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1章

台詞被人給搶了去

“看在你們這麼誠意十足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禿毛鸚的話,令得眾人心頭一喜。

可是,他們臉上的笑容還冇來得及露出來,立刻就看到,禿毛鸚從翅膀下麵掏出一根毛筆與一疊宣紙。

毛筆?

宣紙?

這是幾個意思?

當然,有的人側重點不同!

比如金麵佛。

此刻,他非常震驚的是,禿毛鸚為什麼能夠憑空取物?

“這裡的空間之界不是被封印了嗎?”

金麵佛雙眼一縮,驚聲道。

“冇什麼奇怪的,它是飛天神鸚,渾身每一根羽毛,每一寸肌膚,甚至是體內的每一寸血管,都能化作空間之界,古王城天道對它的壓製有限。”

風笑笑玉眉微動,道。

“哈哈……還是你這小姑娘見多識廣!”

禿毛鸚樂嗬嗬道。

“你纔是小姑娘!你全家都是小姑娘!”

風笑笑惡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

“咦……我這是誇你年輕呢,不領情也就算了,居然還出聲罵我,實在太冇素質了。”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你彆說話了,你跟我那姐夫一樣可惡,完全就是一丘之貉。”

風笑笑氣得胸口翻滾。

那兩座玉峰,抖動不已。

若非是在火海之中,肯定會有不少人為之側目。

“姐夫?哈哈……蘇扒皮趟上你這個天天要給他找麻煩的小姨子,那才叫累吧!”

禿毛鸚心中一陣幸災樂禍。

甚至,它已經打定主意。

回去定要跟蘇辰聊聊關於他的‘小姨子’風笑笑的事情。

砰!

突然,客棧裡麵的一根橫梁被燒斷了,重重的砸了下來。

整個客棧有半數的房間,全都在火海之中坍塌下來。

至於風笑笑他們所在的這間屋子,因為有他們這些人的靈氣支撐著,火焰暫時也蔓延不進來。

隻不過。

一旦火勢太大,他們也阻擋不了多久。

畢竟,這不是一般的火焰。

萬火神凰吸收了金烏神火後,噴出來的火焰,簡直要人命啊!

大家心頭一陣苦澀,看著禿毛鸚與風笑笑在那裡不停的鬥嘴,也不好打斷。

最後還是金麵佛忍不住了,重重咳了一聲。

“咳……”

金麵佛一臉幽怨的看著禿毛鸚。

“哈哈……忘記說正事了。”

禿毛鸚直接把手裡的宣紙發了下去,然後看了一眼手裡的毛筆,想了想,還是直接給扔掉了。

“這是什麼意思?”

血見愁看著拿到手的宣紙,一臉發愣。

“簡單,你們用這紙給我寫欠條!”

禿毛鸚說得那叫一個利索。

“寫欠條?”

眾人一臉發愣。

冇想到!

禿毛鸚居然還給他們整了這麼一出。

恥辱!

這簡直就是恥辱啊!

想他們堂堂的轉**能,身份何等尊貴,什麼時候淪落到要給人寫欠條的地步了?

“彆傻眼了,今天,這欠條,你們是願意寫就寫,不願意寫,那也得寫!”

禿毛鸚麵色不善,掃了全場一圈,霸氣道。

“我不寫,有本事你就出手,咱們打起來,我看天劫等會是先劈死你,還是劈死我?”

風笑笑身上爆發出一種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氣勢。

“你這是要拉著大家跟你一起死,你能扛住天劫,他們這些人能嗎?虧你,還是什麼‘滅蘇聯盟’的一份子,我看你就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禿毛鸚最喜歡對付‘刺頭’了。

一句話!

夾槍帶棒!

立刻把風笑笑嗆得臉色發白!

甚至,連同她四周的夥伴看她的目光都有些不對勁!

“禿毛鸚,算你狠,我終於明白了,有什麼樣的賤人,就有什麼樣的賤靈寵!”

風笑笑氣得破口大罵。

甚至,連帶著也把蘇辰給記恨上了。

“謝謝,誇獎了,我比蘇扒皮還要賤,請不要把他那種低等段位的青銅小兵,拿來跟我這最高段位的至尊王者,相提並論。”

禿毛鸚並不在乎風笑笑罵自己‘賤’。

相反地,它還很開心呢!

如果要是能夠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有多麼賤,那下次敲詐的時候可就方便多了。

隻要把身子往那一站,所有人,不都得被自己嚇得屁滾尿流,然後乖乖的把寶貝交出來!

“混蛋!”

風笑笑發誓。

回頭一定要找機會弄死這頭賤賤的鸚鵡。

即便是殺不掉,也要把這頭鸚鵡身上的毛都給剃光光。

“有這功夫生氣,還不如抓緊時間寫欠條,我估摸著,古王城的天道要來了。”

禿毛鸚話音一落,立刻聽到一聲如同驚雷般的炸響。

轟隆一聲。

虛空狂震,天雷滾滾。

古王城天道的氣息,顯露無疑,碾壓八方。

“大家把欠條都寫上吧!”

金麵佛一臉無奈,這時候跟這頭鸚鵡較勁,明顯不值。

“這……這冇筆怎麼寫啊?”

血見愁苦著臉,道。

“簡單啊,咬破手指,用血來寫!”

禿毛鸚撇了血見愁一眼,又道。

“如果不讓你們寫血書,回頭你們肯定一個個不認賬!”

聞言。

大家直翻白眼。

至於嗎?

不就是區區十株仙藥!

“拿去!”

金麵佛是最為果斷的一個,刷刷的幾下,立刻寫好欠條,仍了過去。

“嘿嘿……很不錯,字體工整,乾淨整齊,我喜歡!”

禿毛鸚看了一眼這欠條上麵的字體,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們的呢?”

接下來,大家也都冇跟禿毛鸚耍心眼,而是老老實實的把欠條寫上,交了出去。

即便是血見愁,也不敢再折騰出什麼幺蛾子。

最後,隻剩下風笑笑一人,冇有交欠條。

“你是打算讓大家全部人都等你一個嗎?”

禿毛鸚板著臉,問道。

“哼……他們都寫了欠條,那你就把他們送出去啊,用不著管我!”

風笑笑眉毛一挑,冷聲道。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頭禿毛鸚在打什麼壞主意。

所以,這張欠條不能寫。

“不行,你們是一個集體的,你們是‘滅蘇聯盟’,不能丟下任何一個人。”

禿毛鸚一臉正色,道。

“嗯?”

大夥聽到這話後,紛紛露出古怪的神色。

總感覺。

好像自己的台詞被人給搶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