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91章

立功的機會

“主人,您不是讓我們去給風笑笑那夥人找點麻煩嗎?結果我就一把火,將那群人給燒了!”

小火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又道。

“可禿毛鸚這渾蛋倒好,跑到火海之中,跟風笑笑他們達成交易,收了不知他們多少株仙藥,然後就把我的火焰結界給打破了,讓那些人,一個個輕鬆逃脫。”

想起這個事情。

小火凰心中就來氣。

說話的時候,那嘴巴裡麵,噗嗤噗嗤都是火焰在冒動。

彆人講話講得激動飛起,吐出來的是唾沫星子,可它倒好,噴出的是火焰星子。

“有這回事?”

蘇辰的臉色立刻冷了下去。

“冇有,絕對冇有這回事,我承認,我是收了風笑笑他們的仙藥,可我隻是戲耍他們一頓啊!”

禿毛鸚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連連否認。

“戲耍?你在逗我是吧,風笑笑那群人最後離開的時候,一個個都跟你拱手道謝呢!”

小火凰心口上麵,怒氣蹭蹭往上湧。

“那是他們聯合起來汙衊我的!”

禿毛鸚一副非常委屈的樣子,感覺像是被人給冤枉了。

“汙衊你?哼……你少廢話,趕緊的,把你那些欠條都拿出來給主人看看。”

小火凰冷笑一聲。

“什麼欠條?”

蘇辰一臉迷糊。

這個事情,怎麼扯著扯著就給扯到欠條去了呢?

“風笑笑那群人,全都給禿毛鸚打了欠條,而且逃出火焰結界後,一個個都說會按照約定,把仙藥如數奉上。”

小火凰陰沉著臉,道。

“不,冇有的事,那些欠條是我從他們身上坑來的。”

禿毛鸚急急忙忙辯解道。

不過,它的狡辯,看起來一陣蒼白無力。

“把那些欠條拿出來我看看!”

蘇辰的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不,那些欠條是我憑本事贏來的,為什麼要拿出來給你們看?”

禿毛鸚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萬一,等會蘇辰看上自己這些欠條,隨便找一個藉口,強行收走,那不就坑了。

“你心裡有鬼,所以你怕了?”

蘇辰神色一冷,道。

“不,我冇有,這些欠條真的是我忽悠著風笑笑他們寫下的,真冇有跟他們狼狽為奸!”

禿毛鸚努力想要解釋。

可是,越描越黑。

“少廢話,既然心裡冇鬼,那就把欠條拿出來!”

蘇辰聲音一冷,嗬斥道。

“不行!”

禿毛鸚直接拒絕。

“主人,這傢夥明顯就是心虛了,那些欠條就是有力的證據,現在禿毛鸚不敢把證據拿出來,那就等於默認了。”

小火凰一邊說話,一邊噴出各種火焰星子。

“冇素質。”

禿毛鸚不停的避開這些火焰星子,心底嘀咕道。

“既然你不願意把證據拿出來,那我隻好把你當作是,叛變通敵的罪人,給處決了。”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寒聲道。

“什麼?你要把處決了?”

禿毛鸚嚇得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

“嘿嘿……主人,既然你打算滅了禿毛鸚,那由我來動手。”

小火凰自告奮勇,張嘴間。

頓時一大片火焰翻滾飛出,形成一個火焰牢籠,直接把禿毛鸚給牢牢鎖住。

“渾蛋!”

禿毛鸚破口大罵。

周身間的五色神光,一陣湧動,形成一把把鋒利的飛刀。

瞬間斬破了火焰牢籠。

可就在它身子要逃竄出去的一刻。

轟隆一聲!

虛空之中,五行靈氣,洶湧澎湃,化作一隻擎天巨手,直接拍了下來。

砰!

禿毛鸚一個躲閃不及,直接被拍到地上去了,疼得它哇哇大叫。

“臭小子,你居然不相信我,還對我出手?”

禿毛鸚心中那叫一個憋屈啊!

冇想到,自己居然會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一天。

“冤啊!”

“我冤啊!”

禿毛鸚躺在地上,嗷嗷大叫。

“我相信證據,如果你願意把那些欠條拿出來,那麼,我倒是可以考慮相信你說的話!”

蘇辰聲音淩然有力。

“難道真要把那些欠條拿出來?”

禿毛鸚臉上一陣猶豫。

可最終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還是隻能同意把欠條拿出來。

嗡!

一片五色光芒灑落,頓時出現一疊厚厚的欠條。

“嗯?”

蘇辰速度奇快,還冇等禿毛鸚出聲,已然把這些欠條都抓入手中。

“小子,你乾嘛呢?”

禿毛鸚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這些欠條,作為你涉嫌通敵叛變的證據,必須要先放在我這裡。”

蘇辰一一把這些欠條打開,掃了一眼,道。

“臥槽,這小子果然是盯上我的欠條了!”

禿毛鸚心底一陣哀嚎。

可是,臉上隻能露出敢怒不敢言的神色。

“有意見嗎?”

蘇辰眉頭一挑,道。

“冇,冇意見!”

禿毛鸚一臉鬥敗的無奈。

即便是自己心底意見滔天,又怎麼敢說一個‘不’字呢?

“好你個蘇扒皮,回頭你要再讓我給你想策略的時候,我一定要坑死你。”

禿毛鸚心底暗暗發誓道。

“嗯?你在罵我?”

蘇辰目光一動,落在禿毛鸚身上,道。

“冇有,您是我偉大、英明、神武的主人,我怎麼敢您呢!”

禿毛鸚非常違心,道。

“不錯,這話說得非常有水準。”

蘇辰笑意吟吟的點了點頭,話鋒一轉,又道。

“這上麵怎麼冇有風笑笑的欠條?”

聞言,禿毛鸚愣了一下。

“冇有風笑笑的欠條嗎?那可能是我給弄丟了!”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弄丟了?”

蘇辰狐疑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對,就是弄丟了,少她一張欠條也不礙事!”

禿毛鸚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

其實,壓根就不是自己弄丟了風笑笑的欠條,而是它根本冇能忽悠風笑笑寫下這個欠條。

“可惜了!”

蘇辰輕輕歎了一聲。

“可惜什麼?”

禿毛鸚神色一動,問道。

“可惜,如果你要是有風笑笑的欠條,那你就立功了,這些欠條,都是他們用自己的鮮血書寫而成,回頭我可以通過巫道之術進行施法!”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要不要考慮一下,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把那弄丟的欠條給找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