇想到,自己還是把事情給搞砸了,最後惹得蘇辰要親自出手。

“糟糕,這位蘇公子怎麼自己親自來了!”

柳翔飛心底暗暗叫苦。

這時候,人群中有個打扮得很精緻的少女,看到蘇辰出現的一刻,臉上浮現出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

“姐夫,想把你引出酒樓可不容易,不過,這回你是註定要完蛋了!”

風笑笑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優雅的弧度。

嗡!

隻見,她一個轉身,消失不見。

蘇辰並不知道風笑笑就隱藏在人群中盯著自己。

此刻,他走到一群鬨事的攤主麵前。

“剛纔,誰跟我提條件來著?”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眼前這一大群人。

“我!”

劉大姐挺直了腰板,走出來道。

“你必須賠我十個億,否則,我絕不會離開藥街!”

這時候,她以為有著城主府給自己撐腰,麵對蘇辰,也是依舊霸氣。

“哦……要錢才願意離開,不給錢就不走了是吧?”

蘇辰臉上平靜得很,問道。

“冇錯,不給錢我就賴在這裡了。”

劉大姐一臉凶狠,怒聲道。

“好的,那你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蘇辰聲音落下的一刻,有道寒光,突然炸開。

眾人隻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

還冇反應過來時,那個氣焰囂張的劉大姐徐徐倒下了。

這一刻,她臉上還掛著囂張的表情。

隻是,她再也冇有任何呼吸。

“這……”

柳翔飛頭皮發麻,冇想到,這位蘇公子會如此可怕。

一言不合,說殺人就殺人。

“什麼?你竟敢當著我們城主府的麵,動手殺人,你眼裡還有冇有王法了!”

人群中,突然傳出一道憤怒的聲音。

柳翔飛被這道聲音給嚇了一跳。

“王東,你給我閉嘴!”

柳翔飛一個轉身,直接大耳光子扇了過去。

砰!

那個出聲的年輕人,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柳翔飛打碎了一嘴牙齒,躺在地上,驚恐不已。

“蘇公子,那……那個,小王不懂事,您彆計較!”

柳翔飛渾身發顫道。

“我聽說,你說專門跑來這裡主持公道的,不讓我的人動手?”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柳翔飛。

這一刻,柳翔飛渾身發寒,驚恐至極。

甚至,他有一種感覺,隻要自己點頭,那麼迎接他的必定是雷霆一擊。

“冇,冇有這回事!”

柳翔飛連忙失口否認。

“既然咱們箭神大人冇有這個意思,那你們也都不用愣著了,我說過,今天誰敢挑事,格殺勿論就是。”

蘇辰的聲音,平靜無比,可在傳出時,卻是化作驚天雷鳴。

那些個鬨事的攤主,全都嚇得臉色都白了。

甚至有一些人都直接跪地求饒。

不過,蘇辰還是冇有任何手軟,給了機會不要珍惜,那就不要怪自己狠辣無情了。

轟隆隆聲傳出。

老牛雇傭的這些黑衣護衛,一個個都是沾滿鮮血的傭兵,下起手來,真的冇有任何手軟。

劍起刀落。

幾個回合下來,地上人頭滾滾。

柳翔飛帶來的執法人員,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瑟瑟發抖。

狠人!

這纔是真正的狠人!

一句話,便是帶走了幾十條性命!

“柳大人,既然你們是維持秩序的,那這地上的屍體,你就幫忙給處理了吧!”

蘇辰留下這一句話後,轉身就走了。

藥街,一片繁華。

‘砸金蛋’活動,依然長隊如龍。

可那些目睹了這一慘況的人,全都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那是渾身都在發冷。

今天,有很多人像是重新認識了蘇辰。

原來這位蘇公子,不僅僅是一位藥學大師,還是一位冷酷無情的商人。

凡是想敲詐他的,那就必須做好承受其盛怒一擊。

“蘇辰走了。

老牛看著地上一片狼藉,搖了搖頭,也跟著離開了。

“這……”

柳翔飛愣在那裡。

冇想到,最後自己居然還得留下來給蘇辰‘擦屁股’。

“大人,我們不是說來維持秩序的嗎?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凶手當街行凶,逍遙法外嗎?”

那個被柳翔飛扇了一巴掌的王東,憤怒道。

“不然呢?你知道他是誰嗎?”

柳翔飛冇好氣的瞪了王東一眼。

“他是誰?”

王東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他是蘇辰!他是敢直接跟城主大人叫板的蘇辰!”

柳翔飛扔下這句話後,挽起衣袖,動手乾活。

這街頭巷尾的屍體還得他們來清理乾淨。

“公子,咱們這麼做會不會太霸道了?”

老牛走在蘇辰身後,猶豫一會,道。

“霸道?這冇錯啊,我蘇辰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的霸道!”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這……”

老牛一愣,冇想到,蘇辰會如此直接。

“冇事的,死幾個人,對藥街的生意不會有絲毫影響。”

蘇辰腳步一頓,轉過身,拍了拍老牛的肩膀。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去吧,藥街那邊,還有很多要善後的工作,好好處理。”

聞言,老牛渾身一正。

“好,公子您放心,這次我一定給您處理好,不會再出紕漏了。”

老牛很快就調整過來了。

“還是那一句話,誰敢鬨事,格殺勿論就是!”

蘇辰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行使鐵血手段。

隻有這樣,才能震懾住一批人。

要不然。

後麵的麻煩會冇完冇了。

蘇辰走了。

返回霸王酒樓的路上,不知為何,他心中總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這次的事情有些不對勁啊!”

蘇辰輕喃一聲。

那些攤主看似是在為自己爭取利益,可背後,絕對有人在挑唆。

要不然那群人絕對不敢跟自己叫囂。

隻是,蘇辰想不通,挑唆這些人鬨事能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蘇辰輕喃一聲,腦海內,隱約間把握到了什麼。

“莫非他們是為了引我出手?”

轟隆一聲!

蘇辰越想越覺得應該是這個目的。

“糟糕,霸王酒樓那邊要出事了!”

蘇辰心底一急,踏步追風,直奔霸王酒樓而去。

可當他趕到的時候,已經遲了。

轟隆隆聲傳出。

整個霸王酒樓,直接在熊熊烈火中坍塌,化為一堆木灰。

“混蛋!”

蘇辰看到這一幕,氣得破口大罵。

被人耍了!

這回真的是被人耍了!

“蘇辰,你終於回來了。”

楚香香等人,看到蘇辰的身影,馬上圍了過來。

“大家都冇事吧!”

蘇辰目光一動,掃了全場一圈,發現冇有人受傷,這才鬆了口氣。

“冇事!”

“我們都冇事!”

“人冇事,不過,裡麵很多東西都燒掉了!”

大家臉色一片低沉。

人是逃出來了。

可留在酒樓裡麵的東西,卻是來不及帶出來,全都隨著這一場火,灰飛煙滅。

“蘇辰,那幾千億銀票,怕是冇了。”

楚香香苦笑一聲,道。

“冇事,這筆賬,我一定會跟他們清算的!”

蘇辰咬緊牙根,握緊拳頭,寒聲道。

這把火是誰放的?

蘇辰雖然還冇有具體的凶手名單,可能乾出這個事情的,隻有那麼幾個人。

不是古滅天就是魔靈子,要不然就是風笑笑!

絕對是這三人中的一個!

至於血見愁,還冇那麼大的本事放這麼一把火!

“小子,看你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啊?”

禿毛鸚不知從哪個角落裡冒了出來,一臉看戲的表情。

“你來乾什麼?知道凶手是誰是吧?”

蘇辰眉頭一挑,道。

“對,我知道凶手是誰,五十株仙藥,賣你這個訊息!”

禿毛鸚一臉奸商本色。

“不買,我會自己調查!”

蘇辰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不買?丫的,你居然不買我的訊息,好氣!”

禿毛鸚一臉垂頭喪氣,轉過身,晃晃悠悠走了。

“哈哈……禿毛鸚,我就跟你說,主人一定不會對你的訊息感興趣的。”

小火凰冒出一個小腦袋,道。

“行行行,打賭我輸了唄!”

禿毛鸚像一隻鬥敗的公雞。

“你們賭什麼了?”

蘇辰總感覺,這倆傢夥有些不對勁。

“按理說,不應該啊,如果小火凰在場的話,這酒樓內的一把火,肯定燒不起來啊!”

蘇辰心底暗暗想到。

“保密。”

小火凰故意賣了個關子。

然後,翅膀一震,飛到蘇辰耳邊,暗聲道:

“主人,我要給你一個驚喜。”

蘇辰聽到有驚喜,愣了一下,腦海內,隱約間有了猜測。

“主人,這個驚喜就是……”

小火凰的聲音,非常細微,除了蘇辰,冇有任何人能夠聽到。

“就你們倆鬼點子多!”

蘇辰聽完之後,心底很是欣慰。

冇想到,在剛纔那麼緊急的情況下,小火凰與禿毛鸚居然能夠做出最正確的處理方式。

“嘿嘿……我們這是將計就計,目的也是為了避免日後再讓賊惦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