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90章

通風報信?

“現在我們都是‘生意人’,以和為貴,賺錢第一位!”

蘇辰非常耐心的解釋道。

“公子,我明白了,如果咱們繼續跟藥師工會在城外死磕,那麼,最終的結局必然是兩敗俱傷,這樣反而會讓其他人有了可趁之機。”

周念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冇錯,城外市場一片空白,與城內截然不同,當務之急,自然是占領市場要緊。”

蘇辰心底很清楚。

城外與城內的市場,區彆很大,必須要使用不同的打法。

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明白了,我這就去傳令給吳大海。”

周念點了點頭,準備離開。

“哦對了,敲打一下吳大海,雖然我把丹藥的價格定奪權給他了,但也不能把價格降得太低。”

蘇辰想了想,還是覺得要敲打一下吳大海。

這傢夥,老而成精。

跟一條滑不溜手的泥鰍似。

如果不敲打,回頭還真有可能做出‘越線’的事情。

“這傢夥辦事雖然利索,但也的確‘狡猾’,確實需要敲打。”

周念點了點頭,道。

“嘿嘿……這是要敲打誰喲?”

突然,一道輕佻的聲音傳了開來。

禿毛鸚翅膀一搖,降落下來,渾身露出亮閃閃的光芒。

“公子,我先去忙了。”

周念古怪的看了禿毛鸚一眼,轉身就走。

白天的時候,他隱約聽到了一些什麼,都是關於禿毛鸚乾出來的偉大‘壯舉’。

所以,等會怕是會不平靜。

“這小子怎麼跑得那麼快,看到我就走,莫不是被我的英俊給嚇到了?”

禿毛鸚臭不要臉,道。

“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小火凰呢?”

蘇辰眉頭一挑,道。

“小火凰啊……那傢夥太貪玩了,路上有事情給耽擱了。”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貪玩,耽擱了?”

蘇辰總覺得禿毛鸚有些不對勁。

可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又說不出來,怕是得等小火凰回來之後,仔細問一問才清楚。

“行了,彆提小火凰了,咱們來算一算我的資訊谘詢費!”

禿毛鸚心思一動,轉移話題道。

“資訊谘詢費這一塊,已經算清楚了,欠你的仙藥,等回到蒼龍大陸,一定全數還你。”

蘇辰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啥時候算清楚了?上次,我給你提出的,‘城市農村兩手抓’的策略,你還冇給錢呢!”

禿毛鸚一臉不善的看著蘇辰。

“我可聽說了,藥師工會的人,今天都出城去了,本來是打算使用‘農村包圍城市’的銷售策略,可結果慘敗而歸!”

“要不是我有先見之明,你小子能這麼順利拿下那麼大的農村市場?”

“我告訴你哦,這個策略,最少得值五十株仙藥。”

聞言。

蘇辰倒是冇有反駁。

禿毛鸚說的倒是冇錯。

若不是它提出了‘城市農村兩手抓’的策略,第九大道的丹藥,也不可能這麼快占據如此大的市場。

“行吧,五十株仙藥給你就是!”

蘇辰罕見的冇有討價還價,直接答應。

“小子,真的答應了?”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是的,你先幫我把這屋子內的銀子收起來。”

蘇辰指了一屋子的木箱,道。

“冇問題。”

禿毛鸚身上的五色神光,猛地一甩。

頓時把屋子裡那些裝滿銀兩的箱子都給收走了。

“小子,你真答應給我五十株仙藥了?”

禿毛鸚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冇錯,我答……”

蘇辰剛要再重複一遍自己的答案時,呼的一下。

一道火影急匆匆飛來。

“主人,你……你千萬不能答應這個傢夥。”

小火凰氣勢沖沖,狂卷而來。

“嗯?怎麼了?”

蘇辰看著情形很不對勁啊。

早上,這倆傢夥不是還有說有笑的一起行動嗎?

怎麼現在轉眼就成了生死大敵?

“糟糕,這頭破鳥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禿毛鸚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一個轉身就要溜走。

“你乾嘛去?”

蘇辰看到禿毛鸚朝著另外的方向飛走,喝道。

“我……我這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些事情,回頭再來跟你說,咱們那五十株仙藥的事情。”

禿毛鸚留下這句話後,呼的一下,立刻消失不見。

“走?哼……本神凰早就佈下天羅地網,你還想往哪逃?”

小火凰飛入屋子後,看到禿毛鸚不見了,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轟隆一聲!

隻見,它渾身焰火翻滾。

四麵八方,虛空自燃,黑煙滾滾。

“咳……”

很快,有一道劇烈的咳嗽聲傳來。

虛空震盪,萬火翻滾。

有頭禿毛鸚正被燒得麵紅耳赤,急急忙忙竄了出來。

“哇……你可真狠啊,連我這光禿禿的屁股,你都下得了手!”

禿毛鸚看著自己著火的屁股,臉色一陣憤怒。

“行了,彆鬨了,有什麼話大家坐下來說。”

蘇辰抬手一揮,虛空泛起陣陣漣漪。

焰火散去。

一切歸於平靜。

桌子上麵。

小火凰如那傲氣沖天的雄獅,一臉不善的盯著禿毛鸚,大有血口一張,就要把對方給吞掉的意思。

而禿毛鸚呢?

活脫脫的像是那鬥敗的公雞!

坐在那裡,一片焦躁不安,顯然是害怕自己之前乾的事情敗露。

“誰先說?”

蘇辰掃了禿毛鸚與小火凰一眼,道。

“我先說!”

“我先說!”

一鸚一凰,齊聲道。

“小火凰先動的手,那就你先說吧!”

蘇辰神色一動,道。

“不行,先動手的一方還先說話,那等會就是惡人先告狀了啊!”

禿毛鸚直接出聲阻止道。

“那要不你先說?”

蘇辰越發覺得,這頭禿毛鸚怕是心底有鬼呀!

這纔要搶著說話!

“主人,事情是這樣的,這頭禿毛鸚與風笑笑那群人勾結到一起,偷偷收取他們的仙藥,暗中給他們通風報信。”

小火凰幾乎都等不及了,直接道。

“什麼?你說我給風笑笑他們通風報信?你……你這是血口噴人!”

禿毛鸚氣得渾身發抖,吼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辰的目光頓時變得一片冰冷。

通風報信?

這頭禿毛鸚的膽兒已經肥到這個地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