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27章

一家四口

“是啊,那個小男孩說,已經三天冇有看到自己爸爸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

“小男孩的爸爸失蹤了?”

楚香香神色疑惑,正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屋外又傳來極有節奏的敲門聲。

咚咚咚!

“又來了?該不會還是那個小男孩吧?”

楚香香心頭一跳,道。

“你在這裡坐著,我去看看,等會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要出來!”

蘇辰臉色一沉。

“要不,還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楚香香一臉凝重。

“不用,這方世界的古怪,我能應付!”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轉身間,向著門外走去。

咚咚咚!

這一次,與上次一模一樣。

幾戶就在他快要走到大門的時候,耳邊,傳來的敲門聲,立刻變得肅殺起來。

“嗯?跟上次一樣?”

蘇辰腳步一頓,心神一震,感覺自己四周有陣陣血霧包裹而來。

時空,彷彿被扭曲了。

自己明明站在那裡,冇有動。

可在他的跟前,卻是出現一個無邊無際的修羅煉獄。

殺殺殺!

無儘殺氣,席捲而來,化作擎天風暴,吞噬所有。

天地分四方,東西南北,各有一頭血色神牛,踐踏人間,嘶吼衝來。

這一撞。

彷彿有天崩地裂之力,瘋狂爆發。

“之前是一頭血牛,現在是四頭,力量提升了不止四倍,不過,這點攻擊,依舊傷不到我!”

蘇辰淡笑一聲,周身間,異象衝出。

心神之力,化作一尊萬古巨人,手持通天神錘。

一把敲了過去。

砰!

日月驚顫,星辰倒退。

那四尊血牛爆發出的攻擊,像是紙糊一般,直接被撕裂開來。

轟隆隆聲傳出。

萬古巨人,一步踏出,震碎幽古,直接把這四尊擁有撐天之力的神牛給碾壓得灰飛煙滅。

四周,所有的修羅血光全都消失了。

蘇辰看似隻是微微停頓了一下,可實際上,已然又發生了一場生死撕殺。

但這一切,根本冇有引發大的聲響。

村子裡,依舊寧靜。

夜風,還在呼呼的吹著。

咚咚咚!

那急促的敲門聲,再一次變得有規律起來。

門一開。

一個麵容憔悴的婦女映入眼簾。

“這位兄弟,您有看到我家夫君嗎?”

“三天前,他外出勞作,到現在都冇有回來!”

“好擔心啊!”

中年婦女淚痕滿麵,急聲道。

“你家夫君?”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古怪之光,搖了搖頭。

“冇有,你家夫君不在我這!”

風。

呼呼的吹。

中年婦女那枯白的頭髮,頓時一片淩亂。

“有意思,先是小孩子找父親的,現在變成婦人找夫君……”

蘇辰嘴角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轉身間,把門關上。

夜,更深了。

蘇辰剛回到屋內,還冇坐下,外麵的敲門聲又傳了出來。

咚咚咚!

這次與之前一樣。

蘇辰在還冇走到門口的時候,耳邊依舊傳來撕殺聲。

整個人像是被拉入到一處奇異的時空之中。

血光交錯,煞氣沖天。

隻是,那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血牛,從四頭,變成八頭,整整翻了一倍。

可結局仍然是一樣的。

八頭血牛,瞬間被滅,血光消散,一切如初。

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

耳邊,還是那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

咚咚咚!

蘇辰打開房門,看到一個麵容枯槁的老人。

那一道道佈滿風霜的皺痕,像是寫滿了人間苦難。

“公子,打擾了!”

老人儘管臉色著急,可還是非常有禮貌的打了一聲招呼。

“請問您有看到我家兒子嗎?”

“三天前,他離開家到現在都冇回來。”

“老朽很擔心!”

夜裡的風,開始變得有些刺冷。

老人隻是穿著一件單薄的衣衫,此刻,在風中變得瑟瑟發抖。

那孤單枯薄的身影,讓人心生憐憫。

“哎……”

蘇辰輕輕歎了一聲,搖頭道。

“你家兒子,不在我這裡,你還是到其他地方找找吧!”

老人聽了之後,無比失望的離開了。

誰也冇有注意到,幾乎在他轉身離去的一瞬。

那渾濁的雙眸之中,露出一抹妖異的黑光。

呼呼呼!

一陣陣寒風,在天地間呼嘯。

蘇辰壓下心底的凝重,關上門,回到屋內。

“蘇辰,這座小山村太詭異了!”

楚香香極為凝重說道。

先前,小男孩來找他的父親。

然後是婦人來找他的夫君。

最後。

老人在找他的兒子。

這一切,著實古怪到了極致。

“難道,這三人是在找同一個人?”

楚香香突然想到了什麼,心頭一顫,道。

呼呼呼!

窗外的寒風,嘩嘩吹著。

黑夜之下的小山村。

像是被一場滔天迷霧給籠罩住了。

一切,都變得撲朔迷離。

“都是在找同一個人麼?”

蘇辰輕喃一聲,眼角餘光一閃,落在牆角邊緣的一個相框上麵。

“嗯?”

楚香香順著蘇辰的目光看去。

那相框中,乃是一張描繪得栩栩如生的畫像。

畫內,有四口人。

一家四口!

“這是……”

蘇辰走到相框下麵,定眼一看,臉色不由地變了。

這畫中的四口人,自己竟然都已經接觸過了。

今夜,敲門的三人,小男孩、憔悴的婦女、年邁的老人,竟然都在這畫像之中。

還有一個老漢,則是今天下午接待自己的那個漢子。

“難道,這老漢就是那小男孩的父親?”

“憔悴婦女的丈夫?”

“年邁老人的兒子?”

蘇辰心神一震,目光頓時變得警覺起來。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在這之前,那個漢子明明親口跟自己說過,他一身無妻無兒,父母早逝,孤苦伶仃纔對。

可今夜突然冒出來的三人,那又是誰?

為什麼這三人會跟那漢子一起出現在畫像之中?

而且,如果細看,還會發現,這其中的小男孩、漢子、老人,他們的五官輪廓,隱隱有幾分相似。

這明顯就是血脈傳承的結果。

蘇辰心頭充滿了疑惑。

不隻是他,還有楚香香,也是玉容之間,有著難以掩飾的驚訝。

這座小山村,太詭異。

即便是他們擁有轉輪三境的實力,能夠爆發出滅世無雙的戰力,也在這一刻,凝重至極。

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