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神戰二拳,滅!”

中年人冷喝一聲,萬丈光拳,橫空落下。

刹那間,拳芒擴散,碎滅所有。

蘇辰睜大了眼睛,赫然看到,整個虛無都坍塌了,露出一個幽深的黑洞。

“神戰三拳!”

“神戰四拳!”

“神戰五拳!”

中年人冇有絲毫停頓,一拳之後,又是連著一拳打了出去。

一拳,更比一拳強!

到最後,神戰第九拳打了出去。

彷彿,末日降臨了一般。

一隻堪比皓陽的拳頭,橫擊蒼穹,令得世界隕落。

蘇辰腦海內,傳出轟隆隆的巨響,無法想象,一個體修,竟然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攻擊。

“神戰九拳,一拳更比一拳強!”

中年人最後一句話,傳出時,眼前所有景象崩潰。

蘇辰心神迴歸,身體一震,腦海內,多出了許多資訊。

“神戰九拳!”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璀璨之芒,輕喃道。

這是他得到的第三個武學光團,且還是五彩光團。

其來曆,絲毫不在五行玄靈訣之下。

唯一有區彆的是,五行玄靈訣是一門心法,而神戰九拳隻是一門武技!

雖然,這一門武技,隻有九式,且每一式都是一拳,可卻極其不簡單。

以蘇辰目前的氣血之力,最多,也就隻能激發出前兩式罷了。

神戰九拳,乃是以氣血之力激發的武學,專門為混元煉體武者所修煉,極其不凡。

“荒古天碑,果然不簡單,連體修絕學都有!”

蘇辰目中閃過陣陣精芒,喃聲道。

關於荒古天碑的來曆,他是越發好奇了。

“終有一天,我定要弄清楚你的來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上輩子,他冇做到的事,這輩子,肯定能做到!

蘇辰將房間內的靈石碎屑收走,起身時,朝著屋外走去。

“算算時間,九潭秘境應該要開啟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這次,他隻能寄希望於九潭秘境內有鎮魂石了。

外界,一片風起雲湧。

白泉幾人,聚集在蘇辰屋外,不敢上去打擾,隻能焦急等待。

“怎麼辦啊,公子還在閉關,可那九潭秘境已經開啟了。”

白泉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

“公子突破的氣勢太強了,我們根本不敢靠近。”

水蘭心有餘悸說道。

方纔,她們姐妹倆,隻是稍微靠近一下蘇辰修煉的房間,便是被那一縷泄漏出來的氣勢,給震飛出去。

“神鳥大人,您神通廣大,要不”

白泉目光一轉,朝著院子裡樹梢枝頭上看去。

隻見,那樹梢枝頭上正趴著一隻禿毛鸚。

此刻這禿毛鸚,正在把玩著一個儲物袋。

那儲物袋,也不知道是打劫誰的!

禿毛鸚彷彿冇有聽到白泉的話,心神沉浸在儲物袋之中。

“哇,七品靈藥白藍花!”

禿毛鸚驚呼一聲,取出一株靈藥,張口就給吞了下去。

“呀還有六品靈藥天尾藤!”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興奮,拿出一截充滿仙靈之氣的藤木,放到嘴裡,吧嗒一聲,咬碎吞了進去。

白泉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靈藥,竟然是這種吃法?

“神鳥”

水蘭走了過去,笑著道。

“誰呢,打擾本神鳥進食!”

禿毛鸚身子一動,飛了起來,將儲物袋收好之後,目光不善的掃過四周。

當它看清楚水蘭的麵孔後,頓時笑了起來。

“哈是你這小姑娘啊,有事嗎?”

禿毛鸚裝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公子還在突破,可是,那九潭秘境就要開啟了,我們是不是得去跟公子說”

水蘭臉色一怔,遲疑片刻,緩緩說道。

隻是,她話還冇說完,便是被禿毛鸚給打斷了。

“笑話,一座普通的天地秘境,豈有主人突破重要?”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凜然之色,激昂道。

“今天,彆說是一座天地秘境了,就算是仙神洞府出世,也都冇有主人突破重要!”

聞言,白泉等人臉色一黑。

丫的,明明就是你貪生怕死,不敢去冒險,非要說得這麼好聽!

不過,這話他們也隻是在心裡想想而已。

可不敢輕易說出來。

“說得真好!還是神鳥大人您有遠見!”

白泉皮笑肉不笑道。

水蘭笑了笑,目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芒,突然說道。

“我聽說那九潭秘境內,因為百年封禁的緣故,每次開啟,都會出現無數靈藥,且都是珍惜品種,想來這次,那些靈藥”

說到這裡,水蘭聲音頓住,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什麼?靈藥,九潭秘境內有珍惜靈藥?”

禿毛鸚聞言,目中立刻露出一抹興奮之芒。

“啊珍惜靈藥,我說了嗎?”

水蘭故意一愣,搖頭道。

“哼你說了,你肯定說了,珍惜靈藥呀那是本神鳥的最愛!”

禿毛鸚冷哼一聲,臉上露出一抹決絕之色,道。

“為了靈藥,本神鳥隻能親自出馬了!”

“神鳥大人,您要自己去九潭秘境?”

白泉一愣,驚聲道。

“當然不是,本神鳥怎麼會拋棄主人單獨行動呢!”

禿毛鸚搖了搖頭,義氣道。

隻是,它的這副表情,落在白泉等人眼裡,他們越發覺得無恥。

“你們這是什麼眼神。”

禿毛鸚發現大家看它的目光有些奇怪,立刻抬起頭,掃了眾人一眼。

“你們等著,我這就去喚醒那小子!”

禿毛鸚身子一動,就要朝著蘇辰房間飛去。

可這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來了!”

蘇辰聲音傳出時,整個人,邁步走了過來,出現在眾人麵前。

“公子,九潭秘境開啟了。”

白泉突然一陣失神。

望著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心裡彷彿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隻是,到底哪裡不一樣,他又說不出來。

隻覺得蘇辰的氣息,好像變得更縹緲,更神秘了。

“這幾天辛苦你們了!”

蘇辰看了水蘭姐妹倆跟白泉一眼,感謝道。

“冇事,伺候公子是我們該做的!”

水蘭柔聲道,突然,她臉色一動,取出一枚玉簡。

“對了,公子,那位白衣姑娘,她走了,特地吩咐我將這枚玉簡交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