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05章

火氣很大嘛

“什麼?你們竟然弄到了‘九散迷骨香’!”

柳翔飛心頭髮冷。

儘管,四周的建築都燒起來了。

火光把每個人的臉,都映照得發紅,可大家還是心底一片冰冷。

九散迷骨香,能夠消去人體的一切氣血。

今天,大家怕是都得散命於此。

“這玩意,本來是為那位蘇公子準備的,但人家非常識相,願意退一步海闊天高,我也就冇用上。”

白會長的目光,一片陰森,看著城主府的人,彷彿就像是在看著死人一樣。

“隻是,冇想到你柳翔飛如此不識好歹,非要把我逼上絕路,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送你歸西!”

轟隆一聲!

火光搖曳,黑影飄忽。

好似死亡之神已然降臨。

“行了,我也懶得跟你們廢話了,黃泉路上,有這麼多人陪你,我想你柳翔飛也不會孤單了。”

白會長一揮手。

黑暗中,一道道燃燒的火箭,立刻射出。

“哎……想我柳翔飛,一生箭殺強敵千萬,冇想到,最終居然死在無名小卒的箭下。”

柳翔飛苦笑一聲。

那些火箭,雖然隻是亂射一通,可如今的自己,早已身重劇毒,再也冇有任何抵擋的可能。

“啊啊啊……”

一道道死亡的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那些城主府的普通護衛,一一死去。

到最後,隻剩下一個護衛隊統領,與柳翔飛相互倚靠,不停出手擊碎這些火箭。

可是,這四周的火海越來越大,已經開始向著他們二人蔓延開來。

按照這個趨勢,要不了多久,他們就得死去。

“咳……”

柳翔飛震碎其中一道火箭後,目光覺昂,看向身旁的護衛統領。

“小沈,你走吧,趁著現在我還冇倒下,你還有一絲機會!”

這一刻,柳翔飛再也冇有身為箭神時的意氣風發。

有的隻是濃濃傷悲。

自己帶出來的幾十個手下,如今,死到最後,隻剩下自己與護衛統領。

“不……要走一起走!”

護衛統領‘瀋河’,搖了搖頭,道。

一直以來,在‘瀋河’心中,柳翔飛就像是他師父般的角色。

如今生死關頭麵前,自己又怎麼能放棄師父獨自逃命。

“你傻呀,你留下來,隻會無辜散命,逃出去,纔能有機會為我們死去的那些兄弟報仇。”

柳翔飛聲音虛弱無比。

“大人,走不掉的,那位白會長為了避免訊息泄漏,肯定在這四周佈下天羅地網了。”

瀋河心底清楚得很。

既然對方連‘九散迷骨香’這麼珍貴的東西都用了。

那就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不惜一切代價,滅掉他們這夥人。

“嗬嗬,還真是生死情誼,感人肺腑啊!”

白會長無比戲謔的看著這一幕。

“實話告訴你,你們也不用等候援軍了,現在我們‘藥祖’,已經去了城主府,在跟你們城主大人敘舊了。”

轟!

這句話,宛如滔天雷霆,直接在‘柳翔飛’與‘瀋河’心神中炸開。

什麼?

藥祖出手了?

這些假銀票的背後到底涉及有多大,竟然引得‘藥祖’親自出手?

同一時間。

城主府上空,一輪浩瀚武陽升空而起。

隻是,武陽的光芒,還冇來得及釋放開來,立刻被一輪陰月給壓製住了。

砰!

陰月墜空,迅速與上古武陽糾纏到一起。

“魔靈子,你到底想乾嘛?”

一道略微氣急敗壞的聲音,迴盪開來。

“不乾嘛,我就聽說你們城主府最近大豐收,我過來討點彩頭罷了。”

陰月之內,有一團巨大魔影,轟轟而動。

“哼……我倒要看看,你魔靈子究竟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居然敢來敲詐本尊!”

古滅天彈指一射。

元陽之光,貫穿十裡長空,狠狠打向倒掛九霄的陰月。

砰地一聲!

陰月炸開,化作一個妖異男子。

“嘖嘖,火氣很大嘛,既然你不願交錢,那你的手下可就得全死光了。”

魔靈子一臉笑意吟吟,道。

“混蛋!”

古滅天抬頭時,看向城南的方向,立刻看到一片翻滾的火海。

那火海中,有兩道狼狽的人影,正在苦苦支撐。

不過,看這情形,顯然是要不了多久,這倆人就會被亂箭射死。

“分我一點銀子,我讓你這位得力大將回來。”

魔靈子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嗬,冇想到,堂堂的魔族大帝,居然也有為了銀子堵人家門的時候。”

古滅天臉上充滿了譏諷。

“哈哈……你應該這麼說,冇想到,堂堂的上古武神,居然也有被人堵住家門的時候,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下隕落,真是可悲!”

魔靈子大笑一聲。

“可悲嗎?我覺得真正可悲的是你纔對,費儘心思,弄出一堆假票,結果被人家給識破了,現在得自己出來補窟窿。”

古滅天筆直的眉毛露出鋒利的光芒。

“哼……那小子蹦躂不了幾天,等到寶藏拍賣會過後,本尊定要將他挫骨揚灰。”

魔靈子一想到蘇辰,臉色頓時變得陰森至極。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

蘇辰會這麼狠,直接把那些假銀票都撒給全城的百姓。

要不是自己反應夠快,等到明天,這些假銀票進入市場,混亂了王城的商業秩序,那就是天道之劫爆發的時候。

魔靈子可不想這麼快跟古王城天道杠上。

“就憑你這殘破之身,還想跟人家交手?”

古滅天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你也一樣,不用笑話我,你還不是眼睜睜看著他把‘聖痕之葉’搶走!”

魔靈子嗤笑一聲。

反正,古滅天不動手,他也不急。

自己主要目的,便是拖住對方。

至於想要從‘古滅天’手裡挖出錢財的機會,不大!

“不,我們不一樣,我是人族,他也是人族,人族雖有爭鬥,但還是會互幫互助!”

古滅天嘴角露出一個特彆的笑容。

“互幫互助?”

魔靈子一愣,轉過身時,看到火海中的情況後。

整個人,笑容直接凝固了。

城南五裡。

火光沖天,映照之時,露出兩張絕望的麵孔。

“今天這一劫,怕是逃不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