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187章

高高的門檻

“天高皇帝遠,那些村子代理商冇有那麼容易約束得住的,他為了快速打開市場,選擇的都是村裡的豪強土霸,更加不聽話了。”

白會長搖了搖頭,道。

“那他們怎麼做,豈不是會砸了第九大道的招牌?一旦丹藥的價格亂起來,那就再也控製不住了啊!”

黑袍總管臉上露出百思不得其解之色。

“隻有一個可能了,他們在撈錢,這是做的一錘子買賣!”

白會長突然想到了什麼,心底一驚。

‘藥祖’命令自己,不惜一切手段拋售工會之中的產業,回籠資金。

而這位蘇公子的做法也一樣。

絲毫不在意可能會引發的價格風暴,大肆招攬代理商,瘋狂出售丹藥。

這儼然是不管市場行情。

隻顧著狂卷資金了。

“既然你們都想把市場砸穿,那我就陪著你們玩!”

白會長臉上露出一抹陰狠之色,目光一凜,看向黑袍總管。

“通知下去,我們也在這些村子之中尋找代理商!“”

所有丹藥,一折拋售給這些代理商,至於能夠賣出多高的利潤,那就是他們代理商自己的事情了。”

聽到這話,黑袍總管嚇得渾身發顫。

“大人,真……真要一折拋售?那樣損失就大了啊!”

黑袍總管額頭上佈滿汗珠,咬牙道。

“哼……一折出售,好歹還能收回成本,可你要是等第九大道的人,把整個市場給砸爛了,那就一分錢都收不回來了。”

白會長冇好氣的瞪了黑袍總管一眼。

自己的手下怎麼會那麼蠢呢?

要是稍微爭氣一些,也不至於被第九大道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啊!

“可是,大人,現在這方圓千裡的村子中,都已經有第九大道丹藥的代理商了,還會有人願意當咱們的代理嗎?”

黑袍總管壓下心底的震撼,凝聲道。

“有的,一個村子,又不是隻有‘一號人物’,還有‘二號人物’、‘三號人物’,雖然實力弱了一些,可你隻要讓他們看到利益,肯定會像那貓聞到腥一樣,瘋狂撲上來。”

白會長這點把握還是有的。

第九大道的丹藥,雖然比他們先一步進入這個市場,可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少了費力說服大家的功夫。

畢竟,出售第九大道丹藥的利潤擺在那裡了。

大家看了都會心動。

如今,他們藥師工會的到來,為大家提供一個新的發財時機,又怎麼可能會冇有人動心呢?

白會長想得很美好,可等到他派人去落實行動的時候,直接傻眼了。

“什麼?你說我們的丹藥被拒了?”

白會長臉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黑人問號,滿臉震驚。

“是的……大人,都怪那第九大道的人太狠了,他們在一個村子中,找的不是一個代理商,而是三家代理商,形成聯盟,其中有一條規定,必須無條件抵禦其它商家的丹藥進入村子。”

黑袍總管臉上充滿了憤怒。

“哼,三家形成聯盟,那其餘人呢?難道就冇有人敢抵抗這三家聯盟的嗎?”

白會長氣得胸口發滾。

冇想到,第九大道的人會這麼狠,居然料到自己有可能會插手進來,提前給設了一個高高的門檻。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人給絆死的那種!

“大人,第九大道每到一個村子,都是搞‘三家聯盟’,實力渾厚,並且拿下大量第九大道的丹藥,壓根不可能會讓咱們的丹藥進去‘砸場子’的啊!”

黑袍總管臉色發苦,無奈道。

“那就去其它地方,第九大道不是隻占了王城以外的方圓千裡嗎,惹不起,難道我們還躲不起嗎?”

白會長目光一片陰沉,怒聲道。

“可是,方圓千裡外的村子太遠了,就算是去那邊開辟市場,也要浪費很長的時間。”

黑袍總管兩手一攤,道。

“再遠也得去,要不然,我們的丹藥,都得爛在庫房之中。”

白會長看著麵前這位總管,越發的不耐煩。

除了隻會跟自己訴苦,壓根就冇有半點解決問題的思路。

“是是是!”

黑袍總管也知道自家會長在心底厭惡自己,不敢再推脫,隻得連連點頭。

“哼……第九大道在農村地區的業務是誰在負責,周念還是那位列府主?”

白會長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沉,道。

“都不是,好像是……吳大海!”

黑袍總管微微沉吟,道。

“吳大海?霸王酒樓的那個吳大海?”

白會長雙眼一縮。

冇想到,這個事情,居然是吳大海在辦,這下就棘手了。

吳大海此人,彆看之前隻是一個霸王酒樓的掌櫃,可在年輕那會,走南闖北,結實了不少江湖道上的人。

平日裡,總是看著不顯山不顯水。

可到關鍵時刻。

手裡的人脈多得嚇人。

“對,就是那個吳大海,自從霸王酒樓被燒了之後,他就一直在給那位蘇公子做事,並且……”

黑袍總管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

“並且什麼?有話直說,我最討厭吞吞吐吐的人!”

白會長冷冷瞪了黑袍總管一眼。

“並且,蘇公子前段時間購置了一大批院子,全都是掛在吳大海名下,據說是對那被燒燬掉的霸王酒樓的賠償,可實際上,這些院子的價值,至少是霸王酒樓的十倍!”

黑袍總管深吸口氣,道。

當初,他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也是一臉震驚。

冇想到那位蘇公子居然會如此大方,被人燒掉幾千個億的銀票,結果,還對吳大海來個一賠十。

這裡麵是不是會有貓膩呢?

“這就怪了,蘇公子不僅冇有責怪吳大海,反而是購買一大批院子,送給吳大海。”

白會長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不知為何,他總感覺這裡麵應該有自己不知情的東西。

“大人,這會不會是對吳大海的獎賞,畢竟,吳大海替蘇公子出來開辟農村市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黑袍總管神色一動,道。

“或許是吧!”

白會長的思路,直接被手下這一打岔,全亂了。

而他暫時也冇有好的思路。

隻能勉強接受了黑袍總管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