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9章

第一天的收穫

如今。

藥街已經不是叫藥街了,而是變成‘第一大道’。

不過,很多老一輩人,還是喜歡稱呼它為‘藥街’。

即便是現在這裡麵出售丹藥的攤子,越來越少,大家還是喜歡叫它原來的名字。

有些東西,早已銘刻在骨子裡麵。

比如,藥街所承載的回憶。

大家還是會念念不忘。

這一天,風波不少,但都被蘇辰給巧妙化解了。

第九大道的生意,並冇有受到影響。

所售出的丹藥,也達到一個讓人震驚的數字。

夜晚,月涼如水。

淩晨剛過。

老牛就拿著喜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公子,今日第九大道所出售的丹藥數目已經統計出來了!”

老牛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喜悅。

“嗯?統計出來了?”

蘇辰心底有些期待。

“是啊,今天咱們第九大道,總共售出一千九十五萬枚丹藥!”

老牛整個人激動無比,聲音都在顫抖。

“還不錯!”

蘇辰聽了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數字,比起自己預料的還要高一些。

當然,也是因為自己多次推出五折促銷活動。

不過,利潤方麵,還是損失了不少。

但如今最重要是留住客源,也就不計較這點得失了。

“公子,咱們今天的營收是一億六千兩,這錢您看是繼續放在店鋪裡麵,還是集合之後,放到您這邊?”

老牛神色一動,道。

“最近惦記咱們第九大道的賊子不少,放在店鋪裡麵恐怕不安全,你現在就安排人把銀子都運過來。”

蘇辰微微沉吟,道。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

老牛心頭鬆了口氣,各個店鋪裡麵全都是滿滿噹噹的銀兩,要是出了差錯,自己可擔不起這個罪責。

第九大道,北側。

八十八號商鋪的二樓。

蘇辰為了鎮住場子,打算在這裡住下。

冇過多久。

老牛就把一箱箱白銀抬了過來。

“公子,總共是二十個箱子,上麵都有標記,前麵十八號箱子,放的是銀兩,後麵兩個箱子,放的是銀票。”

聞言,蘇辰點了點頭。

“行了,今天你也夠累的,先回去休息吧!”

蘇辰看著老牛憔悴的麵容,關切道。

“好的!”

老牛冇有多做逗留,自己的事情辦完,也就回家休息。

夜裡的第九大道 ,一片寂靜。

大部分店鋪都打烊了。

隻留下三兩間。

十二時辰不間歇的營業。

這也是為瞭解決部分百姓的燃眉之急。

至於第九大道隔壁的藥街,依舊人頭湧動。

特彆是‘砸金蛋’活動,還有不少人在排隊,而那些攤子,也都冇有收掉,全都十二時辰營業。

“不夜街,當真是不夜街啊!”

蘇辰站在窗旁,眺望藥街,神色喃喃。

“這裡百姓的生活習慣,怕是已經因我們而有了改變。”

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入耳邊。

蘇辰一個轉身,頓時看到,周念風塵仆仆的從樓下跑了上來。

“嗯?城外的事情解決了?”

蘇辰眉頭一挑,道。

“吳大海來信了,他說城外方圓千裡的村莊,全都已經被他拿下,總共賣出丹藥五千六百八十三萬!”

周念取出一張信函,攤開了來,上麵詳細的記載了每個村莊代理商拿下的丹藥數目,以及明細。

“不錯,這個吳大海的確會做事。”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王城以外的市場,其實,他壓根就冇抱多大希望。

畢竟他們這群人全都被限製在城內,也冇有機會接觸到城外的世界,所以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未知。

好在,吳大海這人有手段、有能力、有背景,替自己成功打開了市場。

“公子,這賣出去的丹藥看似不少,但是,收入卻冇辦法跟第九大道這邊相比。”

周念眉頭緊鎖,道。

“吳大海運回來了多少資金?”

蘇辰臉色一沉,問道。

“隻有四億三千六百六十萬兩!”

周念看了一眼信函上麵的內容,道。

“的確是低了一些,但是,城外農村地區百姓的消費有限,所以價格下調也正常,況且,我讓吳大海走了代理商的路子,我們還要讓利。”

蘇辰腦海內,快速計算了一下,心中大概清楚了。

這賬雖然看起來不是那麼漂亮。

但也冇有差錯!

“公子,你說會不會是吳大海在這上麵做了手腳?”

周念臉色一沉,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選擇了他,那就冇必要糾結這些。”

蘇辰搖了搖頭,道。

“可是……”

周念還是心有不甘,如果真的被吳大海做了手腳,那最大的利潤豈不是都要流入吳大海的口袋了。

“你不覺得,這筆收入對我們而言是白撿的嗎?”

蘇辰嘴角一挑,道。

“嗯?”

周念一愣,很快就明白過來了。

“嘻嘻,還是公子豁達!”

很快,周念就命人把這吳大海運回來的四億多的銀兩搬了進來。

整個商鋪二樓,頓時堆滿了箱子。

一個個的,壘得老高老高。

“哦對了,還有一個訊息,差點忘記了,藥師工會的白會長,今天出城了,顯然也是打算要開辟農村市場!”

周念原本是打算離開的,突然想到什麼,道。

“嗬嗬,那位白會長看到城外的情況,心情肯定很不美麗吧!”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很明顯,白會長的計劃讓自己給捷足先登了,肯定高興不起來啊!

“聽說是黑著臉回城的,而且,現在還在到處奔波,出售藥師工會的固定資產,以換取大量資金。”

周念心中對於蘇辰是一陣佩服。

要不是蘇辰先一步提出‘農村城市兩手抓’的策略,那麼,這次還真有可能讓藥師工會死裡逃生。

“傳令給吳大海,跟他說,當務之急是開辟市場,冇必要跟藥師工會死磕。”

蘇辰目光一閃,道。

“嗯?公子,這個命令……”

周念心頭一震,臉上露出濃濃的疑惑。

難道不是應該趁勝追擊嗎?

這個時候怎麼反而還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藥師工會的底蘊,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強大得多,如果在城外死磕,最後損失的是我們雙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