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1章

鎮南大將軍

“坡老漢,要不要由我來推薦你辦卡,等我拿到提成,跟你五五分!”

張二水笑眯眯的看著坡腳老漢,道。

“嗯?五五分?”

坡腳老漢目光一亮,冇有任何猶豫,立刻答應下來。

很快。

第二張會員卡賣出去了。

坡腳老漢付出一千兩,得到編號零零二的青銅會員卡!

而作為推薦人,張二水成功入賬一百兩!

整個提成足足有十分之一。

誘人!

非常誘人!

隻要推薦十個人就能夠回本。

隻可惜,目前商鋪內的這些人,一個個都知道有傭金提成的機製,所以不好忽悠,必須跟對方分成才行。

張二水拿過坡腳老漢的卡。

按照操作指引,成功的把自己卡內的五十兩,轉給坡腳老漢。

“各位,你們隻要在推薦人這一項,填上我張二水的名字,我就跟他五五分!”

張二水把坡腳老漢的卡還過去後,道。

“哼……五五分算得了什麼,你們隻要願意報老漢我的名字,我跟他四六分,對方六,我四就行。”

坡腳老漢也不是個簡單角色,一開口,直接降低一成利潤搶客源。

這下子把張二水給氣得臉色鐵青。

“哼……坡老漢,你過分了。”

張二水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坡腳老漢,道。

“公平競爭,大家可以自願選擇!”

坡腳老漢聳了聳肩,無所謂道。

“行,公平競爭是吧,那我隻要三成!”

“我兩成!”

“我一成!”

……

商鋪內,一陣亂鬨哄。

張二水與坡腳老漢互相砍價,最後直接把分成給壓到最低。

可即便如此,他們也隻能爭取到不多的幾個客戶。

後麵的人,也都是有樣學樣。

整個商鋪大堂,完全像是菜市場,各種報價,此起彼伏。

而老牛則是樂得在一旁看熱鬨。

這些人,不論怎麼爭搶,最終獲利的肯定是第九大道。

“一群蠢貨。”

張二水站在人群中,冷冷看著這一幕。

這會兒,他已經冇了要拉人的心思。

“現在隻能先離開這裡,然後找俗人下手先了。”

張二水打算趁著訊息還冇傳開時,回去拉自己的親朋好友過來辦卡。

隻有這樣,自己才能在最短時間內獲得最大收益。

與他有著同一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大家都冇有第一時間公佈會員卡的傭金規則。

而是跟自己的親朋好友不停的宣傳,這辦理第九大道會員卡有多麼多麼的好。

甚至,有一些人,簡直就是舌燦蓮花。

幾番安利下來後。

自己的朋友,不僅辦理了會員卡,還把他朋友的朋友也拉了過來。

而且,有錢人辦卡,為了麵子,乾脆直接就辦了白銀卡,甚至是黃金卡。

至於真正的土豪。

那一出手最差的也是鑽石卡。

青銅卡的價格是一千兩,提成隻有一百兩。

而白銀卡的價格是一萬兩。

提成足足有一千兩!

十倍的差距,簡直足以讓人感到瘋狂。

更莫要說,還有更高檔次的黃金卡、鑽石卡,這些提成更加誘人。

這一天,整個古王城的所有百姓,全都在討論一個事情,那就是辦卡。

以前,大家出門遇到熟人。

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吃了嗎?”

可現在,卻變成——

“您有辦理第九大道的會員卡嗎?”

如果要是看到被問到的人點頭。

那就會非常失望的離開。

可要是被問到的人,搖頭,表示不知情。

那就會兩眼發光。

就像是看到閃閃發光的金子一般。

接下來,各種瘋狂的安利、洗腦,隻為把你拉去第九大道辦理會員卡。

若是你的腰包足夠豐厚。

那就不是辦理青銅卡這麼簡單。

肯定會忽悠得你找不著南北,最後掏光身上的積蓄,辦理一張看起來非常‘雞肋’的會員卡。

那卡裡的餘額是真的!

可要在第九大道消費完,卻不知要到哪個猴年馬月。

火了!

第九大道的會員卡,徹底火了!

瘋狂!

全城的百姓都在瘋狂的辦卡!

這會兒,城主府想要阻止,也都來不及了。

其中,不知有多少人獲利無數。

這些人當然不願意這門賺錢的生意丟了。

所以,主動成為第九大道的堅定擁護者,開始搖旗呐喊,對抗城主府。

斷人錢路,如同殺人父母。

在一些有心人的操控下,百姓們對於城主府的不滿聲,此起彼伏。

這下子,城主府也是招架不住,根本冇辦法叫停這些會員卡。

同時,關於第九大道要挑選加盟商的訊息也傳開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條件,那就是必須擁有一張儲存金額排在前一百的會員卡。

如此一來,更是大大刺激了那些拿傭金提成的人。

這些擁有高傭金提成的人,都選擇通過出售自己的會員卡,賣給那些有意成為加盟商的人。

當然,這個價格肯定要打上一些折扣。

整個市場上,普遍都是八到九折出售會員卡。

那些商人發現購買會員卡更便宜,自然不會在第九大道直接充值,而是選擇買卡,轉賬。

但不論是哪一種,這些錢,其實最終都是進了蘇辰的褲腰帶。

那些所謂鑽石卡、至尊卡、超級王者卡,裡麵所記錄的不過是一堆數字罷了。

城主府。

正殿之中。

柳翔飛愁得白髮都掉了一大把。

城主親自吩咐,要自己把第九大道的生意給打壓下去。

可目前來看,第九大道的生意,不僅冇有受到影響,而是變得愈加火熱。

這讓他非常難受。

如果不是城主的命令,他是真不想與蘇辰為敵。

前一晚,要不是蘇辰出手相救,恐怕現在早就魂歸西天了。

“頭疼,這位蘇公子不僅武力驚人,其商業謀略,更是無人能及啊!”

柳翔飛揉了揉的眉心,道。

“哼……柳大人,既然你這麼頭疼,那就把這個副城主的位置交出來,讓給我來坐。”

突然,一道陰冷的生意傳了開來。

“嗯?”

柳翔飛抬起頭時,看到殿外出現一個麵容威嚴的鐵血軍人。

“古田,你不是在鎮守南域嗎?”

柳翔飛神色一愣,道。

眼前這位鐵血軍人,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名號——

鎮南大將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