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0章

不是一夥的

砰!

眾人齊齊出手,一拳打過去時。

火海翻滾,不少金烏神火紛紛炸開,形成肆虐風暴。

狠狠轟向風笑笑他們。

“咳……”

風笑笑一個躲閃不及,直接被這金烏神火的風暴給砸了個正著。

整個人,隻來得及護住重要的幾個部位。

可身上那些衣飾,都被燒得焦爛。

“混蛋,該死的蘇辰,你千萬彆落在我手裡,否則本姑娘定要把你大卸八塊!”

風笑笑看了一眼自己滿身狼藉的模樣,氣得破口大罵。

其他人的情況也都好不到哪裡去。

一個個給整得灰頭土臉。

“怎麼辦,這層火焰結界不好對付啊,如果爆發出太強的力量,估計會引來古王城天道!”

血見愁臉色一片陰沉。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打出去了,要不然真在這裡麵被活活燒死啊!”

風笑笑冇好氣瞪了血見愁一眼。

幾乎就在眾人打算出手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傳了開來。

“諸位,何必動手呢,要想破開這層火焰結界,簡單得很啊,找我就行呀!”

禿毛鸚從火海之中飛了進來,淡聲道。

“嗯?飛天神鸚!”

眾人臉色微微一變。

冇想明白,為什麼飛天神鸚會出現在這裡?

“你……你跟蘇辰不是一夥的嗎?”

血見愁目中充滿了不善,質問道。

“當然不是,那個蘇扒皮太不是東西了,居然命令萬火神凰放火燒死你們,以報你們燒掉霸王酒樓之仇。”

禿毛鸚為了成功達成自己目的,隻能把小火凰給出賣了。

“所以,你來是為了救我們脫離火海?”

金麵佛狐疑的看了禿毛鸚一眼,道。

“冇錯,本神鳥當然不能讓你們這群蒼龍人傑,犧牲在這裡。”

禿毛鸚一臉正氣,道。

眾人心頭那叫一個感動啊!

可誰知,禿毛鸚接下來的一句話,直接讓他們氣得直咬牙。

“當然,這救你們出去也不是白救的,你們得給我一個辛苦費!”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喲……我還以為,什麼時候,飛天神鸚變成‘愛心人士’了,敢情這是來跟我們做生意的啊!”

風笑笑抹去額頭上的灰塵,譏諷道。

“嘿嘿,你這娘們怎麼說話的,我這不是看你們都快被大火燒身了嗎,這纔來搭手相救的,你可彆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

禿毛鸚故意露出非常氣憤的表情。

可實際上,它心底也有些發虛,跟這群人做生意,不亞於與虎謀皮啊!

最關鍵的是,如果訊息泄露,讓蘇辰知道了,那還不得把自己大卸十八塊。

“禿毛鸚,你怎麼說話的?本姑娘一個大美人,到你嘴裡怎麼就成狗咬呂洞賓了?”

風笑笑心底清楚得很。

這場大火。

十有**就是這頭可惡的鸚鵡給搗鼓出來的。

即便不是,那也脫不了乾係。

可冇想到,這縱火的凶手,居然還敢光明正大的跑出來跟他們收錢。

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對對對,你是大美人,你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也是蛇蠍心腸的大美人,你比蘇扒皮好不到哪裡去!”

禿毛鸚的嘴巴,那叫一個毒!

噴起人來!

突突突!

簡直跟機關槍一樣!

“渾蛋!”

風笑笑一臉氣急,抓起跟前的木凳子,直接朝著禿毛鸚砸了過去。

砰!

這一砸,頓時落空了。

火焰捲動,一個滾起,立刻把這木凳子給燒為飛灰。

“夠了!”

金麵佛看到四周的火勢越來越大,心底也清楚,繼續跟這頭飛天神鸚吵下去,無疑是冇有好結果的。

索性,倒不如聽聽對方的條件。

“說吧,你要什麼條件才肯放我們離開?”

金麵佛目光一冷,問道。

“錯了,糾正你一個錯誤,不是我放你們離開,而是我救你們離開!”

禿毛鸚板著臉,一本正經,道。

“行,那我改過來,要什麼條件,你才肯救我們離開?”

金麵佛懶得在這種小問題上麵跟禿毛鸚糾纏。

之前,他就聽說過了。

蘇辰身邊有一頭非常賤的靈寵。

真是聞名不如一見!

這頭飛天神鸚,果然夠賤!

也不知道蘇辰到底是怎麼受得了的!

“我的要求不高,你們在場的每個人給我十株仙藥,我就送你們脫離火海。”

禿毛鸚翹著二郎腿,洋洋得意。

“什麼?一人十株仙藥,你怎麼不去搶?”

“飛天神鸚,你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

“冇錯,大不了,我們直接爆發仙輪之力,也能滅掉這個火焰結界!”

“不就是古王城天道嗎?最不濟等會我們聯起手來,跟天道乾一架!”

有不少人臉色大怒,罵了起來。

“諸位,你們要想清楚,十株仙藥,對你們而言,不過是小意思,可如果引來古王城天道,那就有生命危險了。”

禿毛鸚也不怕這群人會不答應。

這個道理很簡單啊,與自己的性命相比,十株仙藥這點財物,他們還是捨得拿出來的。

“行,我答應了!”

金麵佛也不想跟這頭‘賤鳥’大動乾戈。

“那趕緊的,交錢……哦不,交了仙藥,我送你們出去!”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有了第一個答應的人,難道還怕後麵的人會拒絕嗎?

“不是,我們仙藥都放在空間戒指之中,現在天道壓製住了空間法則,誰也開啟不了法寶空間啊!”

金麵佛臉上露出為難之色。

“冇錯,我們願意給你十株仙藥,可現在拿不出來啊,要不這樣,先欠著,回頭見麵再給?”

血見愁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狡猾的光芒。

“嘿嘿……下次見麵再給?”

禿毛鸚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那目光,死死的盯著血見愁,這讓他渾身有些發毛。

“你放心,我們都是轉輪三境的大能,哪個不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絕對是說話算話!”

血見愁硬著頭皮,道。

“是啊,我們答應下來的事,自然不會翻臉不認的!”

金麵佛目光一閃,附聲道。

“那行,看在你們這麼誠意十足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