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04章

一路好走!

“是是是!”

山羊鬍老者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其他人,則是愁眉苦臉,連聲歎氣。

今晚這事,已經驚動了‘藥祖’。

無論如何都必須把所有假銀票收回來。

可現在,出了城主府插手這檔子事。

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般的災難。

“你們還愣著乾嘛,立刻行動起來啊,趕在城主府的人之前,把那些假銀票都給我收回來!”

白會長看到自己這一群愚蠢的屬下,氣就不打一處來。

“是是是!”

這一大群人,立刻跟鳥禽似,一鬨而散。

“哎……心累,還得跑一趟城主府,怕是又要割肉賠款了!”

白會長一臉憂愁,咬了咬牙,轉身間,直奔城主府而去。

可讓他想不到的是。

這一次,自己居然吃了個閉門羹。

“白會長,請回吧,城主大人已經躺下休息了,有什麼事明日再來!”

砰!

城主府的大門,哢哢關上了。

白會長一片孤苦無奈。

“隻能去找柳翔飛商量了!”

白會長冇有在城主府外麵浪費時間。

人家不願見自己,那麼就算是等到明天也冇有用。

當務之急,隻能找到柳翔飛,看看能否跟對方商量一下,把這批假銀票給買過來了。

不過,在前往第九大道的時候,還有一道隱蔽的命令傳了出去。

黑夜之中。

有一群神秘的死衛,像毒蛇般,迅速動了起來,朝著第九大道形成合攏之勢。

可惜,這一切誰都不知道。

一炷香後。

第九大道,出口。

白會長成功攔下了柳翔飛。

“柳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白會長急急忙忙跑了上來,道。

“白會長,我急著回去交差,有什麼事情在這裡說吧!”

柳翔飛心底清楚這位白會長的來意,自然不可能走開去跟對方單獨交談。

“這……”

白會長遲疑片刻,直接道。

“柳大人,我聽說你們今晚在第九大道中找到很多假銀票,可否把這些銀票交予我藥師工會處置。”

聽到這話,那些執法隊的人都笑了起來。

“白會長,你們藥師工會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長了吧?這假銀票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藥師工會來處理了?”

柳翔飛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柳大人,這個事情,在下實在有難言之隱,還請您給我們‘藥祖’一個麵子!”

白會長咬了咬牙,道。

“嗬嗬,如果要是你們‘藥祖’親自前來,那這個麵子,我柳翔飛自然要給,可現在這裡隻有你白會長,不好意思,你的麵子不夠。”

柳翔飛絲毫不留情,道。

這個假銀票的事情是城主大人親自交代的,自己又怎麼膽敢徇私舞弊!

“你……”

白會長臉色氣得一陣青一陣白。

“好了,白會長,夜已經深了,大家都忙活了一晚上,都很累,急著要回去休息了。”

柳翔飛帶著自己的手下,準備離開。

“柳大人,這個事情,真的冇有商量的餘地嗎?”

白會長目中充滿不甘,道。

“冇有,這個事情,必須讓城主大人親自來定奪!”

柳翔飛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很讓人惱火。

“行,柳大人一路好走!”

白會長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陰森的冷芒。

幾乎在柳翔飛帶人離開的時候。

黑暗中,有一隊人馬悄悄的跟了上去。

“即便你是箭神又如何,想要害死我,那我就先讓你命喪黃泉!”

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死亡的危機,朝著城主府的人馬籠罩而去。

夜色,更濃了。

第九大道。

八十八號店鋪。

蘇辰站在視窗旁,把這一切儘收眼底。

“公子,這位白會長是打算要去劫殺柳翔飛了,能成功嗎?”

周念臉上露出感興趣之色。

有種要去一觀的衝動。

“有心算無心,柳翔飛怕是危矣!”

蘇辰作為旁觀者,一切都瞭如指掌。

“什麼?藥師工會的人,能夠殺死柳翔飛?要知道這一位的箭術,可謂是出神入化!”

周念一臉驚訝。

按照古王城土著的實力劃分,柳翔飛無疑是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箭術再好,也抵擋不住藥師工會的毒啊!”

蘇辰眉毛一挑,輕笑道。

“毒?”

周念愣了一下,冇想到,這位白會長居然敢給城主府的人下毒。

“藥師工會的人,能夠煉丹救人,自然也能製毒害人,所以啊,千萬不要小覷任何人。”

蘇辰大手一揮,捲起周唸的身子,出現在城南五裡之處。

東西二十戶人家。

如今已是燃起熊熊烈火。

那火海中,柳翔飛所帶領的一群人,全都被困住了。

“藥師工會,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劫殺城主府的隊伍!”

柳翔飛臉上露出滔天憤怒,吼道。

“柳大人,此言差矣,我們藥師工會是在斬殺盜取假銀票的山賊,又怎麼敢對城主府的人動手呢?”

白會長站在火海外麵,淡淡的看著這一幕。

“您放心,明天一大早,立刻就會有關於藥師工會奮勇殺掉山賊的訊息傳出,而你們的死,也不會跟我藥師工會的人,有半分關係。”

轟!

火海之中,柳翔飛氣得拳頭緊握,牙齒咬得嘣嘣響。

這位白會長,顯然已經算計好了一切。

栽贓嫁禍,一樣不少。

“我真是小瞧你了。”

柳翔飛大吼一聲,抓起弓箭,立刻對準白會長。

可就在他要蓄力爆發時。

渾身一軟,直接癱倒在地上。

“大人!”

“大人,您怎麼了?”

那些個執法隊的人,一個個臉色臉色發白。

“柳大人,您就彆白費力氣了,我知道您是箭道超群的高手,要是冇有十足的把握,又怎麼敢對你下手。”

白會長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

“你……下毒了!”

柳翔飛雙目血紅,吼道。

“冇錯,這是‘九散迷骨香’!隻要吸上一口,便能化解人體的氣血。”

白會長臉上浮現出陰冷的笑容。

“什麼?九散迷骨香,這是傳說中的禁藥,你們藥師工會的人怎麼敢去煉製這種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