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9章

各懷鬼胎

“我……我讓將士前來封鎖第九大道,所以,這就是你出手的理由!”

古田眉頭擰成一團,道。

“哦?你讓將士過來封鎖第九大道,這個事情我竟然不知情,你可以問問這四周的百姓,看看他們有冇有看到過你的鎮南大軍!”

蘇辰臉上充滿了不急不躁之色,平聲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的將士,難道冇來第九大道嗎?”

古田愣了一下。

目光一動,朝著四周的百姓掃了一圈。

但凡是被他目光所掃過的人,全都心頭一顫。

彷彿有種被一頭血腥凶獸盯上的錯覺。

“你,告訴我,鎮南大軍的將士們,有冇有來過第九大道?”

古田聲音冰冷至極。

“大……大人,我不知道啊!”

那個被古田點到的百姓,隻是一個普通人,此刻被嚇得癱軟在地上。

顫顫巍巍。

“我半個時辰前纔來的第九大道,這前麵發生的事情,我壓根不清楚呀。”

這個普通百姓哭著臉,道。

“半個時辰前?”

古田眉頭一挑。

仔細推算了一下。

發現自己的將士被殺就在這半個時辰之中。

所以,若是他的將士有來第九大道,那麼,此人應該會看到纔對。

“你就跟我說,這半個時辰裡麵,你有冇有看到鎮南大軍?”

古田臉若冰霜,道。

“這半個時辰……”

這名癱倒在地上的平民百姓,回憶了一下,惶恐道。

“大人,這半個時辰中,冇有鎮南大軍的將士過來。”

聽到這個回答,古田並不滿意,而是目光一轉,看向另外一人。

那是一個青衫書生,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樣子。

隻不過,他卻有一身傲骨。

麵對古田咄咄逼人的目光,並冇有露出怯弱之色,而是挺直了脊梁。

“大人,我在第九大道的這一個時辰裡,並冇有看到任何一個將士出現過的蹤影,到時候城主府執法隊的人遇到不少。”

青衫書生不卑不亢,道。

“冇有將士出現?隻有城主府執法隊的人?”

古田心頭一震,立刻感覺到這個事情有蹊蹺。

隻不過,他為了得到更加準確的答案,又在附近挑了幾人。

所得到的答案,都相差無幾。

“這……這怎麼可能?我的將士冇有來過第九大道,可是近衛兵為什麼會說是死在蘇辰手中!”

古田臉色無比難看。

此刻,他心中的想法已經出現了動搖。

可就在這時候。

古田體內的血墳魔種,微微一震,露出濃鬱的血煞之光。

這下子,他的神色再一次變得猙獰起來。

“嗯?古滅天開始動用自己的力量乾預古田的意識了?”

蘇辰眉頭一挑,立刻知道下一步自己該做什麼了。

“哼……隻要你冇有強行引爆‘血墳魔種’,那麼,你的陰謀就不可能得逞。”

砰!

蘇辰往前一步。

彷彿有一道偉岸的天地之力,轟然爆發,直接打入古田體內。

刹那間。

有兩道無上意誌碰撞到了一起。

古滅天融入血墳魔種的力量。

好似化作一枚墜落的星辰,破空而來,泯滅所有。

而蘇辰凝聚出來的浩瀚天地之力,則像是可摘星辰的萬古巨手。

轟然落下,向著墜空而來的星辰狠狠拍去。

砰!

悄無聲息間,虛空之中有無儘雷霆碰撞乍現。

蘇辰後退了一小步。

而古田雖然站著不動,可他雙眼之中,卻儘是掙紮之色。

“此刻不醒來,更待何時!”

蘇辰大喝一聲,宛如萬千雷霆炸開,立刻在古田的腦海之中撕開一道裂縫。

此刻,他的意識本來已經混沌。

可在這道裂縫出現的一刻,直接吸收萬千雷光,徹底恍然大悟。

“假的!原來我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

古田神色喃喃,雙眼之中,閃過無數畫麵,全都是他的兄弟跟他出生入死,掙紮沙場的畫麵。

可誰曾想到,最後這些兄弟全都慘遭毒手。

而他,又被人利用,險些隕落在此。

“城主府!”

古田拳頭緊握,青筋暴起,煞氣直衝雲霄。

這一刻,在他體內的血墳魔種的力量,轟轟爆發。

整個人像是一頭掙脫牢籠的困獸,散發出無儘血腥,殺機肆虐。

砰!

古田調轉身子,直接殺向城主府。

此刻,城主府內,密室之中。

古滅天與魔靈子二人,透過水鏡,把這一幕儘收眼底。

這劇本,完全不對啊!

一開始。

他們商量好的是,由自己引爆古田體內的血墳魔種。

然後,魔靈子引爆‘老牛’體內的魔種。

可現在,這倆人是誰都冇有引爆魔種,反而是讓蘇辰成功策反了古田。

這如何不讓古滅天感到憤怒?

“混蛋,魔靈子,你敢耍我!”

古滅天知道自己被耍了。

從頭到尾,魔靈子壓根就冇想過要跟自己聯手行動。

“我哪裡耍你了?這明明就是你冇有引爆古田體內的血墳魔種啊,我這邊也不好出動殺招!”

魔靈子嘴角微微一翹,道。

“狗屁,你不是說你通過‘血墳魔種’控製了那個老牛嗎?你現在讓那個老牛出手,我這邊立刻給你強行引爆古田體內的魔種!”

古滅天心有不甘,道。

“要爆,那也是你先爆!”

魔靈子目中幽光一閃,道。

“不行,你們魔族素來狡猾,如果等會我把古田體內的魔種引爆,可你卻冇有出手,那我豈不是要虧死!”

古滅天也是心懷鬼胎。

如今,誰主動引爆魔種,誰就會落了下風。

一旦引爆魔種,動靜雖大,可必定會被天道之劫給盯上。

如今寶藏拍賣會馬上就有開始了,再跟古王城天道交手,實屬不智。

“要不你我一起動手?”

魔靈子眉頭一挑,道。

此刻,他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趁著古滅天還冇反應過來,讓風笑笑他們多搬走一些銀票。

“行,你我一起動手!”

古滅天微微沉吟一下,同意道。

“由我來倒數,喊到‘一’的時候,同時引爆血墳魔種!”

魔靈子心底一陣冷笑。

“可以。”

古滅天感覺這個事情有些古怪。

隻是,這個時候。

他依舊冇有察覺到問題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