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00章

今夜,熱鬨非凡

古王城。

夜光,涼如水。

可全城的百姓,卻是一個個都躁動起來了。

撒錢了!

藥師工會給大家撒錢了!

六千個億的銀票,少說得有數千萬張,如同雪花般,紛紛揚揚,灑遍全城。

“嘎嘎……我撿到錢了,這是我的了!”

“滾開,給我滾開,這一片區域被我王某人包下了,這錢是我的!”

“哈哈,一萬兩,這是一萬兩的銀票,我發財了!”

“大家快來,這邊也有銀票,撿到之後,見者有份,一起分了!”

無數百姓從睡夢中驚醒,不顧所有,衝出家門,拚命尋找。

甚至,還有諸多地方發生了爭搶!

銀財讓人瘋狂!

白會長站在第九大道外麵的輔路上,看著一大群人在自己麵前瘋搶一張張銀票,心頭狂顫。

這時候,他腦海內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

白會長臉色比起死了爹媽還要難看。

‘藥祖’千叮嚀萬囑咐。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批假銀票流入市場。

可現在,蘇辰把這六千個億全部撒個百姓。

明天一大早。

這批假銀票必定會流入市場。

到時候,‘藥祖’怪罪下來,自己絕對擔當不起。

轟隆一聲!

蒼穹之內,風雲驚動,似有無儘劫雷滾滾咆哮。

而王城之內的百姓,絲毫不知情,正在享受天降錢財的喜悅。

這一夜,數千萬張假銀票,被無數幸運之子給瓜分了。

白會長傻傻的看著這一幕。

耳邊,突然傳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

“還傻愣著乾嘛,無論如何,你都必須在天亮之前,把這批假銀票給我收回來,否則你就等著腦袋掉地吧!”

‘藥祖’的聲音,森冷至極,傳出時,直接讓白會長打了個重重的冷顫。

“什麼?這六千個億全都被百姓搶了去,我能如何要回來啊?”

白會長臉上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那是你的事情,你捅出的簍子,比如補上,否則天道震怒,我就殺你祭天!”

魔靈子化身而成的‘藥祖’,撂下這句話後,消失無蹤。

“這……”

白會長氣得渾身直哆嗦。

這些假銀票,明明就是‘藥祖’自己搗鼓出來的,可為什麼出了事情,要自己來擦屁股?

難道就因為官大一級壓死人?

白會長生氣歸生氣,可他一想到‘藥祖’那鬼神莫測的手段,壓根就不敢有任何逃跑的念頭,隻得想法子補救。

“該死,看來現在隻能出高價,把這批假銀票給買過來了!”

白會長急匆匆趕回工會。

當夜。

一道命令傳了出去。

整個藥師工會,所有人全都從睡夢中驚醒。

上至丹師,下至府內掃地的人員,全都傾巢出動,打算全城收購這批假的銀票。

隻是,一個讓他抓狂的事情出現了。

這批銀票雖然是假的,可其工藝,早就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普通人根本就冇辦法分辨出來。

“會長大人,今晚天生降下來的這批銀票,您說是假的,可我們壓根就看不出來啊!”

人群中,那位長得一臉憨厚老實的總管,苦聲道。

“這個事情……”

白會長也是一副很是為難的樣子。

嗡!

突然,藥師工會深處,飛出一個個光團,落在眾人手中。

光芒散去時,化作一個巴掌大的鐵塊。

“大家彆慌,這是‘藥祖’交給我們的測試儀器,隻要是假銀票,放在這上麵,馬上就會發出‘滴滴滴’的聲響。”

白會長抓起其中一個鐵塊,然後,把銀票貼了上去,立刻真的有聲音傳了出來。

“神了!”

“這鐵塊居然還能發出‘滴滴滴’的聲音!”

“藥祖大人的手段,神秘莫測,果真不是我等能夠猜測的!”

眾人全都是一臉驚歎。

不過,大家在冷靜下來後,也都紛紛目露疑惑。

“會長大人,外界都說,這些銀票是咱們工會分發給大家的福利,可為什麼會是假銀票?”

人群中,一個山羊鬍老人問道。

“實話告訴你們,這批假銀票,其實是拿來坑害第九大道的!”

“可我冇想到,那位蘇公子會如此狠,在發現是假票之後,乾脆直接打著工會的名義,撒遍全城。”

“如果要是這些假銀票在市場上流通開來,那麼,所造成的影響之大,難以想象。”

“而我們藥師工會,作為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組織,為了保證市場的公平公正,所以必須連夜把這批銀票給收回來。”

白會長聲音洪亮有力,極具煽動性。

明明是自己的過錯,可到最後,卻把責任都推給了第九大道。

而他們工會,則是化身為正義的代表。

願意為了天下百姓做出犧牲。

感人肺腑啊!

隻可惜,蘇辰他們不在場,要不然肯定得為咱們的白會長鼓掌!

“原來這是第九大道陷害我們的陰謀!”

山羊鬍老人一臉義憤填膺。

“是啊,為了不讓敵人的陰謀得逞,大家今晚辛苦了,無論如何,都必須把這批假銀票追蹤回來!”

白會長渾身充滿了大義凜然之勢。

“會長放心,今夜不眠,大家一定會追回這批假銀票!”

山羊鬍老者帶頭,齊齊喊道。

“我允許你們使用一切手段,但我有一個要求,明天早上,市場絕不能有假銀票出現。”

白會長臉上寒光一閃,道。

“明白了!”

“會長,咱們可以恩威並施,這些撿到假銀票的百姓,一定會乖乖交出來的。”

“冇錯,大不了,咱們用真的銀票,去把他們手裡的假票換回來就是。”

大家全都一個個信心滿滿。

可就在這時候,一個晴天霹靂般的訊息出現了。

“大人 ,出事了!”

一個銀袍中年慌不擇路的跑了進來。

“哼……穩重一點,天還冇塌下來,何事能讓你謊成這個樣子?”

白會長臉色一黑,道。

“大人,那個……第九大道開店了,就在剛纔,所有店鋪都開門做生意了!”

銀袍中年大大喘了一口氣。

“嗯?第九大道開店做生意,這大晚上的,他們做誰的生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