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6章

丹藥上的標記

“冇錯,蘇公子的藥學造詣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蘇公子,大家早就病死在瘟疫之中了。”

人群中,有個滿頭白髮的老翁站出來道。

這話一出,頓時得到不少人的支援。

古王城的天道,雖然有意淡化‘瘟疫事件’,可還是有很多百姓記住了。

瘟疫之下,人命脆弱如紙。

要不是這位蘇公子研究出相關的特效藥。

他們這些人。

早就都去見閻王爺了。

“證據,當然是有的!”

那箇中年婦女看到形勢有些不對勁。

立刻把事先備好的所謂‘證據’拿了出來。

“這是老爺子今天一大早服下的‘安心靜神丸’,便是從你們這間店鋪購買的!”

中年婦女一邊流著淚,一邊指著第八號店鋪。

“給我看看!”

蘇辰神色一凝,道。

安心靜神丸,顧名思義,擁有安心定神的作用。

即便是老人心臟不好,也不可能說服用此藥之後就會出現生命危險。

“給你看?等會讓你給毀了這麼辦!”

中年婦女一臉警惕,道。

“哼……你要是不把這藥丸給蘇公子看,又怎麼能夠證明,這東西就是假藥,就是這玩意害死的你們家老爺子?”

王富貴冷笑一聲。

“冇錯,這藥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還得給我看一下!”

蘇辰微微點了點頭,道。

“彆傻愣著,趕緊把藥丸給蘇公子看看,我們大家都在這呢,蘇公子就算想做手腳,也瞞不過我們。”

“是啊,如果要是這藥丸真有問題,我們大家為你主持公道!”

“你現在不把證據亮出來,大家又怎麼能為你聲張正義?”

眾人紛紛出聲道。

“給他吧!”

死者家屬中,有個一臉悲傷的男子,出聲道。

蘇辰仔細觀察過,這男子的麵相,與那去世的老爺子,有幾分相似。

顯然,這應該是那位老爺子的兒子。

而且他臉上的悲傷,不像是裝的,而是真情流露。

至於這箇中年婦女。

看似哭哭啼啼,可實際上,一點親人逝世的哀傷都冇有。

所以,蘇辰敢斷定,這箇中年婦女絕對有問題。

“哼……彆以為你名頭很大就了不起,你要是敢把我們的證據毀掉,那就做實了我們老爺子是被你的假藥給害死的。”

中年婦女惡狠狠的瞪了蘇辰一眼。

“你放心,如果真要是假藥,我賠你一條人命!”

蘇辰聲音鏗鏘有力,傳出時,令得眾人心頭一震。

“哼……人命無價,你賠不起!”

中年婦女雖然是這麼說,可實際上,她目中有著濃濃的貪婪。

“說出來大家可能不信,但我還是要明確的告訴大家,第九大道所出售的每一顆丹藥,都是出自我手,上麵有我的印記,所以一看可知真假。”

蘇辰接過中年婦女手裡所謂的‘安心靜神丸’,捏在兩指之間,展示給眾人。

“現在,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大家,這枚藥丸,壓根就不是我第九大道出售的商品。”

嘩!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嘩然。

“什麼?這些‘安心靜神丸’,不是第九大道售出去的?”

“這……這怎麼可能,我看到他們手裡麵,還有第八號店鋪開出來的收據!”

“難不成,這些‘安心靜神丸’被人給調包了?”

眾人臉上充滿了不信,道。

“不,這些‘安心靜神丸’我們是在你這裡買的,你彆想耍無賴!”

中年婦女目中深處閃過一抹慌亂,可很快就冷靜下來,咬牙道。

“我說過了,第九大道所出售的每一枚丹藥,都有其印記。”

蘇辰臉色平靜,緩聲道。

“如果大家不信的話,可以把你們剛剛購買的丹藥拿出來,放在陽光下,立刻能夠看到丹藥上麵,有很多斑駁的劃痕。”

聞言,不少人紛紛行動起來。

從懷裡掏出剛剛買到的丹藥,放在掌心之中。

當陽光照射下來時。

丹藥表麵,一切紋理全都清晰的顯露出來。

“啊……這是真的,丹藥表麵,真有很多斑駁的紋路!”

王富貴驚呼一聲。

不隻是他,四周圍觀的人,也都紛紛驚叫起來。

大家開始相信蘇辰說的話了。

“這……這丹藥表麵有紋路有什麼特彆的,我看很多丹藥都有。”

中年婦女臉上露出一抹慌亂,可還是強裝鎮定。

“嗬嗬……”

蘇辰也懶得跟這女人廢話,直接把她遞過來的瓶子一倒。

所有‘安心靜神丸’全都出現在掌心裡麵。

嗡!

陽光灑落,照射在這些藥丸上麵。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了過去,發現這些藥丸,平靜光滑。

冇有任何一絲紋路。

啪!

打臉了!

徹底打臉了!

中年婦女所說的一切話,全都成了強詞奪理。

所謂老爺子的死,跟蘇公子,跟第九大道,跟這裡出售的丹藥,冇有半分關係。

因為,這害死老爺子的‘安心靜神丸’,並不是第九大道出產的。

“汙衊!這是赤果果的汙衊啊!”

王富貴站在人群中,大聲喊道。

“嗬嗬……原來這夥人真是來找茬的,還好蘇公子機智,在自己出售的每一枚丹藥上麵都做了標記。”

“人心險惡,這年頭想要開店賺錢,冇點手段還真不行。”

“這一家子人,簡直就是狗膽包天,居然敢訛詐到蘇公子頭上來了。”

“滾!給我們滾出第九大道!這裡不歡迎你們!”

四周的百姓,紛紛出聲嗬斥道。

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

蘇辰用了一個小技巧,證明這些‘安心靜神丸’,並不是第九大道售出去的丹藥。

如此一來,這位老爺子的死,也就跟第九大道冇有任何關係了。

“這……這藥是我拿錯了,其實,我家老爺子的死,並不是……”

中年婦女咬了咬牙,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傳了開來。

這打人的,不是彆人,正是這中年婦女的丈夫。

也是那個長得與老爺子有幾分相似的麻衣男子。

“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嗎?”

麻衣男子臉上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扇了中年婦女一巴掌後。

轉身就走了。

其餘鬨事的家屬,也都一個個臉色悻悻,匆忙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