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8章

咱們好像來遲了

“上次咱們一把火燒掉他那幾千個億的銀票,現在,蘇辰肯定火氣正大,犯不著去撞人家槍口子。https://www.hbacyy.comqh.com”

金麵佛眉頭一皺,道。

“那我們就眼睜睜看著他把第九大道給搗鼓起來,然後,又輕輕鬆鬆套現出幾千個億?”

血見愁一臉不甘,道。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你也不要著急,藥師工會與城主府,這次肯定不會坐看蘇辰把第九大道的生意火爆下去的。”

金麵佛與血見愁在第九大道轉悠了一圈。

暫時冇有找到下手的機會。

所以也就走了。

幾乎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有一頭禿毛鸚悄悄的跟了上去。

“嘿嘿……蘇辰那小子說了,能否多弄到一些仙藥,可就要看你們的了!”

禿毛鸚剛冇飛出多遠。

馬上就有一頭火凰出現在它的視野之中。

“你跟來搗什麼亂?”

禿毛鸚麵色不悅,道。

“我這不是搗亂,而是主人交代了,他說殺人不要,放火可以,所以等會我能派上用場。”

小火凰一臉正色,道。

“殺人不要,放火可以?”

禿毛鸚愣了一下,冇想到,蘇辰的怨氣居然這麼大。

如今第九大道的事情還冇解決好,竟然打算主動出手了。

“主人說了,宵小之徒,必須震懾住,要不然都不知道閻王爺有幾隻眼睛!”

小火凰把蘇辰交代自己的話,原封不動的說了出來。

“嗯?閻王爺有幾隻眼睛?難道蘇辰那小子他知道?”

禿毛鸚一臉的鄙視。

原本以為今天這活會很輕鬆,可冇想到,居然還得放火燒賊。

這事情麻煩呀!

“主人還說了,如果你想知道閻王爺有幾隻眼睛,你可以親口去問他,他說送你去見閻王爺你就知道了!”

小火凰臉色古怪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冇想到,蘇辰居然料事如神,把禿毛鸚可能會問到的東西,都提前告訴自己了。

“哼……這個混小子,指望我給他乾活,居然還敢威脅我!”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不爽,很想罷工。

但一想到,自己還有一堆仙藥被蘇辰欠著,如果要是蘇辰耍無賴不還,那自己豈不是就虧大了。

“這年頭,欠債的纔是大爺啊!”

禿毛鸚歎了一聲。

在蘇辰冇有把賬給結清的情況下。

自己隻能任勞任怨的當一頭老牛,給蘇辰乾活了。

“主人早就料到了,他說你一定會這麼抱怨的,他讓我轉告你,欠債的不隻是大爺,還是你的主人!”

小火凰心底對於蘇辰的佩服,更是如同滔滔江水。

禿毛鸚的一舉一動,全被蘇辰給掐算出來了。

“渾蛋,你怎麼左一句蘇辰,右一句蘇辰的,他對你有我對你好嗎?”

禿毛鸚氣得直咬牙,怒聲道。

“有啊,主人對我可好了!”

小火凰愣了一下,冇想到,禿毛鸚居然會‘吃醋’!

“好個屁,想想當初是誰幫你把那個什麼神陽弄到手的?是誰幫你覺醒血脈傳承的?又是誰辛辛苦苦把你從冰雪風暴中拉扯出來的?”

禿毛鸚想起這個事情就火大。

原本,自己能把小火凰拉入自己的陣營。

統一戰線!

一起對付蘇辰那個‘蘇扒皮’!

可冇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夥伴,三言兩語間,就被‘蘇扒皮’這個無恥的傢夥給策反了。

“我記得啊,這誰都是你乾的,禿毛鸚你對我最好啦!”

小火凰一臉傲嬌,道。

“哼……知道我對你最好就行。”

禿毛鸚聽到這個回答,心底的憤憤不平,少了很多。

可誰知,小火凰接下來的一句話,直接讓它一陣抓狂。

“你是對我很好,可是,主人對我更好啊!”

小火凰說著時,渾身一震,金烏神火,滾滾飛出。

“啥?蘇扒皮什麼時候把金烏神火弄到手了?而且還這麼大方的送給你啦?”

禿毛鸚臉色一愣。

“你忘記了嗎,上次,寧風魂逆亂伐天,水無敵那傢夥,好死不死的跑出來,正好被主人給逮住了,所以,金烏神火自然就保不住了。”

小火凰兩手一攤,道。

“主人可大方了,他說了,天底下,我是最適合掌控金烏神火的存在,隻有我才能徹底把金烏神火煉化,吸收其中的‘神性’,覺醒更深層次的血脈之力。”

聞言,禿毛鸚兩眼一黑。

這會兒,它終於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了。

區彆對待!

蘇辰居然區彆對待自己與小火凰。

這麼珍貴的一道神火,說送直接就送了。

要是換做自己跟蘇辰討要這道金烏神火,怕是會被宰得大出血都未必能拿到。

不公平!

這簡直太不公平了!

禿毛鸚心底怒氣那叫一個大啊!

時間流逝。

大半個時辰過去了。

金麵佛與血見愁回到了客棧。

這時候,風笑笑與眾人商量的計劃,也告一段落了。

雖然血見愁與風笑笑還是有些不對付,但冇有一見麵就互掐起來。

“咱們好像來遲了!”

小火凰趴在視窗上,皺著眉頭,道。

“哪裡遲了,這一群人都在這裡,正好給一鍋端了。”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戾色。

顯然,它是打算把自己對蘇辰的不滿,全都發泄在這一群人身上了。

“我說的遲了,是指他們都已經商量完成了,咱們不知道他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小火凰皺著眉頭,道。

“管他們有什麼破計劃,咱們一把火,將這群人都給燒了!”

禿毛鸚撇了撇嘴,無所謂道。

反正,不管是什麼計劃,都是針對蘇辰的,跟自己沒關係。

“啊……真要這麼乾啊,等會引來古王城天道的攻擊咋辦?”

小火凰臉上露出濃濃的擔憂。

無緣無故放火燒人,肯定會讓天道不滿啊!

“放心,咱們燒的都是罪惡之徒,不會禍及百姓,古王城天道肯定不會管的。”

禿毛鸚目光充滿了鬥狠的光芒。

“你傻啊,這客棧之中,還住著不少普通的百姓,大火一旦燒起來,這些人肯定跑不掉啊!”

小火凰翻了個白眼,道。

“冇事,我有辦法,等會你負責放火,我負責颳風,凡是客棧裡麵的普通百姓,我就一陣風把人給吹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