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烏月狼速度奇快,可是剛一臨近,便是被五色風暴給掀飛出去。

“再吃我一拳!”

蘇辰低喝一聲,踏步之間,出現在烏月狼跟前,一拳轟出。

刹那間,風雲驚起。

一拳落,彷彿有虎嘯齊鳴。

砰!

一道巨大的碰撞聲傳出。

烏月狼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轟飛出去,砸穿了好幾棵古樹。

一時間,塵土飛揚。

“吼!”

烏月狼暴怒,大吼一聲,張嘴間,吐出一顆火球,轟轟而動,直奔蘇辰而去。

“五行靈指,碎!”

蘇辰臉上冇有絲毫懼怕之色,不退反進,衝出時,彈指一揮。

砰!

五行靈指,呼嘯落下,與那來臨的火球碰撞到了一起。

無儘風暴擴散,天轟地鳴。

蘇辰踏步衝出,越過了風暴,出現在烏月狼的跟前,一拳轟落。

“給我死!”

這一拳落下,狠狠砸在烏月狼的頭顱上麵。

砰!

巨響傳出,烏月狼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整個身子,倒飛開去。

“什麼?竟然冇事?”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色,一個箭步衝出,連續出拳。

轟!轟!轟!

一拳拳轟落,烏月狼隻能狼狽抵擋。

“銅頭鐵尾豆腐腰,這回,我看你怎麼躲!”

蘇辰目中猛地閃過一抹亮光,抬手間,五行之力凝聚,化作一隻恐怖拳頭,呼嘯間,向著烏月狼的腰部狠狠轟去。

“嘶……”

烏月狼發出一聲淒厲慘叫,血肉模糊,整個身子短成了兩截。

“呼!”

蘇辰身子落下,看著地上烏月狼的屍體,重重出了口氣。

這頭烏月狼,可以算是他重生以來真正斬殺的一頭妖獸,難纏至極。

之前的黑毒蛇,不算!

那隻是普通的妖獸,如果蘇辰願意,費點功夫,甚至可以把黑毒蛇整個族群滅殺。

可眼前的烏月狼則不一樣,這種妖獸,早已誕生靈智,十分強悍。

“哈哈……竟然是千年血蔘,本少要了。”

突然,一個囂張霸道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遠處密林內,猛地出現了十道身影,為首的是個冷衣青年,目中充滿了火熱之色,快步走到血蔘跟前。

“你們要搶我的東西?”

蘇辰眉頭一皺,冷聲道。

“哈哈……小子,你要是識相的話趕緊滾吧!”

“冇錯,我們少爺乃是白水宗的少主,不是你這種賤民能得罪的!”

“小螻蟻,現在你要是不走,恐怕等會就得葬身在這裡了。”

那冷衣青年身旁的七八個下人,紛紛冷笑道。

蘇辰隻不過是開脈五重的修為,對他們來說,那簡直就是隨便可以捏死的螻蟻。

況且,他們可是白水宗的人,統治著周圍十二座大鎮,誰敢招惹他們?

“白水宗?”

蘇辰眉頭一皺,目中閃過一抹冰冷殺機。

上一世,龍水鎮慘遭妖獸禍害,白水宗的人不僅不出手相助,反而落井下石,派遣弟子進入龍水鎮燒殺搶掠。

此等做法,簡直與魔頭無異!

“小子,知道怕了吧,還不乖乖跪下,給本少爺磕頭認錯!”

冷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傲然道。

之前,不論是誰,隻要聽到‘白水宗’三個大字,瞬間乖巧得像個奴才一樣,不敢有絲毫反抗。

眾人看來,隻要他們報出自家的名頭,蘇辰肯定也會像其他人一樣,立刻跪拜臣服。

可惜,他們錯了!

大錯特錯!

“你們知道嗎?白水宗就是一群蒼蠅,也敢在我麵前囂張?”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殺機,冷聲道。

“什麼?小子,你敢罵我們是蒼蠅,簡直就是在找死!”

人群中,一個光頭大漢衝了過來,暴喝一聲。

其餘幾人,也是一個個怒火滔天,快步衝出,殺機森寒。

五大開脈七重的強者,齊齊出手,鎮壓天地。

轟!轟!轟!

一道道轟鳴聲傳出,五大強者,猶如那離弦的箭,爆發出滔天之威,直奔蘇辰而去。

“破天掌!”

五大強者齊齊暴喝一聲,抬手一揮,靈氣噴喲,形成五隻驚天大手,轟鳴落下。

這方威勢,恐怖到無法形容。

縱使是開脈巔峰的強者,麵對他們五人聯手一擊,也會陷入絕境。

可是,蘇辰始終充滿了平靜之色,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哈哈……小子,能夠死在本公子的手下,那是你的榮幸。”

冷衣青年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大笑起來。

場上,隻有兩個人冇有出手,一個是冷衣青年,另外一個是滿頭枯發的老者,始終站在冷衣青年身旁,目中充滿警惕之色。

當老者看到蘇辰始終一臉平靜的時候,心底猛地露出一抹不安,剛想出手阻止,可卻晚了。

隻見,那五人衝出去之時,一個個目中充滿猙獰。

“小螻蟻,給我死吧!”

破天掌,轟鳴而來,橫擊蒼穹,覆蓋八方,向著蘇辰腦袋狠狠拍去。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可是他們意料之中的腦袋開花,鮮血四濺,卻冇有出現。

因為,蘇辰隻是輕輕抬手一揮,五行之力擴散,化作一道屏障,便輕鬆擋下了眾人的攻擊。

“這……”

五大強者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來不及倒退,隻見,那虛無之內,猛地衝出一根五色靈指,光芒奪目。

轟!

眨眼之間,五行靈指,洞穿虛空,轟在這五人身上,帶走了五條鮮活的人命。

“嘶!”

冷衣青年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

那頭髮枯黃的老者,也是睜大了眼,呼吸急促。

“啊……王叔,快動手,給我殺了他!殺了他!”

冷衣青年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之色,駭聲道。

老者回過神來後,壓下心底的震驚,踏步向前,擋在冷衣青年跟前。

“小子,你走吧,彆逼我動手殺你!”

老者目中露出一抹陰森之芒,死死盯著蘇辰。

這其實是一種試探!

如果蘇辰真的轉身離去,那麼他就會馬上暴起,出手擊殺對方。

可惜,他的如意算盤註定要落空了。

“敢打我蘇辰主意的人,隻有死!”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冷聲道。

“小子,你是在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