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5章

麻煩來了

“金兄,這不是我要吵,而是某些人,仗著自己有點實力,總是不停的賣弄。”

血見愁冷眉一挑,道。

“哼……我從不跟廢物合作!”

風笑笑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冷笑道。

“你纔是廢物,你全家都是廢物。”

血見愁目中怒火狂噴,大聲罵道。

二人,即將爆發口水大戰。

金麵佛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歎一聲:“糟糕!”

要是他知道風笑笑與血見愁的脾氣都這麼爆,肯定不會把這倆人同時拉入這個‘滅蘇聯盟’。

“血兄,走,我聽說藥師工會也要對‘第九大道’下手了,咱們看看去!”

‘金麵佛’動作變得麻溜起來,再也不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直接拽著血見愁出門去了。

房間裡。

隻剩下風笑笑,與‘滅蘇聯盟’的其他成員。

“行了,不想乾的人已經走了,接下來,咱們可以好好商量一下行動方案了。”

風笑笑臉上的怒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風輕雲淡。

彷彿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似的。

眾人心頭一凜,全都冇有弄明白風笑笑這麼做的意思。

……

第九大道。

蘇辰解決了黃牛的惡意囤貨後,再也冇有鬨事的人。

所有商鋪裡麵,擠滿了人。

這些纔是真正的顧客。

全都是因為有消費需求才購入丹藥的。

當然,有些顧客的消費需求,並不是那麼強烈,隻是衝著優惠,所以才願意掏腰包消費。

但至少已經冇有了那種抱著‘二道販子’心態的顧客。

“你覺得藥師工會接下來會耍什麼招?”

楚香香目光一閃,道。

“會耍什麼陰招不知道,但是,找麻煩的已經來了!”

蘇辰腳步一動,朝著第九大道入口走了過去。

此刻,在這入口處,有個老大爺,躺在棺材裡麵,早已斷了氣。

而在這老大爺旁邊,還有一群中年人。

顯然是這老大爺的家屬。

這時候,其中有兩個人把橫批打開了來。

“無良奸商,售賣假藥,害死我父親,要求血債血償!”

很快,不少正在店鋪裡麵選購丹藥的客人。

聞聲急匆匆趕了出來。

這些客人,剛一湊上前去,立刻看到,這一家子人,帶著棺木,還有喪葬樂隊,進入第九大道。

好巧不巧,這夥人直接來到第八號店鋪。

“第九大道售賣假藥!”

“今早我父親在這家店鋪買了‘安心靜神丸’,服下後,便再也冇有醒來!”

“這間店鋪害死我的父親,殺人償命,要求這家店鋪的掌櫃滾出來受死,一定要血債血償!”

十幾個披麻戴孝的人,神色憤怒。

站在八號店鋪門口。

一陣狂罵。

很快,關於第九大道出售假藥害死人的訊息,如同雪花一般,席捲開去。

大道兩側所有商鋪中的客人,全都臉色一白,嚇得把手裡麵挑選好的丹藥都給扔了。

“不要了,不要了,這家店原來賣的是假藥啊!”

“這都死人了,還好我冇在這裡買藥,不然怕是下一個躺下去的人就是我了。”

“我就說嘛,這裡的丹藥怎麼會價格如此實惠,敢情這賣的都是假藥啊!”

“哎……那個蘇公子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竟然出售假藥,我咒他生孩子冇屁眼。”

整個第九大道,人心惶惶。

甚至,有不少人都加入到死者親屬的行列,幫忙聲討第九大道的商家。

不過目前第九大道所有丹藥店鋪都是直營。

其商家隻有一個,那便是蘇辰。

“事情越來越大了。”

楚香香站在人群中,聽著四周的議論,氣得直咬嘴唇。

無論如何,她都冇想到,對手為了抹黑第九大道,居然會這麼無恥,故意弄出命案。

如果要是今天這個事不能順利擺平,那麼,第九大道的名聲將會徹底發臭。

到時候,他們之前所做的努力,也都將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們要相信蘇公子,他一定能夠妥善處理好這個事情的。”

徐老眉宇間也有著濃濃的憂愁,不過,還是極力安慰道。

第八號店鋪,門口。

一片喧鬨。

店鋪裡麵的員工,全都嚇得瑟瑟發抖,根本冇有人敢出來應話。

老牛急匆匆趕了過來,還冇上場,直接被蘇辰給拽住了。

“這個事情,我親自來處理。”

蘇辰心底清楚得很,這次,敵人是有備而來。

以老牛的手段。

根本壓製不住這群故意鬨事的人。

“各位,節哀順變!”

蘇辰上場之後,最先走到棺木旁邊,朝著裡麵已然仙逝的老人鞠了一躬。

不管怎麼說,死者為大!

“你個殺人凶手,少在這裡腥腥作態!”

人群中,有箇中年婦女淚眼猩紅,怒聲道。

“安靜一點,這是蘇公子,事情還冇有查明之前,你們憑什麼說人家蘇公子是殺人凶手!”

人群中,有個頭髮梳得一絲不苟餓中年人嗬斥道。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王富貴。

自從他的店鋪被劉熊野一把火燒掉之後,就暫時告彆了丹藥市場,一直冇做做個閒人。

剛好今天第九大道隆重開業,所以就過來瞧瞧。

說實話,王富貴是打心眼裡感激蘇辰。

要不是蘇辰一舉乾掉劉熊野,自己怕是還得被矇在鼓裏。

傻傻的。

壓根不知道是誰放火燒掉自己的店鋪。

而且,在劉熊野倒台之後,蘇辰的人,在瓜分了劉熊野留下的家產後,還主動給他送去店鋪的賠償。

這點讓王富貴感激涕零。

所以,今天看到有人抹黑蘇辰,他第一個不樂意,主動跳了出來。

“你是誰?你家裡又冇死人,所以你纔會在這裡站著說話不腰疼!”

那箇中年婦女臉色陰冷,狠狠瞪了王富貴一眼。

“這位大姐,麻煩你積點口德好不好。”

王富貴也不是好惹的,一點都不怵,直接瞪了回去。

“蘇公子的口碑,十裡八鄉的百姓都清楚得很。”

“如今你什麼證據都冇有,你就指著人家鼻子破口大罵。”

“一口一個殺人凶手!”

“這明顯就是汙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