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01章

我的錢,可不是誰都敢吞的

“嗯?第九大道開店做生意,這大晚上的,他們做誰的生意?”

大廳之中,有不少人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可那為首的幾位總管,卻是嚇個半死。

“糟糕!”

“這第九大道該不會是為了那批假銀票吧?”

“為什麼?這批假銀票,明明就是從他們手裡流出來的,可現在又要通過第九大道收回,這其中有什麼玄機嗎?”

山羊鬍老者等人,一個個目光閃爍,猜測道。

“混蛋,第九大道這麼做是為了讓假銀票在市場流通,隻要交易產生,那就意味著,假銀票進入了市場,到時候,我們藥師工會就必須承擔這製造假票的罪責!”

白會長狠狠握緊拳頭,憤聲道。

“這麼嚴重?”

眾人臉色齊齊一變。

“藥祖大人都在關注這個事情,能不嚴重嗎?”

白會長冇好氣的瞪了大家一眼。

“你們先去回收這批假銀票,第九大道那邊,我現在自己過去解決!”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

很多人在撿到銀票之後,還冇來得及高興,便是遇到藥師工會的人,態度極其強硬。

不論如何,都要他們交出這些銀票。

奪人錢財,無異於殺人父母。

這下一來,紛爭四起。

不過,大腿擰不過胳膊。

藥師工會在王城紮根已久,底蘊深厚,自然有的是法子處置這些不願交出銀票的人。

第九大道,北側。

八十八號商鋪的二樓。

“公子,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經把這十箱銀票,全都撒出去了,接下來咱們要怎麼做?”

周念風塵仆仆的回來了。

“關於咱們今夜所有店鋪開門做生意的訊息,放出去了嗎?”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道。

“訊息已經放出去了,而且,所有店鋪的燈都亮起來了,附近一些撿到銀票的百姓,心情激動得很,都已經在咱們店鋪外麵候著了,準備狂歡大購!”

周念說起這個事情,臉色還有些疑惑。

店鋪的燈是亮了!

但蘇辰的命令,卻不是開門做生意。

這讓很多人摸不著頭腦。

“公子,您不是說要讓這些假銀票進入市場嗎,可咱們下麵的店鋪怎麼都不開門做生意呢?”

周念心頭充滿不解,問道。

“不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你說,如果這些假銀票進入市場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聞言,周念眉宇間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如果要是這些假銀票進入市場,那麼,必定會引發市場秩序混亂,天道震怒,肯定會降下滅世雷劫。”

周念沉默片刻,道。

“對,一定會降下滅世雷劫,可這對我們來說有好處嗎?”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有啊,這樣藥師工會肯定會被雷劫覆滅!”

周念毫不猶豫,脫口而出。

“若是藥師工會覆滅了,那咱們那六千個億找誰要去?”

蘇辰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

“啊……難不成,那藥師工會的人還會給咱們送來六千個億?”

周念一愣,反應過來後,驚呼道。

“當然,我蘇辰的錢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吞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淩厲的鋒芒。

噠噠噠!

幾乎就在這時,樓下傳來一陣著急的腳步聲。

“給咱們送錢的人來了!”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門外時,那位白會長火急火燎的闖了進來。

“蘇公子,還請手下留情!”

白會長進來之後,跑到蘇辰跟前,一溜兒的跪了下去。

“白會長,您這是乾嘛呢?”

蘇辰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道。

“蘇公子,您能否把第九大道的店鋪都關了!”

白會長在來的路上,看到第九大道的商鋪都亮燈了。

且店鋪外麵,烏泱泱的都是人。

這可把他給嚇得不輕。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這麼晚還來第九大道,肯定是撿了不少假銀票的傢夥。

“白會長,我開店做生意,礙著您了嗎?”

蘇辰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蘇公子,今晚這店不能開啊,否則,那些假銀票就會進入市場流通,到時候,‘藥祖’會殺了我的!”

白會長一片瑟瑟發抖,顫聲道。

“這是什麼花?我開店做生意,關你們‘藥祖’什麼事?”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道。

“嗚嗚……蘇公子,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拿假銀票糊弄您!我該死!”

白會長看到蘇辰在跟自己裝傻,嚇得不輕,連聲求饒。

“哦?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拿假銀票糊弄我!”

蘇辰臉色立刻變得冰冷起來。

“哼……好大的膽子啊,白會長,這世上,敢忽悠我蘇辰的人,可都已經化作一把黃土了。”

轟!

白會長心頭一冷,恐懼至極。

“蘇公子,您大人有大量,還請您高抬貴手,饒過我這一次吧!”

白會長額頭上汗珠密佈,臉色發白。

“饒過你?”

蘇辰眉頭一挑,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

“我要是饒過你,那我六千個億找誰要去,誰來給我填補這個窟窿!”

砰!

白會長腦海中,像是掀起無儘雷霆,轟轟迴盪。

“蘇公子放心,這六千個億,我一定會分毫不少的給您補上。”

白會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保證道。

“晚了!”

蘇辰一個轉身,看向窗外,發現第九大道內的顧客開始多起來了。

剛纔,他讓周念撒錢的時候,故意在第九大道附近多撒了一些,所以附近的百姓極多。

撿到錢了。

大家都樂嗬嗬的同時。

自然是有一些人按捺不住要把錢花掉。

而第九大道,便是最好的消費場所。

“蘇公子,我可不能真的開店啊,六千個億的假錢,要是流入市場,我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白會長臉色一片絕望,苦苦哀求道。

“你都知道那是假錢,不能流入市場,那你還敢拿這假錢還忽悠我?”

蘇辰目中寒光乍現,喝道。

“蘇公子,這都怪我,這都是我的錯,要打要罵都隨您,但您今晚真的不能開店啊!”

白會長老淚縱橫,哭訴道。

“白會長,公子也不是那種鐵了心要讓你去死的人,隻是,你這次做得太過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