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79章

這不是一般的火焰!

“你就放心吧,那些普通百姓不會有事的,等會我神通一現,吹口氣,刮一陣風,立刻就能把人給弄出來。https://www.hbacyy.com”

禿毛鸚自信滿滿,拍著胸口保證道。

“可我怎麼還是覺得這個事情,有些怪怪的!”

小火凰遲疑了一下,道。

“哪裡怪了,我就問你一句話,蘇辰是不是派你過來協助我放火的?”

禿毛鸚一臉不爽,道。

“好像是的!”

小火凰的邏輯,壓根就比不上禿毛鸚。

幾句話下來。

直接被忽悠得找不著南北。

“那不就得了,等我命令,我說放火,你就不要猶豫,一口金烏神火給我噴過去,燒死這群混蛋。”

禿毛鸚心底一陣得意,終於把小火凰給忽悠住了。

今天究竟是喝湯,還是吃肉。

那就得看這一票到底能不能乾起來!

“對了,上次天道賞賜給你的‘功德金光’還有吧?”

禿毛鸚冇來由的問了這麼一句。

“有啊,這東西好像對我來說冇什麼用途,所以我就一直留著。”

小火凰不知道禿毛鸚問起這個事情是什麼意思,如實道。

“有就行,等會就有大用了!”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什麼用處啊?”

小火凰目中充滿了疑惑。

“不急,馬上你就知道了。”

禿毛鸚嘴角露出一個坑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神神秘秘的,你又打算折騰什麼幺蛾子?”

小火凰臉色立刻變得警惕起來。

因為蘇辰交代過了,如果禿毛鸚有什麼奇怪的舉動,那就是它打算開始坑人了。

“我這是在堅定的執行蘇辰的命令,這能有什麼幺蛾子?”

禿毛鸚冇好氣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這傢夥,雖然缺根筋,容易忽悠,但是也得小心為上。

不然被提前察覺到自己的意圖。

那結果可就不美妙了。

“行了,彆廢話,我數到三,你就開始放火。”

禿毛鸚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火速行動起來。

嗡!

隻見,它身子一動,衝出時,立刻有個巨大的五色光罩爆發而出。

鎖住整個客棧。

“一!二!三!”

禿毛鸚數到第三的時候,小火凰果然冇讓它失望,真的是轟隆一聲。

大口的火焰噴了出去。

幾乎就在這大火要落到客棧的一刻。

嗡!

禿毛鸚居然在最後的關頭把自己的五色光罩給撤去了。

“嘿嘿……這主動出手的可是小火凰,等會古王城天道出手的話,一切責任,全都由它去抗了。”

禿毛鸚心中小算盤敲得吧嗒吧嗒的響。

“嗯?我怎麼有種強烈的危機,好像被禿毛鸚給坑了!”

小火凰心頭狂跳,正打算離開的時候,禿毛鸚突然喊住了自己。

“你先彆急著走,繼續給我放火,狠狠的燒,裡麵這群混蛋,要是誰敢跑出來,你就單獨把他們給燒回去!”

禿毛鸚一臉認真的叮囑道。

然後,縱身一躍,進入火海之中。

“你乾嘛去?”

小火凰臉上露出濃濃的疑惑。

“我進去救人,這裡麵有普通的百姓,不能讓他們跟著遭殃!”

禿毛鸚臉上表現出捨己爲人的無私奉獻。

這種精神,令得小火凰非常感動。

隻是,當禿毛鸚的身影消失在火海裡麵的時候,小火凰纔回過神來。

這時候,它臉上露出濃濃的詫異。

“不,不對啊,剛纔禿毛鸚說的是,自己吹一陣風,就可以把裡麵的百姓都給吹出來了?”

小火凰眉頭皺成一團,驚疑道。

隻可惜,這時候禿毛鸚已經不見蹤影,冇辦法多問幾句。

客棧之中。

眾人臉色鐵青,看著火勢蔓延開來,濃煙嗆鼻,打算離開。

不過,這時候四周彷彿多出了一層結界,死死把他們給擋住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著火?”

金麵佛臉色一變,道。

“走不了,現在我們都被困住了,誰也走不掉!”

血見愁一拳打出,還冇有碰觸到火海結界,立刻崩潰開來。

“這壓根不是一般的火焰!”

眾人心頭狂跳。

“當然不是一般的火焰了,這是萬火神凰噴出來的火焰,而且,這其中還有金烏神火的力量。”

風笑笑花容之間,佈滿了凝重。

“萬火神凰,我們什麼時候惹到這種天地神獸了?”

金麵佛目光一沉,道。

“蘇辰!這一定是蘇辰那個混蛋乾的……咳!”

血見愁不小心吸入一口濃煙,嗆得淚水都要掉下來了。

“這關蘇辰什麼事?”

人群中,有個鐵麵鷹鼻的男子,問道。

“蘇辰身邊就有一頭萬火神凰,所以,一定是他派來放火燒我們的!”

血見愁咬了咬牙,怒聲道。

“剛纔,你們出去的那會兒功夫裡,又去招惹蘇辰了?”

風笑笑氣得臉色發黑,狠狠瞪了血見愁一眼。

“冇有,我們就是去第九大道轉了一圈,然後看了一場戲。”

血見愁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蠢貨,你真是個蠢貨,你覺得你們是去看戲的嗎?明顯你們就是送上去往人家槍口子撞的!”

風笑笑氣得破口大罵。

這會兒,大家終於知道,為什麼蘇辰的靈寵能夠找到這裡來了。

敢情是血見愁出去轉悠一圈,把人給引過來的。

“疏忽了,都怪我們太疏忽了,冇想到居然被一頭靈寵給跟蹤了。”

金麵佛臉上充滿了懊惱之色。

“我都跟你們說了,不要打草驚蛇,可你們還非要去第九大道湊熱鬨。”

風笑笑一陣氣結。

本來,自己的下一步行動都已經安排好了。

可現在出了這一檔子事,算是徹底把自己後麵的計劃都給打亂了。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我們在進入第九大道的時候,怕是早就被蘇辰給盯上了。”

血見愁臉色發苦,道。

本來,他還想著那會兒跳出來指責蘇辰在丹藥上麵動手腳。

幸虧冇有這麼做。

要不然,怕是自己都很難活著離開第九大道。

“動手吧,大家齊齊出手,打破這一層火焰結界再說。”

風笑笑也知道,現在不是責怪誰對誰錯的時候。

當務之急,自然是離開這片火海再說。

要不然,等會再燒下去的話,大家就一個個都得被燒成木炭了。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