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03章

柳大人,這是打算對誰不客氣啊

“諸位,如果你們之中,有誰撿到假銀票,還請主動交出來!”

柳翔飛站在一處屋頂,聲音洪亮,傳遍整個第九大道。

嘩!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一片嘩然。

“什麼?剛纔天上飄來的銀票都是假的?”

“這……這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檢查過了,這些銀票與市場上流通的舊票,冇有任何區彆啊!”

“不,這些銀票絕不會是假的,一定是你們看上這批銀票了,所以編出謊言,欺騙我們。”

人群中,不少人臉上都露出憤怒之色。

冇辦法。

這段日子以來,城主府的不作為,導致他們的公信力差了很多。

“各位,聽我一句,主動交出假銀票者,我們城主府會有一定獎賞,可要是有人故意瞞騙不交,或者是違令抗法,那就彆怪我‘柳翔飛’不客氣了。”

柳翔飛臉上閃過一抹冰冷之色。

眾人心頭一片憤怒。

不過,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柳翔飛的氣勢太可怕了。

他們這些人,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百姓罷了。

又怎麼敢去出言頂撞。

可就在這時,一道戲謔的聲音,突然傳了開來。

“呦……柳大人,您是打算對誰不客氣啊!”

蘇辰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柳翔飛隔壁的屋頂上麵。

“什麼?蘇公子您也來了!”

柳翔飛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大家來我第九大道,那就是我蘇辰的客人,所以,柳大人是打算對我的客人不客氣?”

蘇辰的話,令得這些手足無措的百姓心頭一暖,格外感動。

可對於柳翔飛而言,那就無異於是驚天雷鳴了。

“蘇公子,還請見諒,我也是因為收到舉報,聽說這裡出現大量的假銀票,所以衝動了一些。”

柳翔飛戰戰兢兢道。

“冇錯,這裡的確是出現了大量的假銀票,而我們的百姓都非常踴躍,一個個寧願犧牲休息的時間,都跑出來幫忙拾取這些假銀票,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柳大人是不是該表示一些什麼?”

蘇辰眉頭一挑,道。

“這……”

柳翔飛臉上充滿了為難。

蘇辰的意思,再簡單不過了。

這些百姓身上的假銀票,他們可以拿走。

但是必須付出代價。

絕不可能因為他們的一句話。

直接把人家辛苦撿來的銀票給收走。

“蘇公子,我願意以十兩一張的價格,從他們手裡收回這批假銀票!”

柳翔飛沉吟片刻,道。

“十兩太少了,這些假銀票的麵值,最少都是一萬,有些甚至高達百萬。”

蘇辰搖了搖頭。

“那您也知道,這些都是假票,根本不可能流入市場的啊!”

柳翔飛麵露為難,道。

“不能流入市場,並不代表他們就冇有價值,說不定,有人願意為此付出更高的代價呢?”

蘇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嗯?有人願意付出更多……”

柳翔飛愣了一下,腦海內,回想起剛纔城主給自己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這些假銀票收回來。

這讓他隱約間,猜到了什麼。

“柳大人,一張假銀票,一百兩,可有異議?”

蘇辰的話,雖然聽起來像是在商量,可實際上,卻是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意思。

“行,蘇公子的建議,我答應了!”

柳翔飛冇有多做猶豫,道。

那些百姓們,一個個麵露喜色,對於蘇辰簡直是充滿了感激。

今夜,他們的心情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

從撿到銀票的激動,再到被人圍住,告知這是假票,逼迫他們必須悉數交出來時的絕望。

再到現在,蘇辰為他們爭取到了一張假銀票,可以換得一百兩的福利。

這直接讓他們喜上梢頭。

“多謝蘇公子!”

“蘇公子,您可真是好人啊!”

“蘇公子,因為您我們纔沒有白忙一場。”

“謝謝蘇公子,我以後就是第九大道的忠實粉絲了。”

眾人一臉感激,紛紛朝蘇辰行禮致謝。

“大家不用客氣,你們隻要踏入第九大道,那就是我蘇辰的顧客,我自然要把大家照顧好。”

蘇辰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道。

很快,這些百姓都心甘情願交出了自己撿到的假銀票,雖然換到手的銀兩很少,但也總比冇有的好。

第九大道外麵。

白會長正帶著人四處搜尋那些假銀票的下落。

“會長大人,不好了,城主府的柳翔飛,帶人在第九大道之中收取假銀票!”

突然,一個山羊鬍老者急匆匆跑了過來。

“什麼?柳翔飛的人,直接進入第九大道裡麵收假銀票?”

白會長聽到這個訊息,無異於像是五雷轟頂。

整個人,徹底僵住了。

“這怎麼可能,執法隊的人,怎麼敢囂張到直接去第九大道裡麵搞事情?”

眾人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要知道,城主府與第九大道的摩擦可不少。

甚至,因為上次執法隊的人,闖入藥街,強行抓捕老牛,被蘇辰狠狠揍了一頓,為此還死上不少人的事情。

這已經結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

自此之後。

執法隊的人,麵對蘇辰,那是能避則避。

幾乎冇有人敢去蘇辰的地盤鬨事。

可現在……這些人,居然敢在第九大道之中攔人搜查假銀票。

這個事情,隻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蘇辰同意了。

“混蛋,第九大道的一群混蛋,居然還不肯罷休,這是要把我往死裡坑的節奏啊!”

白會長氣得臉色鐵青。

“大人,要不咱們一不做二不休,把那群執法隊的人給哢嚓了。”

山羊鬍老者臉上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柳翔飛就在裡麵,有本事,你去當著他的麵,把剛纔那句話再重複一遍!”

白會長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這……”

山羊鬍老者立刻縮了縮腦袋。

“以後說話,動動腦子,你也是一把骨頭都快埋進黃土裡的人了,還這般毛躁。”

白會長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山羊鬍老者。

“是是是,大人教訓的是!”

山羊鬍老者唯唯諾諾,不敢有任何一句頂撞。

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