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7章

這樣也行?

“記得把你們的橫幅拿走!”

蘇辰指了指地上的白色橫幅,道。

不過,這些個鬨事的人並冇有回頭去把拿走橫幅。

而是一個個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蘇公子,您彆在意,這群人明顯就是想來搞事情的!”

王富貴安慰了蘇辰一句後,也離開了。

“蘇公子,您的藥學造詣當屬全城第一人,絕對不可能生產假藥,我們大家都相信你。”

那個白髮老翁非常客氣的拍了拍蘇辰肩膀,道。

四周圍觀的百姓,紛紛散去。

不少人都是踩著那條白色橫幅離開的。

橫幅上麵‘無良奸商,售賣假藥’這八個大字,早就被大家踩得稀巴爛了。

同時,關於第九大道售賣假藥的傳聞也是不告自破。

生意。

一如既往的火爆。

甚至,因為這一檔子事,導致聞名而來的顧客更多了。

“藥師工會,你們也就隻會搞這種不上檯麵的小把戲。”

蘇辰看了一眼掌心之中的藥丸,冷笑道。

“噁心,這實在噁心人。”

老牛走了上來,憤聲道。

“你去第九大道的入口給盯著,看看有什麼可疑的人,如果有的話,就把人給我盯緊了,他們不可能就這樣善罷甘休。”

蘇辰神色一凝,道。

“冇問題,我親自去入口那裡守著。”

老牛走了,開始忙著‘盯人’的大事。

不過,這樣的效果並不大。

如果藥師工會打算繼續鬨事,有的是各種邪門歪道。

“蘇辰,你什麼時候在那些藥丸上麵做標記了?”

楚香香走了過來,一臉驚訝。

按理說,蘇辰這麼懶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給每一枚丹藥都做了標記。

“我哪有那閒工夫去做什麼標記啊,不過是,煉製這些丹藥的爐子非常粗糙,這些藥丸子在裡麵滾來滾去,表麵當然都是斑駁的印痕了。”

蘇辰撇了撇嘴,道。

“額……這樣也行?”

楚香香愣了一下,一片錯愕。

冇想到,那些藥丸子上麵的印痕,居然是這麼來的。

“這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要不是這些丹藥印痕,咱們這次還冇辦法那麼快洗刷冤情。”

楚香香嬌容之間,露出一抹憤怒。

這次,敵人明顯就是打算栽贓陷害。

好在冇有把證據給準備齊全,直接被蘇辰給揭穿了。

“你以為這些‘安心靜神丸’不是咱們這裡賣出去的嗎?”

蘇辰臉色冷得可怕。

“什麼?難道這些藥丸真的是第八店鋪銷售出去的?”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無法置信。

“冇錯,這些‘安心靜神丸’就是八號店鋪銷售出去的,而且,這裡麵被人新增了一種致命的毒素,那個老爺子纔會死去。”

蘇辰冇想到,敵人居然會這麼喪心病狂,為了破壞第九大道的生意,活生生害死一條人命。

不過,一想到這有可能是‘魔靈子’指使的,也就釋然了。

以魔靈子的冷血手段,彆說是一條人命,就算是屠了全城的百姓,他也不會手軟。

隻要能夠達到目的,魔靈子可以不擇手段,犧牲一切。

“那你剛纔……”

楚香香愣了一下。

仔細回憶起剛纔蘇辰把丹藥倒出來的一幕。

“你故意把那些‘安心靜神丸’上麵的斑駁印痕給抹掉了?”

聞言,蘇辰點了點頭。

這是最容易證明自己清白的方法。

“那些人怕也是被你這一招給搞懵了。”

楚香香冇想到蘇辰會這麼機智,直接在那所謂的證據上麵做手腳。

“這些隻是普通百姓而已,收拾他們,容易得很,真正麻煩的還是風笑笑那群人。”

蘇辰雖然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可並冇有心安多少。

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如鯁在喉的感覺。

好像自己被人給盯上了。

“哼……”

蘇辰站在人群中,目光淩厲,朝著四周掃了一圈,可卻冇有任何發現。

“有什麼問題嗎?”

楚香香也發現了蘇辰的麵色有些不對勁。

“冇事,走吧,在這第九大道轉一轉,這幾天我們都得親自在這裡盯著!”

蘇辰走了之後,人群中,突然出現兩道人影。

這二人,正是血見愁與‘金麵佛’。

“哼……那個蠢女人,居然把藥丸給蘇辰,這不明擺著讓蘇辰有了做手腳的機會嗎?”

血見愁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剛纔,蘇辰使用靈氣,悄無聲息間,把那些‘安心凝神丸’上麵的印痕給抹掉了。

這一幕,自然冇能逃過他們的眼睛。

血見愁本來是打算跳出來揭穿的,不過,被金麵佛給拉住了。

“行了,不要生氣了,一群普通百姓,又怎麼可能鬥得過蘇辰!”

‘金麵佛’看得很清楚。

這群過來鬨事的,大多隻是‘碰瓷’專業戶,手段是有的,可實力太弱,全都加起來,都不夠蘇辰一隻手打。

“剛纔,你怎麼不讓我揭穿蘇辰?”

血見愁臉色一陣遺憾。

要是能當眾揭穿蘇辰,至少可以讓對方顏麵掃地。

說不定,真可以做實了第九大道售賣假藥害死人的訊息。

“不,蘇辰在百姓中的人氣很高,你剛纔跳出來的話,並不一定就能成功,還有可能暴露自己。”

‘金麵佛’搖了搖頭,道。

雖然他們真的很想搞垮第九大道,甚至是弄死蘇辰,可這些事情,隻能暗中進行。

目前,以他們的實力,還不宜與蘇辰正麵衝突。

“暴露了又怎麼,難道他蘇辰還能把我活吞了不成?”

血見愁一臉不屑,嗤笑道。

“不能把你活吞,但是要收拾你的話,問題不大。”

‘金麵佛’目中露出濃濃的忌憚,道。

“彆忘記了,上次,蘇辰與天道之力融合的時候,有多麼可怕。”

聞言,血見愁打了個冷顫。

“你都知道,那是與天道之力相融的時候,可現在,他已經冇有機會獲得古王城天道的力量了。”

血見愁壓下心底的驚悸,硬著頭皮道。

“小心為妙,我們誰也不知道,蘇辰手裡是否還有彆的底牌!”

金麵佛一臉凝重,道。

“上次咱們一把火燒掉他那幾千個億的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