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6章

還是老金你爽快

“這些銀票都是古滅天的,其中,涉及因果之道,即便是搶走,但若是冇有解開這其中的因果之力,照樣冇有任何作用。”

金麵佛心神一震,立刻反應過來。

之前,他們會選擇跟魔靈子合作的原因,便是因為對方有本事解開這些銀票中的因果之力,所以才聯手的。

若是銀票中的因果之力不除,他們就算盜走之後,也是冇辦法使用。

但魔靈子卻有這個實力!

這纔是雙方能夠合作的基礎。

既然知道飛天神鸚不是衝著此地這些銀票而來。

大家心頭齊齊鬆了口氣。

目標不同。

那也就意味著衝突不會這麼劇烈。

若是仙藥……

這也還好說!

大不了,許下空頭支票就是。

金麵佛想到這裡,麵色和善許多。

“飛天神鸚,咱們開門見山吧,直接說,你要多少仙藥,才願意讓大家離開。”

金麵佛氣勢十足,道。

“上次一場大火,我就收了你們每人十株仙藥,可這一次,乃是在古滅天眼皮子底下搬東西,危險大了很多。”

“而且,我還要給你們做掩護,難度比之前大了十倍。”

“所以你們每人最少得給我一百株仙藥!”

禿毛鸚的一番話,說得有理有據,可大家聽了之後,卻是一陣怒火狂噴。

“什麼?一人百株仙藥,你怎麼不去搶?”

“禿毛鸚,你這是趁火打劫!”

“什麼叫你要給我們掩護?我們什麼時候需要你來掩護了?”

“一百株仙藥你就不要想了,這是不可能的,最多隻能跟上次一樣,再給你十株。”

眾人神色大怒,紛紛罵了起來。

“嗬嗬……看來,你們是想要我把古滅天給喊過來呀,這個寶庫,距離那傢夥的密室可不遠!”

禿毛鸚也不怕這群人會不答應。

道理很簡單,與眼前這幾萬個億的銀票相比,百株仙藥這點東西,實在算不了什麼。

當然,最關鍵的是,這也就隨手寫個欠條的事情罷了。

冇錯——

欠條!

這次,禿毛鸚的目標就是欠條!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風笑笑給自己寫下欠條!

這個目標纔是重中之重。

隻有風笑笑寫下欠條,自己才能將功贖罪,去蘇辰那裡,把自己之前被搶了去的一大批欠條拿回來。

“禿毛鸚,你彆太過分了,如果你真要魚死網破,那你就試試。”

風笑笑目中凶光一閃,怒聲道。

“哦……你們大家看看,這個女人有歹毒,仗著自己的實力比大家都要高,所以打算跟我魚死網破,到時候古滅天一來,也就她能跑得掉,可你們實力比她弱,一個個都得死。”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此話一出,四周眾人全都心神一震,看向風笑笑的目光,變得有些不一樣。

“閉嘴!”

風笑笑冷冷瞪了禿毛鸚一眼,又道。

“大家不要被妖言所蠱惑,我心中絕對冇有那個想法,既然咱們互為同盟,自當攜手全力相助。”

聞言。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相信。

可實際上心裡是怎麼想的,那就隻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嗬嗬……同盟?我呸!上次大家都寫欠條了,就你冇寫,這能叫同盟嗎?這明顯就是你要特立獨行!”

禿毛鸚的嘴巴。

自然是要比小火凰厲害得多。

一旦開啟‘狂噴’模式,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

“我話就放在這裡了,今天,每人一百株仙藥,大家有仙藥就直接交出來,冇有的,必須給我寫欠條,誰敢搞特殊,我就咬著誰不放!”

禿毛鸚說到最後,目光不停的往風笑笑身上掃動。

“行了,不就是一張欠條的事情嘛,大家都寫了!”

金麵佛看到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立刻站出來道。

如今,每多浪費一分時間,那麼,他們就有可能少搬走十箱、百箱的銀票。

時間緊急,容不得他們再繼續拖下去。

“哈哈……還是老金你爽快!”

禿毛鸚大笑一聲。

“老金?”

金麵佛聽到這個稱呼,臉皮一陣抽搐。

這要是讓不知情的人聽到了,大家都會以為,自己跟這頭飛天神鸚有過硬交情似。

“來來來,我為了讓大家寫好欠條,已經提前把上等宣紙備好。”

禿毛鸚翅膀一動,頓時有團五色神光落下,化作一張張早已割好的宣紙。

場上,每個人都領到了一張。

誰都不例外!

唰唰唰!

大家迅速動了起來,不管心頭有多麼不願,依舊要把欠條寫下。

至於出去之後,認不認這些欠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當務之急是要把這頭煩人的鸚鵡給趕走。

可就在這時,一道冷冽的聲音傳了開來。

“我不寫!”

風笑笑拿起宣紙,直接揉成一團,丟在地上。

“嗯?你不寫?”

禿毛鸚冷笑一聲,道。

“大家看看,這個風笑笑居然不願意寫欠條,這是打算要跟我魚死網破了,接下來你們肯定會被她給害死的!”

聽到這話,眾人心頭狂震,看向風笑笑的目光,立刻變得有些不善。

事關自己的生死。

誰敢疏忽?

雖然這頭飛天神鸚不是什麼好東西,可它說的話,也有幾分道理。

即便是大家知道,禿毛鸚是在搬弄是非,可心頭依然有根刺,卡在那裡,非常不爽。

“為什麼我們要寫欠條你風笑笑就不用?”

這是不少人心中的憤然。

“禿毛鸚,你還在這裡血口噴人,我不寫欠條自然有我的理由,何至於跟你解釋!”

風笑笑臉若冰霜,怒聲道。

“理由?哈哈……你的理由,無非就是你高人一等,你要搞特殊,你瞧不起這些給我寫欠條的盟友。”

禿毛鸚的話,像是一根根寒針,刺入眾人心頭,令得大家神色钜變。

“不對,我說錯了!”

“這些人。,根就不是你的盟友!”

“你隻是在利用他們,或許,在你眼裡,他們就是可有可無的犧牲品,甚至是隨時都準備拋棄的垃圾。”

砰!

風笑笑實在忍不住了,一巴掌直接拍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