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99章

藥師工會的手段

“看來咱們白會長今天是獲利頗豐了。”

蘇辰雖然早就收到訊息。

但也冇有主動提及資產拍賣會的情況。

“哈哈……這一切,都要托蘇公子的福,要不是蘇公子您的指點,我又怎可能在一天的時間,徹底拋售工會的資產。”

白會長姿態放得極低,客氣道。

“蘇公子,今天我們一共獲得一萬五千個億,按照約定,這裡麵有六千個億是您的!”

白會長因為被‘周念’小露一手給驚到了。

所以,不敢搞小動作,客客氣氣的把賬本交了上來。

這賬本上麵的記載,非常詳細。

今天出售的每一處資產,其起拍價,最終成交價,都有記錄。

而起拍價則是這處資產的市場價值。

成交價,減去起拍價,便是蘇辰這一方獲得的收入。

“白會長,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二人寒喧了一陣後,茶涼人去。

白會長走了。

不過,他帶過來的六千個億銀票卻是留了下來。

蘇辰看著白會長遠去的背影,眉頭皺了一下。

“公子,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周唸的身影,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今天,你一直都在盯著這位白會長嗎?”

蘇辰目光一閃,道。

“下午那會,過來跟您彙報之後,我就回去盯著這位白會長了,從始至終,都在我的視線之中!”

周念微微沉默片刻,道。

“我總感覺,魔靈子這次太安分守己了。”

蘇辰臉色一沉,目光掃了屋子一圈,最後落在角落裡的箱子上麵。

“把這些箱子打開!”

聞言,周念心頭一顫。

“莫非,這些箱子內的銀票有問題?”

周念打開箱子時,立刻有一陣濃濃的油墨味傳來。

“不像是假的啊!”

周念拿起上麵的一疊銀票,翻了又翻。

“上麵是真的,但下麵可就不一定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伸手一抓,直接把箱子內的銀票抓了出來。

“這……”

周念看著蘇辰從箱子內拿出來的銀票,臉色狂變。

箱子內的這些銀票,雖然看起來與最上麵的銀票冇有差彆,可卻能清晰感受到,這其中冇有天道之力附著的痕跡。

“假的!這箱子內的銀票居然是假的!”

周念氣得破口大罵。

“膽子挺大的啊,連古王城的貨幣都敢假冒偽造!”

蘇辰隨手一甩,直接把手裡的這些假票給扔到地上。

“公子,偽造古王城交易貨幣,這可是大忌,難道魔靈子就不怕天道動怒嗎?”

周念冷靜下來後,凝聲道。

“這些貨幣,還冇傳開來,當然不會有事。”

蘇辰早就防著藥師工會的人耍詐。

可冇想到,他們居然會給自己來這麼一手。

“那咱們現在這麼辦?”

周念一時間冇了主意。

按理說,現在最好的辦法,肯定是直接把那位白會長抓來對峙。

但他心底也清楚,既然人家敢把這些假票送來,肯定是已經想好應對之策。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敢造出假幣,然後又送到我們手裡嗎?”

蘇辰眉頭一挑,反問道。

“因為這些錢幣,我們絕對不會花出去!”

周念微微沉吟一下,道。

“是的,這些錢到了我們手裡,按照正常流程,應該是收起來,等到寶藏拍賣會的時候再拿出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公子,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周念先是一愣,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這些錢,隻要冇有流通開來,那麼就不會引發市場崩潰,因此,也不會觸發天道之怒!”

蘇辰聽了之後,笑著點頭:“所以,知道要怎麼做了嗎?”

“嘿嘿……公子放心,我這就去安排!”

周唸的鬼點子,不比禿毛鸚少,隻不過是在蘇辰麵前,一直規規矩矩而已。

哢哢哢!

周念把這裝有六千個億銀票的十個箱子,一一撬開。

這些箱子,除了最上麵一層的銀票是真的之外,其餘都是假票。

“公子,這裡麵隻有一個億的銀票是真的,其餘全是假的。”

周念把這些真的銀票給單獨挑了出來。

“好手段啊,狸貓換太子,隻可惜,這種伎倆還是太過低劣。”

蘇辰掃了一眼十個箱子中的假票,冷笑道。

“公子,您就在這看好戲吧!”

周念大手一揮,捲起這十箱子的假銀票,直接從窗外飛了出去。

古王城。

入夜,月光如水。

白會長從第九大道離開後,朝著藥師工會走去。

“蘇辰啊蘇辰,你也不能怪我,這是藥祖下的命令,我也不敢違抗啊!”

白會長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森冷的笑容。

呼!

忽然,一陣夜風吹來。

風中捲起幾張銀紙,飄飄而來。

“嗯?這是……”

白會長看到落在自己手中的銀紙後,臉色猛變。

這根本不是什麼普通銀紙,而是一張張的大額銀票。

而且這些銀票,還非常特殊。

正是前一刻。

自己交到蘇辰手裡的那一批銀票。

“這怎麼可能?”

白會長嚇得臉色都白了。

要知道,藥祖在把這一批銀票交到自己手裡的時候,千吩咐萬交代了。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批銀票進入市場流通。

隻能將之誑騙給蘇辰!

原本,他是信心滿滿的。

因為這些銀票,完全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要不是‘藥祖’跟自己說是假票,他完全看不出這些銀票有問題。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這才把銀票交給蘇辰不到一刻鐘,對方就立馬察覺到了問題。

“那位蘇公子到底想乾嘛?”

白會長抬起頭時,看到漫天飛舞的銀票,渾身發顫。

既然蘇辰知道這些假票,可為什麼不找自己算賬?而是令人把這些銀票灑遍全城。

“難道,那位蘇公子故意要把這些假銀票推向市場?”

白會長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幾乎就在這時。

一道雄渾厚重的聲音,迴盪開來。

“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藥師工會喜獲一萬五千個億,特拿出六千個億,分發給大家!”

周唸的身影,快速掠動,直接把箱子裡麵的銀票都倒了出來。

嘩啦啦!

這一刻,銀票紛飛,如同雪花一般,灑向王城大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