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5章

咱們一人一半如何?

城主府。

密室之中。

陰謀之光,閃爍不息。

“你的人已經來了,等會一起引爆‘血墳魔種’?”

魔靈子看到古滅天冇有起疑,心頭鬆了口氣。

“可以!”

古滅天點了點頭。

兩大魔種自爆,即便是不能滅殺蘇辰,也能把對方重創。

如此一來,刀帝寶藏拍賣會開始前,便可以先把蘇辰給踢出局。

“準備了!”

魔靈子雙眼深處閃過一抹陰森的冷芒。

這一刻,大家的目光都凝聚在第九大道,並不知道,另一場變故出現了。

而這變故,正好跟古滅天息息相關。

算計!

大家都在互相算計!

誰能笑到最後,又有誰知曉呢?

城主府內,距離古滅天所在的密室不遠,還有一個龐大無比的寶庫。

這段時間,柳翔飛主持城主府事務,出售大量的優質資產。

所回收的資金,全都放在這個寶庫之中。

按理說,這個寶庫,即便是冇有重兵把守,那也得由古滅天親自看管。

可因為魔靈子的出現,導致古滅天的心神,全都被對方牽製住。

同時,又有古田體內種‘血墳魔種’的事情,更是分散了古滅天的注意力。

這就使得他在寶庫這一塊的看管,嚴重疏忽了。

嗡!

誰也不知道,這時候,古滅天的寶庫之中,突然出現巨大變故。

“動手,能搬多少是多少!”

一聲嬌喝,傳出時,有道色彩斑斕的光芒落下,從中走出一個清新脫俗的女子。

這來人,正是風笑笑。

“魔靈子的手段,還真是可怕,真的幫我牽製住了古滅天。”

突然,又有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金麵佛的身影,凝聚而出。

緊接著,血見愁出現了。

再然後則是火屠真君這些人。

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一群人,赫然正是‘滅蘇聯盟’的人。

前不久。

風笑笑與金麵佛他們,都在商量著如何對付蘇辰。

可結果被萬火神凰的一把火,給燒得灰頭土臉。

而且,還被禿毛鸚藉機敲詐,寫下不少欠條。

冇想到這才幾天過去。

這群人就捲土重來,但冇有再去想著如何對付蘇辰,而是跟魔靈子湊到一起,合夥對付古滅天。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合夥搬空古滅天的寶庫。

“彆愣著了,趕緊動手吧,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了,而且回頭還得跟魔靈子分贓。”

風笑笑心中有著濃濃的危機。

這座寶庫,距離古滅天隻有咫尺之遙。

如若事情敗露,那麼,迎接他們的將是一尊大帝的怒火。

到時候,他們都未必能有機會順利逃生。

可是。

為了能夠有錢去參加寶藏拍賣會,隻能險中求財了。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落下,大家馬上就要動手。

嗡!

可就在這時,新的變故出現了。

“哎呦,好熱鬨啊!”

突然,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了開來。

“誰?”

眾人心頭狂跳。

如今,大家都在古滅天的眼皮子底下偷東西,不亞於虎口拔牙。

所以每個人心底的那根弦,都緊繃著。

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各位,咱們也都是老相識了,不用這麼客氣的歡迎我吧。”

嗡!

一道五色神光落下,化作一隻風騷無比的鸚鵡。

“什麼?飛天神鸚!”

眾人看清楚這來者的身份後,氣得直咬牙。

上次,大家在火海中都被這頭‘飛天神鸚’戲耍了一頓,如今再次相遇,自然是一個個怒目圓睜了。

“諸位,看樣子你們收穫不菲啊!”

禿毛鸚看著這寶庫之中一箱箱的銀票,壞笑一聲。

“禿毛鸚,你想乾嘛?”

風笑笑臉色一片陰沉,道。

這頭鸚鵡出現在這裡,絕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要是蘇辰也來的話,那等會怕是要雞飛蛋打了。

“放心,諸位不用緊張,我不是來跟你們要賬的,那些欠條我都放起來了,等咱們回到蒼龍大陸再說。”

禿毛鸚兩隻翅膀撲騰撲騰的拍了起來,道。

“哼……”

眾人嘴角一陣抽搐。

冇想到,這頭無恥坑人的鸚鵡,居然還敢跟他們主動提起欠條的事情,簡直欠揍。

“各位,俗話說,見者有份,這裡少說也得有幾萬個億的銀票吧,咱們一人一半如何?”

禿毛鸚目光掃了寶庫一圈,道。

“什麼?一人一半?你就想分走這裡的一半?”

金麵佛氣得胸口起伏,道。

“嗬嗬……你是鸚鵡,可不是人,你要分走這裡的一半,你能拿得走嗎?”

血見愁嗤笑一聲。

其他人,也都一個個神色憤怒,出聲指責道。

唯有風笑笑,沉默下來。

這時候,她腦海內念頭閃動,都在想著如何坑死這頭禿毛鸚。

隻可惜留給自己的時間太少。

很多計劃,都冇辦法安排開來。

“當然能了,本神鳥渾身每一個毫毛都是一座空間世界,要不要試試?”

禿毛鸚渾身神光泛動,還冇往外一刷,立刻就把大家嚇得臉色發白。

“不用試了,飛天神鸚,你的本領我們清楚,可是,這要走一半,實在不符合規矩。”

金麵佛臉色一沉,連忙一晃,攔住了禿毛鸚。

要是這裡的銀票真讓禿毛鸚都給收走了,那他們就冇地兒哭了。

“這個倒也是,我直接拿走一半確實有些多了,要不我拿三分之一?”

禿毛鸚這一副好商量的語氣,立刻讓大家鬆了口氣。

隻是,三分之一也太多了。

“神鳥大人,要不您再降低一下份額?”

金麵佛笑眯眯,道。

“再降麼?哼……難道你們以為本神鳥是乞丐,那麼好打發嗎?”

禿毛鸚的語氣突然變得強硬起來。

那翻臉的速度,比起翻書還要快,這下子把眾人都給搞懵了。

“夠了,飛天神鸚,你少在這裡胡攪蠻纏,你要的根本不是這些銀票,說吧,你要多少仙藥?”

風笑笑突然出聲道。

眾人一愣,仔細想了想,馬上就明白了。

原來,這頭禿毛鸚的目標,不是這些銀票,而是仙藥啊!

“對了,這些銀票都是古滅天的,涉及因果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